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十一章 步迦的野望(一)

  进入三月份后,黄明远对草原形势的探察开始有序的多了起来,他不时地派出骑兵翻过阴山,深入草原数百里去获取情报。而包括斛律部等亲隋部落更是时刻监视着草原各部的动静。

  黄明远不知道在历史上步迦可汗是如何统一东突厥的,但是历史上步迦可汗在都蓝可汗死了约三个月后就发兵南侵。而同时四月初,隋军的抵御大军就开到了边境上。

  这次,黄明远北出阴山三个多月,也没有获得步迦可汗南下的情报。但黄明远对这件事情却是不得不防,谁知道被自己改变的草原历史会发生什么状况。

  四月初,从草原上零零散散传来的消息终于到达了大同城。褥但可汗死后,一统草原的步迦可汗进行了草原会盟。他一改以往行事周密的作风,在各部落首领共同反对下,直接利用手中的强权压制住了众部落首领,使众人同意了他的南征计划。

  当然,这很冒险。若是此战败了,步迦可汗恐怕又是下一个都蓝可汗。但好处却是,步迦可汗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统合内部,各反对势力也不敢轻举妄动。

  当黄明远收到步迦可汗会盟的消息后,便确定步迦可汗这次准备要南侵了。

  虽然步迦可汗入侵的动作要比历史上晚了接近一个月,但这并不意味着步迦可汗此时入侵的程度不如历史。黄明远虽然不知道历史上步迦可汗此次侵隋到底有多少军队,但毫无疑问人数上远比这次少。

  历史上的步迦可汗成为两突厥的大可汗并没有费太大的事,东突厥的实力都在都蓝可汗最后阶段的内耗中丧失干净。步迦成为可汗后,东突厥的烂摊子已经难以为继,而隋朝这时正处于太子杨勇和晋王杨广斗争的决胜期。突厥的内部矛盾远大于外部矛盾,所以历史上步迦可汗入侵的规模并不大。

  但这次不一样,步迦可汗在内忧外患中一统突厥,但整个突厥的内部矛盾已经被压制到了极点,稍有几滴火花,就会出现局势崩溃的局面。所以步迦可汗只能孤注一掷,通过南侵的方式来释放突厥人内部的压抑气氛,转移众人的注意力,缓解整个草原的内部矛盾。

  为了这一仗,步迦可汗已经赌上了一切。一旦成功,凭借着侵隋大胜所树立的威望,步迦可汗便可以压制住东、西突厥的贵族,成为整个大突厥独一无二至高无上的大可汗,所有一切因为失败所带来的矛盾都将迎刃而解。

  但是一旦他失败了,他不敢想象到时会怎么样,可能整个草原蓄积的怒火会将他给吞噬了吧。

  对于南下,步迦可汗并没有太大的信心,主要是大同一战对于突厥人来说,打的太绝望了。而野战上,无论是灵州之战,还是族蠡山之战,乞伏泊之战,都表明同等实力下,突厥人的骑兵根本打不过大隋的骑兵。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绝望的事情。

  步迦可汗浸染权谋之道几十年,早就是只老狐狸了。他充分吸取了之前几代突厥可汗侵隋失败的原因,每一次都是盲目的攻城,盲目的与隋军主力决战,以己之短,对敌之长,怎么不失败。

  开皇三年突厥与幽州总管李崇那一战,突厥大军往来劫掠,诱出了李崇的主力。双方转战十余日,后来将李崇围到了砂城。突厥厚为其备,每夜中结阵以待之。李崇军士苦于饥饿,每次出城突围都遇到突厥人的攻击,死亡略尽,幸存的只能逃回城里,然多伤重,不堪更战。最后突厥人全歼李崇所部,更射杀李崇于阵中。

  步迦可汗知道,这才是突厥人对战隋军时应该走的路子。不断地利用骑兵的速度与突然性打击隋军的有生力量,直至消灭对方。

  步迦可汗,不想败,也败不起。所以他准备给隋军布置一个天大地陷阱,以期达到消灭隋军主力的意图。

  步迦好容易说服了西突厥的泥利可汗与步离可汗之子阿史那库头,协同其子都六率领的西突厥军主力,共计五万余人,诈称十五万,出击河西。没办法,步迦可汗虽然想在隋境上全面开花,但他离开西突厥时就带走了太多的军队。泥利可汗和库头二人又都不是很给他面子,只是怕他得胜后会报复,勉强派了一些人。步迦可汗勉强聚起五万人,再也无能为力,只能诈称十五万大军。

  东面由其侄子俟利伐率三万人出碛口攻击启民可汗;由大将阿史那步封和吐如古罗率五万余人,召集契丹等部一同入侵大隋幽州地区。

  步迦可汗自己亲率草原诸部大军,共计十二万主力,诈称三十万进击隋朝关西地区。

  不是步迦可汗喜欢从灵州地区进军,而是只有从灵州进军,打开局面后,他才能最快的威胁到关中。步迦可汗很清楚若是一城一池的去攻击,就是等到天荒地老他们也不可能有太大的进展,唯有直趋长安,威胁大隋腹心,大隋才会乱,突厥人才有机会。

  但十二万人还是太少了,他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集得了整整二十五万铁骑。又虚虚实实的布置在整个隋突边境,希望大隋能够中计。

  只要自己所面对的这一路隋军实力不强,自己抢先击破对方,便可以撼动整个隋军的防线,到了这个时候,整盘棋才能真的活了。

  有时候步迦可汗真的嫉妒南边的那个隋朝天子,凭什么自己在草原上苦苦挣扎,可是隋朝天子却可以整日里舒舒服服,过他的太平日子。

  步迦可汗率领着主力过了达兰堆,褥但死了,所以褥但在达兰堆预留的旧部全部投降了步迦可汗。过去的恩恩怨怨就一边勾销。败者如蒲苇一般随风摇曳,而强者才可以睥睨众生。

  步迦可汗已经五十多岁了,韶华飞逝,两鬓斑白,这个年龄在草原上已经是垂垂老矣。可步迦可汗不愿服老,当了二十几年的可汗,为了这一刻,他准备的太久了,他一定要让自己在人生的暮年,圆了饮马黄河的梦。

  看对面那巨龙般腾越在崇山峻岭、沙漠戈壁的长城;那一泄万丈、波涛汹涌,宛若天地脊梁的万里大河,那北国冰封,那江南温柔,都揉进了步迦可汗如痴如醉的梦里。

  喜欢天下安康请大家收藏:天下安康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