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内鬼显形

  看着对方的面容,蔡知运这个时候也不由得冷笑起来:“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原来这个奸细竟然是金河军中大名鼎鼎的刘大都督,你可隐藏的够深的。”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原本金河军中最大的势力,金河车骑府步军大都督刘纪麟。刘纪麟是中山刘家的人,在金河多年,原本此人是金河车骑府最有可能继任车骑将军的人,没想到被郑言庆抢了位置。后来郑言庆来到金河,他着实给郑言庆找了不少的麻烦。

  郑言庆北出草原后,有军功在身,压制住众人,刘纪麟老实了不少,勉强向郑言庆低头了。众人还以为他知趣服软了,没想到却是在这里向郑言庆下手了。

  “蔡大都督却是好巧,你在这干什么?”

  刘纪麟被抓个正着,却是嚣张的很。郑言庆本人并没有什么证据,他也不怕他郑言庆。

  蔡知运也不答话,打量着刘纪麟,说道:“刘都督手里拿着短刃,这是要杀谁啊?”

  那小卒子听了,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刘纪麟,缩了缩身子。

  刘纪麟被问得恼羞成怒,冷冷地说道:“你管我?就要离开。”

  看着对方桀骜不驯的眼神,蔡知运满心是气。

  “刘都督怕是不清楚状况吧,我不仅是管你,现在还要抓你。”

  蔡知运一挥手身后众人就向刘纪麟围去,刘纪麟大惊,喊着“蔡知运,你敢公报私仇,看我去将军那奏你一笔。”

  蔡知运满脸冷笑道:“那你就去跟将军说吧。”

  刘纪麟有些慌了,就要挣扎,他刚一动,就被身边的几人给制住。本来他自恃勇武,还想着打翻几人趁机逃走。只要自己离开,来个死不认账,蔡知运也没有办法。

  可是刘纪麟没料到蔡知运的手段了得,刚想动手,就被蔡知运飞起一脚踢中胸口,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蔡知运看也不看,命人将二人全部绑起来带走。

  郑言庆这时正在大帐等着,见蔡知运将二人带来,便盯着二人,也不说话。

  本来刘纪麟被抓之后,骂骂咧咧地,还想要挣脱。蔡知运一脚踹倒他的腿弯处,使刘纪麟跪倒在地。

  刘纪麟眼看对方根本不跟他面子,也知道不能硬碰硬,又看到郑言庆的样子也有些心虚,早就没有了刚才进来时的气焰,闷着头不说话。

  郑言庆咳嗽了两声,二人心神一震。

  郑言庆问道:“刘都督,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你可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这时候刘纪麟看郑言庆对他的态度并不是很强硬,心里侥幸想着整个事情郑言庆未必知道,气焰又有些恢复。

  “将军,蔡知运这是什么意思?末将平时跟他蔡知运不睦,但好歹也是金河军的大都督,蔡知运不分青红皂白地把末将抓了起来,是想造反不成。”

  刘纪麟倒是一番受了委屈的样子。

  郑言庆冷笑两声说道:“怎的,刘都督,你不知道蔡知运为什么抓你吗?到了这个时候,你觉得我没有证据,会在这见你吗?”

  刘纪麟心道“不好,郑言庆知道了什么”,但这个时候,也不能服软,只得暗暗给自己打气。

  “将军,你说得话末将有些不明白,也不知道将军要让末将说什么,更没什么可说的。要是将军没什么事情,请放了末将,末将还有要事去办。”

  “哈!······”

  郑言庆大笑起来,惊得二人有些毛骨悚然。

  郑言庆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说道:“刘纪麟啊刘纪麟,你是大聪明没有,小聪明不少,我本来是想放你一马的,可惜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郑言庆转过头去看那个亲兵,不再理刘纪麟。

  看到郑言庆看向自己,那个亲兵这时候早就吓傻了,牙齿打颤,不能开口。

  “赵七,你是在本将来金河以后被选入亲兵队的吧,听说你阿耶死的早,是你阿娘含辛茹苦地把你拉扯大的,你来当兵还是瞒着你阿娘的。我还记得你跟我说过‘你将来要当个将军,有了钱好好孝敬你阿娘’。赵七,你这话我可是言犹在耳啊,就是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啊?”

  赵七“砰”得一声,跪倒在地上。

  “将军,是小的错了,是小的有罪,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小人吧。”赵七“砰砰砰砰”直磕头,不一会额头上磕的青紫,脸上也血流如注。

  “赵七,你要想活命,就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赵七刚想开口,又下意识地看了一下一旁的刘纪麟。

  “赵七,你可想好了,若是说错了话,是会死人的。”刘纪麟恶狠狠地看着赵七,又转头看向郑言庆。这刘纪麟眼看被郑言庆拿住了把柄,也不再掩饰,我就是当着你的面恐吓他了,你能奈我何?

  赵七身子一颤,立刻就不敢开口了。

  蔡知运一怒,上来就要对刘纪麟动手,被郑言庆阻止了。

  郑言庆笑了笑,走了下来,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却是咬紧了牙关的赵七,冷冷地说道:“你终究还是怕他不怕我,要知道你可是我的亲兵。”

  说着郑言庆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当日在草原上,你一人砍死了三个胡人,自己背后的伤血流不止,仍然不后退。我去看你时,你跟我说‘杀胡狗,不怕疼’,所以我敬佩你年纪轻轻就是个汉子,把你选到亲兵队。唉!到底是我平日里行事太宽了,反而让你畏威而不怀德。”

  赵七抖着身子说道:“将军饶命啊,都是小人的错。可小人不敢说啊,否则我阿娘就没命了,请将军饶了我吧。”赵七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述着,而郑言庆的脸色却是没有丝毫变化。

  郑言庆早就料到刘纪麟是用了什么卑鄙的方法才控制了赵七,没想到却是拿他的母亲作为人质。郑言庆很同情赵七的遭遇,但这并不意味着郑言庆就会选择放过赵七。毕竟赵七作为真正放那封信的人,可是差点要了郑言庆的命啊。

  郑言庆看二人始终没有开口,转身一步一步走到桌案上坐下,又对着二人说道:“既然你们都不愿意错,那我就给你们二人讲个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