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最终决战(六)

  此时步迦可汗还在中军看着突厥的攻势欣喜,眼看舍利设一步步向前推进,隋军就要抵不住了。不提防身后两侧有奇兵杀出,直捣其腹心。步迦可汗大惊,急命前军紧急回救。

  眼看隋军已到,可步迦可汗身边护卫的阿史那悝的手上只有精锐骑兵数百人,其余尽是突厥人的老弱残兵和家眷,当不得隋军势如山倒的重击,根本不堪一战。

  阿史那悝眼睛都红了,只得带着手下发起了决死突击,企图为步迦可汗争取时间。

  这个时候,一直在步迦可汗身边的安修仁忽然大喊道:“隋军来势汹汹,大汗何不度过卢伦河,再做计较。”

  步迦可汗一听,这是要自己丢掉军队,独自逃命啊。暴怒的他一鞭子抽在了安修仁身上,骂道:“安康利,你这是要本可汗临阵脱逃不成。”

  安修仁心中闪过一丝忌恨,却不敢表现出来,而是赶紧下马保住步迦可汗的马腿哭述道:“大汗,万不可为一时之失利而影响了您的安危啊。来日方长,只要今日能离开,未来必有报仇之日。”说得字字泣血,动情至深。

  步迦可汗被安修仁说的有些意动,但仍有犹豫,现在这个时候,他身为统帅,怎么能够临战先逃。

  就在此时,后面提前赶来的独孤盛所部也从北面杀来。步迦可汗一慌,心中又是一痛,隋军援兵已至,儿子莫贺咄恐怕已经陨落在后面了。

  阿史那悝在前面高呼:“可汗快走,渡过河去,前军方能从容应战。”说着又翻身死战。

  这个时候,早就有此打算的步迦可汗也不再忸怩了,立刻调转马头。再不走,就真成了隋军的俘虏。

  他和身边仅剩的几个附离以及安修仁放开速度,向卢伦河奔去。这个地区的卢伦河靠近上游,有些地方还是可以泅渡的。

  步迦可汗骑着马一路向西,河水已淹过马颈,再往前走,这水流怕是要漫过人头去了,如何能够过河。步迦可汗惊得手足无措,差一点要摔下马。

  这时候,一个附离在后大呼道:“可汗可夹紧马腹,刺马屁股。”

  步迦可汗听了,立刻用箭刺马屁股。那步迦可汗胯下之马本就是西域极品良驹,也是通人性的很。这一刺让马儿吃痛,马儿“嘶鸣”一声,忽从水中涌身而起,一跃三丈,飞渡卢伦河。虽然人马还在水中,没有完全过河,却是越过了水深处,此处的水恰恰直没过马腿,离西岸只有两三丈了。步迦可汗夹紧马腹,向对岸而去。

  这个时候,落在后边的几人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战马皆不能渡,纷纷落入水中,生死未卜。唯有安修仁一人,自小生活在凉州,竟然也会凫水。他在水里离开战马,手脚并用,也渡过了卢伦河。

  卢伦河水流极深,人马无法泅渡,独孤盛眼看着步迦可汗就在咫尺,却没有办法,只能愤愤然杀向前面的突厥军。

  阿史那悝见步迦可汗已逃走,忙令身边有会泅水的过河接应,但草原之人,会凫水者百里无一,也就寥寥几人下水过河了。

  这时,独孤盛杀了过来。在前面统军的舍利设眼见后军也陷入险境,只得派大将忽尔察向后接应。

  独孤盛从后包抄阿史那悝,忽尔察也率军抵住独孤盛。两人合兵一处,刚要向舍利设的部队靠拢,这时候段文操也从东面赶来,又截住厮杀。

  突厥人折了大半,阿史那悝身边的可汗附离已尽皆战死。阿史那悝身中数枪,满身鲜红,欲渡河不过,又见身后隋军紧追不舍,只得绕河而行。

  忽尔察死命赶往前军,所部被隋军骑兵分为数段,首尾已不能相顾。有惊慌无路者纷纷跳水而行,人马落在河中,众人皆倒毙。

  忽尔察眼见部众混乱,想抢路而逃,不提防被隋军砍伤了战马。忽尔察落在地上,隋军立刻乱刀上前,将忽尔察杀死于乱军中。

  独孤盛等人见也不能渡河,乃和张长逊、段文操从北面压上去,直奔突厥主力而来。

  这个时候的突厥军见北面的隋军乘势追杀前来,将他们四面围住,立刻惊慌失措。本来见步迦可汗落荒而逃,早就已军心尽乱。现在兵无战意,只得任隋军屠戮。

  三军丧胆,再不能战。舍利设乃令大军沿着卢伦河东岸而走,将士多有逃散者,大军断断续续,已不成阵型。

  舍利设带着身边的亲卫,拼死向前,杀开一条路,直奔南方而去,而剩下的突厥大军,只能或死或降,留在了卢伦河岸。

  这些胡骑,皆为步迦可汗嫡系,忠诚度较高,更有不少人是突厥人中的金狼卫士。段文振担心这些人就是被俘虏了,也不会真心归降大隋,反而因为人数众多,易酿成祸患,威胁隋军。因此令众军不纳降者,而将其向卢伦河驱赶。

  数千溃降的突厥骑兵,哀嚎着被驱赶入卢伦河中,意图两腿淌过河去,却不能成功。段文振又令岸上的隋军万箭齐发,射向河中的突厥士兵。

  没有被淹死的突厥人也在箭雨中纷纷倒毙,横七竖八的倒在河岸上。整个卢伦河水东岸,布满了突厥人的尸体。鲜血混着河水,一片猩红。

  突厥人的哀嚎声震天,惨不忍睹。赵才等人见之不忍,上前劝说段文振接受俘虏,段文振对此置之不理。

  赵才愤愤然走了,嘟囔着要去晋王面前告段文振。

  军报送到黄明远大营,黄明远看着赵才等人告段文振的信报,默默地叹了口气,当做没有收到,让雄阔海将其领下去了。

  卢伦河畔的惨状一直延续到下午戌时,经过一天一夜的大战,此时的卢伦河岸边,已经看不到活着的突厥人。

  整个卢伦河面上,尽是浮尸,一眼望去,连绵不绝。河水赤红,腥气逼人。

  此时太阳快要落山,霞光万丈,照在卢伦河上,波光粼粼,混着尸体,安详中生出妖艳,宛如血海鬼蜮。

  此役,突厥步迦可汗本部两万八千余人,被数万隋军绞杀在卢伦河东岸,全军覆没,骸骨遍野,互相枕藉。只有舍利设带着数百散骑逃到河对岸。

  此后数十年里,河水萦带,群山纠纷的卢伦河岸,成了一片鬼蜮之地,往往鬼哭,天阴则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