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二十四章 大幕拉开

  听到陈远的话,黄明远连连摆手道:“这决不可能,突厥人若是想直袭长安,必须得先击破兰州、灵州的黄河守军,然后沿着高平川水直趋陇山,连克关西数个州县,最后再击破陇关的防御,这才能进入关中。

  而这数百里的路程,就是侥幸赢了一两阵,突厥骑兵一路快马加鞭,还得时时刻刻防御着灵州、秦州、原州大隋主力援军的三面包围。这种可能性太小了,绝不可能。”

  众人也笑道:“哪需要用到原州和秦州啊,近十年来,突厥人从没有越过灵州的防线,秦州也早就多年不闻战鼓之声了。”

  忽然,黄明远想到秦州,脑海中隐隐约约闪过什么念头。

  “秦州?”

  对,就是秦州。

  众人听到这一愣,这时的陆贞说道:“主公是说秦州,我记得长孙将军在修完大利城后刚被调任秦州总管。”

  黄明远脑子的那根弦终于闪过,就是长孙晟和秦州。

  以前自己读史书的时候怎么也不明白,主战场在灵武的仗,怎么反而最出彩的地方是秦州的长孙晟。若是步迦可汗的军队真的沿着陇山直趋关中,被秦州的长孙晟发现并击败,就说得通了。

  想想这里,黄明远还是摇摇头。那也不对,那个时候不应该是双方主力在灵州相对峙吗?突厥人都打到秦州了,杨广的主力又去哪里了?突厥人又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到达秦州以东的呢?

  黄明远越想,越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谜团。自己怎么推演,可总是感觉缺点什么东西。而这个缺少的东西,恰恰就是组成整个战役关键转折点的核心。

  不过,总算有所获得,想明白了突厥人可能实行的必杀技,黄明远也算松了口气。

  他不怕步迦可汗战力有多强大,再是艰难险阻也难不倒他。就怕被步迦可汗的阴谋所迷惑了,云里雾里,看不清形势,只能被动应付,见招拆招,那就麻烦了。

  黄明远不说,众人也弄得糊里糊涂的。但看黄明远脸色的神色有些轻松,陆贞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夜色已深,也该让黄明远和众位先生去休息了。

  陆贞一边送着陈远三人,一边开玩笑地问着黄明远:“郎君,每次和突厥人大战都是要在靠近大隋城池或边境的地方吗?为什么大隋不打出去呢?”

  一旁的陈远笑着说道:“陆娘子,胡人常年生活在马背上,仰仗着马疾刀快,来去如风,最擅长在我军的防御薄弱处发起攻击。单凭两军铁骑冲锋,我大隋还真未必一定可以击败突厥人。去年的灵州大战,杨太仆摒弃陈旧落后的车、骑、步互相卫护的保守阵法,大胆使用骑兵突击,以大将周罗睺为先锋,一举击破西突厥主力大军,才是我大隋这么多年与突厥第一次骑兵大战。”

  “那突厥人也真是傻,干什么非得和咱们拉开阵仗了打,若是到了草原上,利用骑兵优势,咱们还真不一定打得过他们啊。”

  陆贞的话让黄明远和陈远一震。二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吃惊的东西。或许陆贞这只是个玩笑一样的话,但假如真的成真了,那此战恐怕就麻烦了。

  黄明远虽然心里有了一丝判断,但并没有再留三人详谈。事情需要一步一步地解决,没有什么事情是一蹴而就的。

  只是,这一次,步迦可汗会不会改变打法,利用游牧民族骑兵的机动力和隋军绕圈呢?却是一无所知。

  这个时候,黄明远又无比痛恨起写《隋书》的魏征等人,你就不能在写书的时候多写点东西,再不喜欢杨广,也得把事情说清楚啊。就是不写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但至少也要跟秦州事一样,给我一点能够佐证猜想的史料啊。

  可惜黄明远的怨念终究没法实现。

  不过既然能够猜出突厥人打的什么主意,黄明远在战场上便也可以有效地进行预防和应对。只是现在大环境下充斥着众人对突厥人的轻视,以及对此战前景的看好,黄明远也不好提前给杨广泼冷水,只能记在自己心头,等待时机,再做应对了。

  当然,现在黄明远就是给杨广说这些自己的猜想杨广也未必会听,他就是因为此战能佐助他当上太子才来的,他全部的心思都在怎么战后拉杨勇下马了。

  现在的他虽然还没有昏头,当你要告诉他战场上为了防止突厥人有阴谋而要以稳健防御为主,不要忙着追求战果,他怎么会同意呢?

  将三人送到门口,黄明远又对三人说道:“子孝、仲长、君直,既然战起,我估计着很快晋王就会征调我去灵州备战。”

  李子孝说道:“若是晋王调兵,从丰州也不会征调太多人,最多也就三四千人左右,毕竟丰州还要自己备胡。大同出一些,其它兵府再出一些,而主公以丰州副总管总领其军倒也合适。步迦可汗若是聪明,肯定会选择在野战中一举击溃我大隋主力,不会贸然再攻城了。所以整个丰州在山河拱卫之下,城坚兵利,反而最是安全的。”

  黄明远点点头。

  “子孝,我走之后,你的责任最是重大,你要提前有个准备。”

  “诺!”

  ································································································································································

  四月底,晋王杨广率领长安禁军精锐出大兴,沿着泾河经萧关向灵州而来。与此同时,一同出长安的还有无数手持军令赶往关中、河东、河南、关西等地的骠骑府、车骑府的信差。

  战争的号角正式吹响。

  当朝廷的诏令正式发布,整个北地立刻陷入到一片兴奋、活跃的状态中。去年那支被大隋打的丢盔卸甲、狼狈逃窜的突厥部队又来大隋送人头了。无数期盼着能够凭借战功改变人生的青壮年,手持横刀,提着弓箭,拜别家人,走向了通往灵州的大道。

  整个关中、关西、关北,一支支队伍宛如小溪一般汇聚在一起,一支支黑色的大军像一股洪流一般势不可挡。

  这是大隋的卫国之战。

  四月底,折腾了近半个月的长安终于有命令发到丰州,又转到了大同。

  西路军元帅晋王杨广令:调丰州副总管大同骠骑府骠骑将军黄明远率丰州军即赴灵州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