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是敌非友

  隋军采取以乱打乱的方式,全面渗透,以乱治乱,乱而取之。哪里有突厥人就往那里攻击,哪里有大股的突厥人就将对方冲散。然后各战斗小组再多个配合,在局部战场形成一个以多打少的局面,往往数十把横刀围住几个突厥人一阵乱砍,接着寻找下一个目标。

  一时间,整个草原上烟尘蔽日,吼声震天,隋军的数百铁骑竟生生的打出了数万大军的局面。众人南奔北逐,鲜血浆洗着这片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地方。直到第二日凌晨,整个突厥人溃逃的主力一大半都被留在了战场上。

  这时候阿尔雷也不辨东西,被困在了隋军的冰与火的包围中。

  此时的阿尔雷急得不知所措,在这个铁与血的战场上,竟然急得抱头痛哭起来。他不是为他战死的将士伤心,而是为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而痛哭。全军覆没,无论是逃回俟利伐处还是被隋军俘虏,他的下场都不会太好。

  阿尔雷的副将葛鲁曾几次劝阿尔雷或是选择坚守,或是指挥军队在隋军中突出一条血路,但最后皆被阿尔雷拒绝。

  葛鲁试图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改变大军的命运,可这个时候大军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大势已去,无力回天。

  他在乱军之中来回拼杀,始终无法冲出隋军的包围,他知道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完了,自己也将死于此地。

  提着狼牙棒的葛鲁这时看到了还在大军中慌了手脚的阿尔雷。这个胡乱指挥的俟利伐的妻弟,用他的愚蠢与固执坑害了这数千将士。

  葛鲁拼了命赶到阿尔雷面前,扯住了还在惊慌失措的阿尔雷。

  看到葛鲁眼中凶狠的杀气,阿尔雷故作镇定地问道:“葛鲁你要干什么?别忘了我是大军主帅。”

  葛鲁悲愤地一把将阿尔雷丢在地上,又用手中的狼牙棒狠狠地捶烂了阿尔雷的脑袋。

  “今日我为大突厥除此贼也。”

  ······

  时日,突厥前锋军主力被隋军歼灭在阴山北麓,突厥前锋部队主帅阿尔雷和副将葛鲁皆战死。

  隋军此战胜得无比轻松,超出众人的想象,郑言庆也有惊无险地回到军中。

  此役,隋军斩首近三千级,俘虏数百人,突厥人中逃脱者不到百人。

  张文远望着西北方向已经看不到的突厥人身影,笑着说道:“逃吧,逃吧,最好也能将俟利伐的胆给吓破了。”

  隋军撤回大斤山前线,陈远听了此战的前后也是愕然。突厥人的表现超出了他们的预判,对方的士气低得令人发指。这个时候,隋军再使用保守战略,稳守渐进已经不合适了。

  陈远认为他们应该打快速穿插,在突厥人反应过来之前,将这些军事目的只是想袭扰的俟利伐前出各部一一歼灭。

  陈远的看法得到了郑言庆、张文远和严孝武三人的共同支持。这次好不容易遇到软柿子,能不大杀四方。

  郑言庆考虑是不是将大斤山的事情向史万岁汇报一下,毕竟史万岁是大军主帅,但被陈远拒绝了。陈远不认为他们的此次行动该让史万岁参合进来,而且陈远明明白白地提出他们要防着史万岁。

  “此次大军出塞,突厥人本就实力不强,正是我等争功的时候。若是加上史万岁,我等岂不变成了史万岁的附庸,到时候没有这份头功,主公升为丰州总管后,大同军将会没了着落。”

  郑言庆很明白兄长想让他担任大同骠骑府骠骑将军的意思。大同是他们的家,也是他们赖以强大的基础,自然是要牢牢地握在手中。

  郑言庆说道:“陈先生,上柱国毕竟是副帅,而且东路军的主帅还是汉王,这功并不好争。”

  若是别人,没有什么后台,立了再大的功也未必一定是自己的,还有可能成为上层斗争的牺牲品,但郑言庆他们不一样,他们背后站的是黄明远。

  真以为黄明远当年傻乎乎地敢得罪赵仲卿、高颎等人是他彪啊,黄明远自是有他的依仗,才敢如此行事。

  从黄明远这里,无论是什么情况,都可以直接将奏疏报给晋王杨广和河南王杨昭,再通过此二人或是到达內史省,或是直接到达圣人面前。通过黄明远依仗四海商团建立的通信网络,黄明远的信能比各军主帅的奏报更快地呈递到御前,这才是黄明远敢肆无忌惮的基础。

  当年包括赵仲卿等人都知道黄明远和晋王的亲密关系,这才是他们忌惮黄明远的最大原因。随着现在晋王越来越有可能成为太子,无论如何,也没人能够漏掉黄明远的功勋。

  而郑言庆这里,也可以直接通过黄明远呈到晋王面前,这才是陈远有胆量甩开史万岁的原因。

  现在的郑言庆,并不是一个区区不起眼的寒门子弟,他的背后有棵大树可以参天。

  这个时候,陈远又脸上凝重地跟郑言庆说道:“郑将军,我知道你对史万岁很有好感,但我希望接下来将军和史万岁要少接触,若是可以,最好不要和他扯上任何关系。”

  郑言庆有些不解,但看到陈远重视的样子还是点点头。

  “陈将军,现在的史万岁已经是一条快要沉的船了,任何和他扯上关系的人,都有可能被他拉下水。”

  郑言庆一惊。

  “难道郑将军不知道圣人为了晋王能够尽快成为太子,一直在清理晋王上位的障碍吗?从高颎、元旻、王世积到李彻、苏孝慈、李纲,现在史万岁就是晋王上位的最大障碍之一,是圣人和晋王必除之人。将军可否明白?”

  这时候,郑言庆重重地点了点头。史万岁拥兵在外,对朝廷来说是一大祸患,若是圣人真的废了太子,史万岁为了自己不被晋王报复,真的有可能会做出谋反的举动。

  所以对于一个必死之人,谁凑上前都是自己找死。这也是汉王杨谅敢明目张胆的打压史万岁的原因,史万岁落到今日境遇就是圣人父子演的一出戏。毕竟圣人的敌人就是臣子的敌人。

  郑言庆心中直叹,身上一旦贴上标签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在外人眼中,兄长代表着晋王,自己不也同样代表着兄长吗?自己不能让兄长也落下把柄。

  “陈先生请放心,言庆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