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九十一章 孤家寡人

  “贞娘,给我泡壶茶来!”

  黄明远一早巡视完军营之后,如往常一样坐到案前大喊道。等了良久,却是见迟伯端着茶进来了。

  “贞娘呢?”

  没等迟伯说话,黄明远一拍脑袋才想到,贞娘已经被他赶走了。

  黄明远心情瞬间就差了几分,只得端起迟伯端来的茶,一饮而尽。这茶也喝了这么多年。却是感觉浑身都不得劲。

  这时迟伯没有离开,反而说道:“大郎君,贞娘是不是犯了什么错?”

  “我让她走了。”

  这时迟伯赶紧跪下了说道:“大郎君容我明禀,若大郎君真是为了匙叶草的事情生气,就请责怪我吧。这件事其实是老奴给贞娘说的。”

  黄明远一愣,赶紧上前将迟伯扶起来,又问道:“迟伯这是为何?”

  迟伯满脸悲伤的说道:“是老奴见大郎君过得太苦了,才出此下策的。南阳郡主都已经嫁人了,大郎君又何必如此折磨自己。大郎君这样对待自己,只会让关心你的人伤心啊。老奴告诉贞娘,也是为了让贞娘能得大郎君喜欢,更好的侍候大郎君,谁想到,竟然弄巧成拙了。”

  黄明远听得有些木然。

  黄明远叹了口气,说道:“迟伯,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得这么简单,贞娘的事情很复杂。这事你就不要管了,贞娘的事我自有考虑。没事你就先下去吧。”

  迟伯想说什么没有再说出口,端着托盘走到门口,忽然又停下来转身说道:“大郎君,贞娘是个好娘子,若非不可原谅,还是求大郎君能给她个机会。现在,能陪在大郎君身边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黄明远心内一震,宛如翻江倒海。他略有挣扎的抬起头,问道:“迟伯,现在的我是不是很可怕。”

  迟伯好像听了并不吃惊,有些感伤又有些回忆地说道:“大郎君,我在黄家四十年了,侍候了黄家三代人。是从小看着大郎君长大,大郎君还是那个大郎君,但从前已经不再是从前了。从前的事都过去了,希望大郎君能惜取眼前人。”

  迟伯有些步履蹒跚地走了。

  黄明远伏在桌案上,思绪却已经飞得很远。自己为什么怀疑贞娘,除了那些疑点,是不是她跟清儿真的很像,一样的柔情似水,一样的外柔内刚,自己害怕有一天她在自己的心中会取代清儿的位置,自己也不容许清儿落到这样的田地。

  黄明远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疑心病越来越重,身边能够亲近的人也越来越少。好像身边的人接近自己都有什么目的一样,自己都会查的水落石出才敢接触。

  可自己遭遇过暗杀吗?答案是没有。

  有时候黄明远在想,现在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骠骑将军就活得这么累,那要是自己有可能有登临九五的时候,自己会不会也成为第二个武则天、朱元璋。自己来到这个时代,难道就是要成为一个孤家寡人吗?

  现在连黄明辽都直言不讳道兄长有些陌生了,他都认不出来兄长了,难道自己还要再向着那条不归路走下去吗?

  这时吴增前来秘密奏报。

  一般情况下,情报都是由各地情报人员将信息收集上来,再交给情报分析组处理之后,直接来到黄明远的桌案上。像这种由吴增直接奏报的情况并不多见。

  吴增进门后,便将最近一段时间的草原动态向黄明远做了禀报。虽然有不少都是漠南地区各部落蠢蠢欲动的情况,但并没有太多的新意,黄明远不用想,就知道这是启民可汗在试图招揽漠南各部落,组织一场规模庞大的反正活动,使大隋王朝能够正视他的实力。

  听到这,黄明远便笑着说:“这些琐事还需要你这个大都督亲自来奏禀吗?”

  虽然只是说笑,但是吴增有些脸红,犹豫了一下便向黄明远说道:“主公,末将有一事想向主公禀报。”

  吴增很少有迟疑不定的情况,黄明远见此,也来了兴致。

  这时吴增单膝跪地说道:“请主公赎罪。”

  黄明远一惊,问道:“怎么了?”

  “自主公招陆娘子入府之后,末将怕陆娘子对主公有恶意,便瞒着主公偷偷安排人监视陆娘子,还派人去了云阳镇。”

  黄明远一愣,随即便愠怒了。

  “谁给你的胆子,你今日敢不经我的命令便私自监视他人,到了它日,我的行动是不是也要受你监视啊。”

  吴增马上不停地叩头,一边说道:“末将不敢,末将不敢。”

  “你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

  看到吴增头磕的已经青紫了,黄明远的气渐渐消了不少。

  “别磕了,好歹也是一名大都督,别丢了军人的脸。你查到了什么?”

  吴增抬起头,又说道:“原本末将也以为陆娘子有问题,可是从这些日子对她的监视,末将才知道陆娘子是个好人。她待人和善,与人无争,也和府外的人没有什么联系。而且一心扑在主公身上,是个好女子。如果主公对她有什么误会,还请主公能够原谅陆娘子。”

  黄明远一声嗤笑道:“还替别人求情,你自己先滚回去思量一下自己的行为,我等下再去处置你。”

  送走了吴增,黄明远突然站了起来,喊道:“黄青!黄青!”

  在门外等候的黄青赶紧进来。

  刚才黄明远虽然有了决断,但真要做决定了,突然又有些意兴阑珊了,沉吟了一下才说道:“若是有可能的话,让贞娘回来吧。”

  黄青一愣,主公不是把贞娘赶走了吗?

  黄青有些犹豫。黄明远发现了他的迟疑,还以为黄青对他反复无常的心思耻笑,不高兴的问道:“有问题吗?”

  “主公,昨晚上贞娘就回了军医院。今日一大早,贞娘便收拾行囊,带着妹妹,跟着四海商团的人走了。”

  黄明远“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把桌案都撞倒了。

  “你是干什么吃的,这个时节多是沙尘天气,能让她走吗?再说她哪有家,你让她去了内地去找谁?”

  黄青支支吾吾地说道:“可贞娘去意已决,我也拦不住。再说既然她是奸细,还是走了的好。”

  黄明远急恼了,说道:“谁跟你说她是奸细了。”

  说着慌忙间就跑向马厩。

  “雄阔海,备马。”

  黄明远翻身上马,一路疾驰,直往南门而去。突然他感觉到这次他可能真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