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恩威并济

  次日一早,大军在西校场点兵出发。

  此时夏雨连绵,天气燥热。早上天不亮,奏报已经送入杨坚的御前,言数万兵卒已经征集完毕,即可开赴前线。

  本来众人都劝杨坚将这支队伍留在长安驻防,也更稳妥些。毕竟没人认为这支临时征集的部队会是突厥人的对手。在长安有城墙的依靠,还能撑得久一些。

  但一旦突厥人兵临城下,无论战事结果如何,对杨坚的威望伤害都太大。因此无论如何杨坚也不同意众人的意见,而众人也只得眼看着这支部队去送死。

  杨坚看了杨昭送来的奏报,十分高兴。今个一大早便起身梳洗,别了独孤皇后,便穿上甲胄,冒着大雨,带着侍卫骑马直奔西校场。

  时杨达虽为主帅,但军中诸事皆为杨昭做主。

  杨坚带着亲卫来到校场。抬眼望去,只见流台上,树起了木寨,而校场内已经人头攒动。场中,一面被雨水淋湿的大旗在风中抖动。将台下是一队队整齐排列的军士,穿着刚从府库中领来的衣甲,一色全新鲜亮整齐。

  将台上,杨达和杨昭等众将不避风雨,高坐中军。左右是几十个亲兵持刀而立,一个个手按腰刀,目不邪视,精神抖擞地站立着。

  杨坚见军容如此整肃,不由得点头称赞道:“好,昭儿真是有大将之才啊。”

  这时杨坚还在张望,忽然听到前边传来一声断喝:“什么人在此骑马?下来!”

  几个人都吓了一跳,抬头看时,原来是一个小将捧着令旗当门战着。杨坚身边亲卫一见到这阵势,将马一拍就要上前答话。侍卫头子杨携伸手一拦,亲自下马,款步上前,说明身份。

  这员小将板着脸点点头,上前单膝跪地,横手平胸向杨坚行了一个军礼,答道:“禀圣人,大将军和岐王有令,若圣人亲临请在辕门暂候,这会儿军中正行军法杀人。”

  众人一愣。

  这时有个亲卫年轻气盛得很,打马上前大喝道:“你瞎了眼吗,没看到这是圣人。”

  那小将毫不畏惧,冷冷地说道:“末将知道是圣人。若非圣人,营前纵马就是死罪。”

  那亲卫一听,不绝怒气填胸,自当他当了杨坚的亲卫,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折辱。此人扬起手中的鞭子就要向对方抽去。

  小将冷冷说道:“军前行凶,立斩无赦。”

  眼看双方要起冲突,杨坚呵斥了那名亲卫,让其回去自领责罚,又翻身下马。

  众人见此情景,谁还敢说话。

  杨坚不再管其他人,放眼向高台上望去,那小将说得一点不错,军营之中确实是在执行军法杀人。

  此次召集来的兵,三教九流,各种身份的都有。那些皇庄的农民还好,知道收敛,也不闹腾。这些各府的私兵、奴仆却是桀骜的很。

  每家都或多或少有些浪荡子弟,这些人平日里跟着家里的郎君,欺行霸市,欺男霸女的事,往日里可没少干。平日里大阵仗见得多了,自觉得自己也是个人物,便也跟着长了身价,长了威风。这时候一个个都跟大爷一样,在大兴城里成家立业,安享富贵,谁还愿意去卖命打仗,而且对方还是凶名赫赫的突厥人。

  今日杨昭擂了三通鼓,昨日召集起来的这群人时一个个恨天骂地,无精打采,还有人偷偷回到家中,呼朋唤友的践行。杨昭一大早等了半个多时辰,三通鼓早就完毕了,此时还有三四十人姗姗来迟。

  杨昭没有时间再整顿这些人,只能拿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法子去立威。于是杨昭便传令各营,将迟到者一律押送中军,听候处置。

  中军前,十余人被压在地上,有几人不服气,挣扎着就要起身。

  杨昭怒不可遏,昂然走到将台中。

  这时候大雨早就打湿了杨昭的甲胄,杨昭的脸上不住地往下滴水。杨昭两眼冷冷向下一扫,偌大校场立时肃静下来,三万军士若铁铸似的一动不动。

  杨昭高声宣布了一遍军法,又下令将这些人全部斩首示众。

  众人吓得魂不附体,撕挣着、号叫着不肯就范。

  “岐王开恩啊,我求求你,我上有老,下有小,你不能啊,岐王……你不能啊!”

  还有一人高呼自己是太子府上的家奴,杨昭胆敢杀了他就是和太子作对。

  杨昭双目含电,根本不在乎他是谁,大呼一声:“拖出去——斩!”

  白刃飞过,行刑刽子手砍下了违纪兵士的脑袋,提起来回到中军交令。又按杨昭的吩咐,将三颗首级悬在辕门的高竿之上。

  军营里,死一般地沉寂。

  杨昭高呼:“此一战,敌方乃是跳梁小丑,本不足天兵一讨。今日圣人怜惜你们受苦,要保你们一个前程富贵。听说突厥大军此次劫掠无数,光钱财就不下数十万万,破敌之后,全部拿出去你们均分。我和大将军分文不取!”

  听到杨昭用这样的办法来激励将士,杨坚不禁“噗哧”一下笑出了声来。

  此时军营内到处是兴奋的鼓噪之声。有的惊叹不已,有的喷喷称赞,有的高声欢呼,有的拍手叫好,刚才杀人时的紧张气氛一下子变得活跃了起来。

  而众人齐声高呼,各自领命,总算让这场点兵进行了下去。

  在辕门外的杨坚看着孙子的举动,不住地点头。昭儿今日,懂得恩威并济,有明君之相啊,来日,大隋三代无忧矣。

  “胡人从哪来十万万钱啊?”杨携有些惊讶的说道。

  杨坚笑着说道:“胡人是没有,但将士们会认为他们有啊。昭儿用的是当年曹操征乌桓时候望梅止渴的故伎。眼下,北方战局还紧,国库空虚,也只能这样办,倒亏他们想得出来!”

  眼看大军点兵完成,各自分部按顺序出征。杨坚也不再进校场了,今日这是属于杨昭的舞台。

  带着亲卫,杨坚翻身上马,就要离去。临走时他忽然转头向辕门外的那个小将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官居何职?”

  那人立刻抱拳道:“禀圣人,末将黄明聪,大将军帐前都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