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来而往也

  “豫章王杨暕,或者是晋王妃,最大可能的便是豫章王。”

  郑言庆说道。

  “不管是豫章王还是晋王妃,其目的都是为了豫章王。晋王妃疼爱次子豫章王,而与长子河南王素来疏远的很,而主公却偏偏是河南王最重要的支持者。因此主公也成了豫章王的眼中钉,肉中刺,誓要除之而后快。这次对方为了除掉郑将军,可谓损失惨重,也只有豫章王这样什么都不懂的稚子和晋王妃这样偏听偏信的妇人,才会做出这种自毁长城的事。也只有他们,才会不考虑后果,擅自动用晋王在史万岁跟前的密探。”

  郑言庆倒是很赞同陈远的说法,他说道:“大兄和河南王从小一起长大,学文弄武,形影不离,有总角之好,骨肉之分。若是河南王有难,大兄就是拼死也会护着河南王的。在大兄的心中,晋王府内,河南王是排在晋王前面的。”

  陈远点点头。

  郑言庆虽然算是知道了自己被构陷一事的主谋,但却并不开心。倒不是因为对方是晋王的儿子,自己的冤屈很难伸张,而是因为对方这个时候,就要准备对兄长下手,其心可诛啊。

  “难道就这么算了,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要对兄长下手而没有办法。现在关键是不知道杨暕是怎么掌握了晋王手上的密探的。今天杨暕可以利用埋伏在史万岁身边的人来对我动手,明日便有可能从其它方面对兄长动手。而且······”

  郑言庆看着陈远的眼睛说道:“而且晋王未必没有在兄长身边埋伏人。”

  陈远本来就是个乱武的主,恨不得这个时候天下大乱才好呢,又怎么会选择息事宁人。

  “郑将军,杨暕是晋王仅有的两个儿子,不能动。我们对杨暕没有办法,但对萧家,甚至是江南世家,我们未必无办法。江南世家并没有真的支持杨暕,否则也不可能放任杨暕做出这种糊涂事。我想,萧瑀等人怕是想利用杨暕,达到打击主公的目的。”

  “兄长跟萧玚、萧瑀的关系不错。就连眼高于顶的萧瑀,也不敢在兄长跟前放肆。”郑言庆有些疑问地说道。

  “将军,正是因为主公厉害,所以才为这些人所忌。自南陈亡后,国家归于北方,天下的权势也归于北方。江南世家大多不能得到重用,尽皆衰落。但南方世家自晋末南渡三百年,自认为是天下世家的正宗,如何甘为异族胡虏之人的关陇世家所支使,所以他们希望能重现当年南朝诸族共掌天下的盛景。”

  郑言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陈远。

  陈远笑道:“将军莫惊,远也是南国人,也看不上那些北地胡虏的后人,也想恢复汉人正宗的衣冠,自是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对于陈远的忌讳之言,郑言庆也没有大惊小怪。毕竟兄长用人,素来是不拘一格的。

  “将军,主公之于晋王,就像霍去病之于汉武帝。当年可是霍去病上疏请武帝封皇子刘闳、刘旦、刘胥三人为诸侯王,才稳定了太子刘据的地位。焉知以后,主公不会成为这种可定国是的人。毕竟随着主公的威望日渐增长,已经将要成为朝堂上举足轻重的人物。无论是对晋王,还是河南王,其影响力都是巨大的。而这种情况,对于志在要成为晋王身边第一势力,借着晋王重现荣光的江南世家,都是不可接受的。”

  郑言庆点点头,问道:“那先生有什么办法。”

  “萧瑀还是太心急了,否则也不会做的这么明显。才不过被关陇世家压制了二十年,他们就急了,急得都不会办事了。你想,若是晋王知道,是江南世家挑唆豫章王谋害河南王,你觉得晋王会怎么办?”

  每一个与兄长争位的人,其实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学自己。否则歌颂李世民的《贞观政要》中,也不会有有一篇讲《论太子诸王定分·第九》,专门写了李世民明确太子与其他儿子的地位。

  更何况杨广只有两个儿子,而长子才是他心目中独一无二的继承人。

  杨广平日里心向江南世家,不过是想借此来对抗关陇世家,但他绝不会允许江南世家在他的儿子之间推波助澜。

  而且现在随着杨广羽翼丰满,他对江南世家的依靠程度也有所下降。当然这也是萧瑀等人急着动手的原因之一。

  “郑将军,你说若是江南世家希望通过晋王之子,来达到提升地位,掀翻关陇世家的目的,那关陇世家会不会急啊。”

  “郑将军,你说若是豫章王某天喝醉了酒,当着众人说他要是当上了皇帝,便把都城迁到金陵,那关陇世家会不会慌啊。”

  “郑将军,若是江南世家和关东世家结成联盟,准备共同对付关陇世家,那关陇世家会不会狗急跳墙啊。”

  郑言庆是个将领,对这些阴谋诡计也不擅长,看着陈远一条一条的阴谋摆在明面上,也是心惊不已。这次,他终于知道兄长为什么把陈远比作陈平、贾诩一类的人物了。陈远这些人,都是行事天马横空之辈。心狠手辣,没有顾忌,攻击但求直击对方之要害。

  当然,这些事虽然说着容易,但若是真的实行起来,又独善其身,却是很难。陈远并不准备跟对方硬碰,现在的黄明远实力还弱得很,是壮大实力的时候。

  陈远相信,总有一天,他会佐着黄明远建立一个理想的国度,重现祖先的荣光。

  当然二人心思并不相同,但却是一同准备把此事报给黄明远。原来郑言庆担心盲目行动,会中了别人的计,也会影响黄明远与杨广的感情。但现在知道敌人是谁了,自是该由黄明远统领着一同对敌。

  二人相会之后,陈远并没有急着离开恒安镇,而是选择在恒安镇的一家客栈内潜伏下来。

  史万岁不动,他就不能动,返回万寿戍也不会有太大作为,反而是留在恒安城,时刻观察众军的动向,更是稳妥。而且陈远还有一个任务,黄明远曾经跟他商议过,怀疑这一路的突厥人恐怕有问题。最有可能是对方诈做主力,而将真正的主力部队转移到了西线。

  黄明远始终没有证据,这个猜想也就仅仅是一个猜想。但来到东线后,突厥人迟迟没有主动进攻,更是让陈远怀疑对面突厥人的意图。若是对方真的没有太多兵力,现在云集恒安的十几万大军真成了无用的了,哪里够分这芝麻大小的军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