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二十六章 神秘部落

  黄明远又让张文远持自己将令和高震的凭证去招降那群马匪。

  黄明远其实早就有这个想法,希望获得一支能在草原上办事的白手套,毕竟很多事情不方便军队去做。虽然很多事也可以通过斛律晟,但斛律部毕竟是个胡人部落,斛律晟很多时候也不能违背族人的利益。但草原马匪多为胡人,今日得高震,让黄明远将来对草原的控制会更加深远。

  众人在帐中一起坐定。

  黄明远先举杯敬向高震,不无歉意地说道:“僧东,军中不得饮酒,我自己下的命令,自己也犯不得了。僧东别怪我小气,连杯水酒都不舍得给你,今日以茶代酒,敬你加入我们的队伍,他日回到大同城,我好好地宴请你一番。”

  高震忙谢过黄明远。

  这时唐曾著说道:“全大隋最好的酒全部出自大将军的酒坊,到了大同你可得使劲跟将军要酒啊。”

  众人听得也一起大笑起来。

  看着众人并没有因为自己出身马匪而看不起自己,高震心中也是一阵大安。事实上,黄明远的亲将全都出身不是太高,很多人的文化还全是黄明远手把手教的,如果这里要全是那些贵胄世家子弟,真怀疑有没有人搭理高震。

  高震本来就是洒脱之人,看到众人没有嫌弃他的身份,便也安心,大家本来年龄就相差不大,几轮畅饮下来,已经成了真兄弟了。

  虽然在桌上推杯换盏,但身处草原,谈的大多也是军中之语,没多久就又谈起草原之事。

  黄明远先问道:“僧东久在漠南,熟悉形势。此次我军北出阴山,僧东有什么要建议我的?”

  高震脸色一凛,直立起身子,拱手向黄明远说道:“禀将军,我大军北出阴山自是无往不利,草原诸胡尽皆而逃。本来没什么我能置喙的。但最近漠南出现一股势力,却不得不防。”

  黄明远看着高震如此严肃的样子,也正色地说道:“僧东请讲。”

  “将军,自突厥都蓝可汗死于大同城后,漠南的突厥人势力迅速向北收缩,在整个漠南地区形成一片巨大的权力真空地带,但也有很多豪杰趁势崛起。而最有名的就是在乞伏泊附近放牧的斜也部。

  这个就像凭空出现的势力,一经出现,迅速击破周围几个部落。到现在,不过短短半年的时间,已经有控弦之士两三千人之多,牛羊马匹,不计其数,若再让他发展下去,会终成大患的。”

  乞伏泊就是今天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察哈尔右翼前旗境内的黄旗海,因清代在正黄旗境内而得名。四周环绕低山、丘陵、台地,岸畔是平阔的草原,芦苇丛生、水草丰美、水鸟翔集、牛羊成群,是草原游牧民族世代繁衍生息的乐土。

  相较后世的籍籍无名,乞伏泊在八百年前有个响亮的名字——匈奴南池,这里拥有草原上最重要的牧场——南池牧场。

  在战国时期,南池是东胡人的王庭所在。匈奴崛起后,南池又成为了匈奴右贤王的王庭所在。汉武帝之前匈奴对汉室的十次入侵里,有七次是在南池做出决定的。汉武帝时期漠北决战后,幕南无王庭,匈奴人远遁,南池便成为了护乌恒校尉的驻谒所在。可谓是中原王朝和草原势力都必重的核心地带。

  只是怎么让一个不知名的部落占领了,它的对面就是隋朝在河东地区的门户恒安镇。双方之间不到三百里的路程,怎么也不会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事实上,这并不是河东隋军的错。

  高颎被论罪罢黜之后,杨坚将整个河东地区的兵权全部交给并州总管汉王杨谅。杨谅到了中路军后,为发泄对高颎的不满,也为了掌握权力,大肆处置军中高颎的旧部,多人被贬黜。朔州总管赵仲卿更是因为不救援大同而被下狱论处,新上任的朔州总管是甘棠县公韩洪,韩擒虎的弟弟。

  整个朔州人心惶惶,全都为头上的脑袋和屁股下的位置在忙碌,哪有人还会在意对面一些四处游窜的小部落。他们认为草原民族本来就是四处游牧的,乞伏泊现在没人,自然会有新的游牧民族来放牧,所以即使有人发现了斜也部也不会放在心上。

  但黄明远听到这却是眉头一紧。

  或许汉地将领不以为意,但草原上每个部落的兴起都伴随着无数部落的灭亡,一个优秀的统治者或许就会让一个部落崛起。所以高震看到斜也部的崛起之势才会这么担忧。

  必须要对这个部落做一个全方位的侦察。

  从诺真水汊到乞伏泊大约六七百里,来回行军再加上侦察怎么也得七八天的时间。现在漠南混乱,大股部队容易被对方察觉,而小股部队又很容易湮没在草原的洪流中。虽然焦方杰手下的斥候很厉害,但如此高强度的侦察任务真的不一定能够完成。

  看到黄明远眉头紧皱,众人没有说话,因为大多数人都知道这是黄明远在思索新的战事了。

  看到黄明远还在有些犹豫不决的表情,身前立着的黄明辽单膝跪了下来,说道:“将军,让我去吧。”

  黄明远一惊,看看在那请命的黄明辽,本能的就想拒绝。黄明辽看出兄长要拒绝的意思,马上说道:“将军,我弓马娴熟,更善于在草原上辨别水源和方向,此去乞伏泊最是合适不过。我保证会完成任务的。”

  黄明远沉吟了一秒钟,就同意了黄明辽的请战要求,无论马术、弓箭还是野外生存能力,他都是最合适的人。

  “我给你二十个人,你要原原本本的给我回来。你们可以向南翻越大斤山,再沿着金河向西,这一条路有很长一段属于大隋,相对比较安全。”

  又拍拍黄明辽的肩膀说道:“不用着急,这不是件一蹴而就的事。沿着诺真水向北还有十余个我军准备消灭的部落,再折向东南的乞伏泊,至少得二十余日,时间足够了。”

  第二日一早,黄明辽便带着十几名斥候和几个对黄旗海熟悉的马匪向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