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八十三章 单骑退敌

  长安泛起的涟漪对于北地将士来说是遥不可及的。所有战后的荣誉与诽谤,都是因为活下来才有意义。

  黄明远骑在马上,望着远处的冠军侯山,其轮廓已经隐隐可见。

  眼前不高的的冠军侯山,是道天堑。

  靠着冠军侯山的地形,突厥人才能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包围隋军。

  据黄明远的侦骑得知,突厥人的主力都集中在南面和西面,两处约有十余万人的骑兵部队。

  而因为冠军侯山东侧地形险峻陡峭,都是悬崖峭壁,人尚且不能翻过,更无论是骑兵了。所以步迦可汗忽视了整个冠军侯山东部的防御,其在冠军侯山以东的大片区域,其实只有五千骑兵屯驻。而这些人的关注点还是冠军侯山过来的隋军。对于东面可能出现的危险,这群人是一无所知。

  越靠近被包围的冠军侯山,黄明远所部暴露的危险就越大。黄明远的目的不仅仅是救杨广一个人,而是尽最大的可能将隋朝大军给带回去。可他不是超人,也不是疯子,黄明远知道单凭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成功的。若是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杀过去,自己最好的下场也不过是进入突厥人的包围圈,和杨广团圆。

  而裴矩与泥利可汗和谈的成功,算是给黄明远吃了一个定心丸。

  黄明远得到裴矩的信之后,就准备等泥利可汗的部队。只有他的军队来了,才能最大程度的牵制突厥人。加上崔弘度和自己,诸军里应外合,未必不能直接击破步迦可汗。

  而现在最重要的是稳住杨广的军心。杨广被包围十余日,能否等到外围隋军发动总攻的日子黄明远也不知道。黄明远准备派人进冠军侯山去送信,而当仁不让的是黄明辽。在不被突厥军队发现主力部队的情况下,黄明辽只能利用个人的勇武将信送到。

  “大兄放心,我必不辱使命。”

  黄明远拍拍黄明辽的肩膀,这个时候,也只能拿着亲兄弟的命向上冲了。自己身旁能做到的,现在只有黄明辽。

  当夜黄明辽带着蒙跃和十余骑好手,饱食一顿之后,便披挂跃马,挺槊带弓,离开了大营,向西而去。而同时,黄明远下令大军立刻向北移驻,避开接下来突厥骑兵的侦骑。

  黄明辽等人,一路疾行,本来准备避开突厥人侦骑,绕道向南进入冠军侯山的。

  可黄明辽等人往西行了十余里,便有突厥人的值夜骑兵向他们的方向而来。众人没有办法,只得一路向北。黄明辽不愿意返回,便被这群人压得靠近了突厥的大营。

  北面便是突厥人的一处哨卡,高十余丈,窥视远处的冠军侯山。

  眼看着几人再往北绕便要被哨卡的突厥军队发现,遭其两面夹击,但又不能退回去。黄明辽心一横,便决定直接向西,走直线距离,直接踏破突厥大营,横穿过去。

  这营寨本来就是为了监视西边隋军的,对东面可能出现之敌毫无防范。

  众人靠近突厥营寨,正值天黑之时,人群中又有会突厥话的士兵。黄明辽等人以突厥游骑应对,对方的人懒洋洋地也没怎么注意。待到看到后面的人尽着隋军衣甲,突厥人大惊,刚想叫喊,黄明辽抬手一槊,正刺中其咽喉。

  见黄明辽动手,其他人各持横刀长矛,随着黄明辽向前冲去。

  进得营中,黄明辽骑在马上俯身捡起一根火把,用力向前掷去,正中远处的草料堆。其他人也纷纷放火,随之杀入。

  当夜,突厥统帅苏穆尔部首领阿集因温池之战旧伤复发,疮口疼痛,正卧于帐中。忽然寨内喊声大震,人马大乱。又听帐下亲兵报道:“一军从寨东斩围直入,为首一将,勇不可当!”

  苏穆尔阿集大惊,心如火烈,胸前疮口迸出,血流遍地,疼痛难当。

  这时黄明辽早就杀入突厥营中。

  黄明辽持槊当先,悍不可挡,在寨中左冲右突,连戳死数人,踏开一条血路。十几人宛如射出的利箭,以黄明辽为箭头,其所到之处,人不敢当,有相拒者,枪搠鞭打,无不被杀。

  靠近中军,阿集的亲兵抵御强烈。对面的人也不管是谁,有想靠近中军帐的,尽被亲兵直接持弓箭射杀。黄明辽想直扑苏穆尔部大帐,被对方弓弩射回。再看天色渐明,北边鼓角喧天,突厥人开始组织起抵抗了。

  黄明辽也不恋战,掉头就走。

  突厥人也发现了黄明辽的踪迹,在后紧追。黄明辽在前,单人匹马,破开阻拦,带着众人向西而去。十几人一鼓作气,在突厥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横切过突厥营寨,冲到了对面。

  这时眼看突厥人紧追不舍。黄明辽便让蒙跃为他压阵,自持槊而立,断后退敌。

  数百骑突厥人发现对方人少,便抖擞精神,骤马追来。黄明辽持槊将众人堵在突厥营寨的西门之内。

  突厥人欺黄明辽人少,一拥上前,看着要赶上。黄明辽忽然回马大喝一声,直冲入突厥人阵中来。掌中大槊乱刺,手上钢鞭乱舞,中者无不纷纷落马。突厥人畏惧,纷纷倒退,不敢上前。

  黄明辽提槊看着众人,复缓缓而行。

  突厥人有猛士追来,见此场面大怒,咆哮着就向前追来。

  黄明辽回头看到有不畏惧者,大骂道:“尔等鼠辈,安得不惜此命也。”提鞭拨马,又转身杀入突厥人群中。那个过来的突厥猛士挥刀便砍,却根本不是敌手,早就让黄明辽一鞭削掉了半个脑袋,不知死哪了。

  黄明辽又用大槊砸死数人,众人都散开四逃。黄明辽遂倒提着钢鞭,再次回马缓辔而行。

  此时西门处的突厥人越聚越多。众人连追四五番,皆被黄明辽一人杀退。只见满地落尸,拥在寨门口。

  眼看已方众人已经远去,黄明辽也不欲再和这些人纠缠,遂一挟马腹,和蒙跃二人扬长而去,只留下面面相觑的突厥人看着黄明辽的背影。众人终究是畏惧过甚,竟没人敢追。

  等到天色已亮,早就看不到黄明辽等人的身影。只有残破不全的突厥人营寨和满地的尸体,述说着黄明辽等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