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五十八章 隋突初战

  杨广经过大半夜的折腾,终于完成了对部队战略计划的调整。而第二日一早,精神抖擞的杨广在校场上击鼓聚将,誓师北上。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段文振的三万部队,慕容三藏的两万部队各自分别从南北进军。而杨广带领着权武、周罗睺、吐万绪、赵才、独孤盛、黄明远等将领一路北上,大军从回乐城西北渡过黄河后,沿着黄河西岸,经弘静、怀远、石咀山,穿过狭窄的贺兰山径,进入草原。

  这时候的阿拉善高原还不是未来那个中国沙尘暴的重要源头,而是一片水草丰茂、牛羊成群的优质牧场。整个高原上密布着星罗棋布的海子,休屠泽、居延泽······一条条水系,汇聚成一条条河流,滋润着这片丰美的土地。

  阿拉善高原连接着河西、丰州和灵武地区,为中原至漠北、西域驿道的交通枢纽。是北方胡人攻击中原王朝西部地区的前进基地,也是中原王朝经营草原的必选之地。

  这里原来是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的西海郡。唐武则天时期,安北都护府自漠北迁至额济纳东南的漠南同城。唐玄宗时期又设宁寇军,统领居延军务。

  今日大军再次来到这片对汉、胡双方都有重要意义的地区,为了双方的前途、命运而决战。

  入了夏的草原上,漫长的队伍在夕阳下行军,影子拖得悠长悠长。

  大军出了灵州,一日行军约六十里地。带着大批的步军和粮草,速度倒也不慢了。若不是因为估量着突厥人有二十万,杨广倒是希望尽起数万骑军,直趋温池,但这么冒险的想法没人敢同意。

  大军走了约六七日,才在离温池约五十里的地方驻扎了下来。大军用随行携带的大车将营地围成了一个刺猬大阵。步兵在外,骑兵在内,骑步相间,威胁着远处的突厥队伍。

  步迦可汗早就得到隋军已经上钩的消息,摩拳擦掌,准备和隋军一战定胜负。

  其实早在隋军出了贺兰山后,双方的交战已经从斥候部队开始了。数百里广阔的土地上,两边的斥候部队,进行着侦察与反侦察,包围与反包围,你来我往,双方打得不亦乐乎。

  大约离温池有一百五十里地,步迦可汗的大将舍利设率领的数千突厥前锋便和周罗睺率领的隋军前锋部队相遇。双方大战一触即发,舍利设与周罗睺各自率领手下激战。

  胡骑勇悍,往来疾驰,隋军久战不下。

  周罗睺脱掉帽子,大吼道:“国家养兵,就在今日,如何不死战。”遂率轻勇二十余骑直冲虏阵,舍利设也被周罗睺的悍勇惊呆了。

  因此隋军士气大振。双方短兵相接,从下午申时打到酉时,突厥兵伤亡惨重,士气大溃,遂逃之。而周罗睺率军紧追,斩首七百余人乃还。

  周罗睺和突厥人的大战已经很清楚的说明突厥的战斗力远超隋军的想象,隋军以接近二比一的人数,差点被突厥骑兵击败。虽然隋军最擅长的强弓劲弩,车阵长矛并没有上场,但这也很说明问题了。

  可惜这个结果并没有引起隋军的重视。众人都认为,破船还有三斤铁,步迦可汗怎么手上也得有一批精锐。

  说到底,还是隋军胜了。旗开得胜,杨广等人也便不再担心突厥人的战力了。否则打了胜仗,反倒把自己吓住了,岂不让人笑话。

  黄明远却是仔细地询问了当时的情景和战果,隋军伤亡一千八百余人,突厥人也伤亡一千五六百。虽然最后是突厥人溃逃,但照当时情景,若是突厥人数再多一些,隋军就要让突厥人翻盘了。

  之后,突厥人又和隋军发生了几起遭遇战,但规模并不大,都是几百人规模的小型战斗,且都是隋军大胜。

  隋军连战连捷,各自欢喜,反倒对接下来的大战充满了期待。

  而黄明远却是更加地忧心,他担心这是突厥人的诱敌深入之计。但是突厥人的主力的确在温池,那突厥人到底在诱什么呢?

  六月十五日,杨广预设的决战之日。

  当日一早,双方各自列队相抗。双方二十多万大军,各自排开,密密麻麻,像蝗虫一样恐怕。

  杨广骑在马上,望着远处步迦的大纛,露出了志在必得的面容。

  而此时的步迦可汗也是欣喜,不枉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周折,鱼儿终于要咬钩了。

  双方分列一南一北,杨广倒是希望等到中午再打,好获得地形优势,也给在紧急赶来的两路援军多争取一下时间。但步迦可汗也是军伍生涯多年,如何能让杨广遂意。

  双方列队完毕,步迦可汗大手一挥,前锋大将阿史那默哆贺便率领着前军万骑向对面的隋军发起攻击。紧接着,突厥人并不做试探攻击,而是将左、右翼部队全部押上。

  黄明远远远地看着对面的突厥人,这阵势大约十二三万人,绝没有二十万,那剩下的部队去哪了?

  杨广也没法再等了,大手一挥,战鼓“咚咚咚”地想起,步兵排着整齐的阵型踩着鼓点缓缓向前移动,骑兵压在两翼,是典型地步骑协同战法。步军前进了约百余步停下来,整理好队形。

  双方相隔八十步,隋军阵后的弓弩手齐刷刷地抬起对准远处的突厥骑兵。指挥官一声令下,千万支羽箭立刻被射出,化作密不透风的雨刃向对面的突厥骑兵袭来。

  马上就有中箭的突厥马匹摔倒在地,上面的骑士也顺着倒地,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安全了,身后疯狂的战马很快将他们湮没在黄沙中。

  一排排的大黄弩和蹶张弩在无尽地嘶吼,如千万根獠牙一样吞噬掉突厥人的队伍。

  离着隋军军阵还有二十步,双方之间近的都可以看清对方的脸了。隋军弓弩兵射完最后一轮空中打击,手持长矛的重步兵便对准了突厥人。

  疾驰的突厥骑兵根本不敢减慢速度,所以只能直直地撞到隋军的矛阵上。用前赴后继的尸体,给后来人打开一个缺口。

  步兵与骑兵大战是最震撼人心的,它是肉体与肉体的碰撞,更是速度和力量对抗的最佳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