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二十一章 黄雀在后

  在刚才隋军发动攻击的那个小山包上,马匪头领“一阵风”也在观察着营寨内的隋军动静。

  这个山包是周围的制高点,也是向营寨进攻最好的发起点,只是高君雅自恃无恐,眼见部队将要大胜,根本没有在意黄明远说的在进攻发起后谨防进攻发起点被敌人突袭的要求。或者说他根本就不认为有谁能在这个时候敢来撸他的虎须。

  约一刻钟后,“一阵风”感觉隋军士气与战意已经泄了大半,手持长槊一挥,身后穿着、兵器各不相同的马匪嗷嗷的怪叫着从山坡上冲了下来。

  好在高君雅再混账也没忘了布置哨兵,营寨门口的哨兵一看对面冲来的骑兵队伍大惊,马上吹响了警戒号,这个警戒号也是黄明远抄袭后世专门为警戒的哨兵打造的。

  营寨内还在策马奔腾的隋军听到号响大惊,马上冲出了帐篷,却只见远处西南方向一队骑兵杀来。

  高君雅大惊,急忙丢下身下的女子,就要穿衣服。

  他的亲兵也不知道早就跑哪里乐呵去了,将不知兵,兵不知将。高君雅着急着跑出来就要指挥着隋军反击,但还没找到自己的战马就腿脚发软。

  还是这批哨兵警醒,集结起来用手中的弓弩对着飞奔过来的骑兵一阵激射,瞬间对面数十人马北射中,人仰马翻,攻势为之一阻。

  但这些哨兵的反击的效果也就仅限于此,对面数百骑蜂拥而至,不等这些哨兵二轮弓弩打击便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挥舞着弯刀就狠狠地向马下的隋军砍去,虽然隋军奋力抵抗,但人怎么抵得过飞驰的战马,不是被砍翻在地就是被战马撞飞。

  好在凭借着这些哨兵的牺牲,终于为大营内的隋军挣得了一段时间。

  高君雅半披着盔甲,手提长槊就指挥着部队反击。一大批人推着几十辆勒勒车堵在了寨门口争取时间。高君雅骑着马领着几十个上马的战士向着对方冲去。

  一旦让对方冲入营内而自己一方又没有准备后,那就只剩下杀戮了。

  高君雅几十骑也不管是否穿戴好盔甲,各持长槊、横刀反冲向敌军。

  马匪“一阵风”的部队虽然不比隋军精锐,但胜在准备充足,又借着马力,而隋军刚战一场,又在营寨内肆虐了一阵,早就体力不支。双方刚一交手,十余骑隋军就被对面的马匪蹦飞,掉落马下,不能活了。

  高君雅也不管周围,咬着牙杀向对方。

  马匪“一阵风”看到对面那个盔甲不整的隋将身穿的是明光铠,知道对方不是普通人,就要夺甲。一挟身下战马向着高君雅冲去。

  “一阵风”转瞬即到,提着长槊,照着高君雅当胸刺去,大槊沉重,带着杀意而来。高君雅手持长槊本来还在冲锋,见对面有马槊刺来,忙提槊去挡。却没想到手中的长槊刚碰到对方的马槊,自己如遭雷击,双手几乎握不住兵器。

  “一阵风”见一击不中,手中长槊不减攻势,照着高君雅肩部砸去,高君雅哪还敢再用兵器去挡,忙向后退。但哪有那么容易,马槊沿着马头砸过,那马一声哀鸣就要倒下。

  高君雅眼疾手快,立马跳到身旁另一个隋军后面,“一阵风”长槊早到,正中那个士兵前胸。高君雅后背都湿透了,不敢再战。而“一阵风”见没有夺得盔甲,哪里放手,又照着高君雅腋下挑去,高君雅忙用腰劲后仰。那杀意匆匆的长槊沿着高君雅右肩跳过,又从右侧略过他的头盔,扫在地上。

  高君雅“啊”的大叫一声,披头散发,就要向后逃去。“一阵风”怎么能让他走,多亏高君雅身边几个亲兵赶了上来,围住了“一阵风”,等到“一阵风”将他们几个全都挑落马下,高君雅已经向后逃了几十步。

  “一阵风”见不可能再追的上,也不再紧追不舍,只是笑了起来,隋军果然都是一群欺软怕硬的软蛋,今日你家大父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汉人的精骑。

  而今日战场上高君雅一逃,这支部队算是完了。

  若论真正的战力,“一阵风”的马匪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和隋军相比的。但“一阵风”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发起了合适的攻击,整个隋军便一败涂地了。

  高君雅逃命后,总算还有些良知,逃到后阵后没有再继续逃命,或者说现在他们被营寨圈了起来,勉强依托保命,根本没法溃逃。高君雅只得组织起剩余的部队继续抵抗。凭借着营寨内的帐篷、牛羊牲畜迟滞马匪的速度,终于给自己挣得一份生机。

  营寨东南方向不过十余里,一支隋军正骑在马上看着对面战斗的双方,正是尾随高君雅的黄明征所部。黄明征其军不过百余骑,手提长槊,立在马上,一脸凝重地盯着远方的战场。

  早有手下按耐不住自己的杀意,要求救援高君雅,但无一例外都被黄明征拒绝了。

  自己现在如果加入战场,虽然能够止住高君雅部的颓势,但并不能真正的击败“一阵风”的部队,如果让他在这里逃了,接下来再想抓住他就难了。

  看着对面自己的同袍部队惨遭杀戮,黄明征内心里也暗暗焦急,如果是刚来大同的黄明征早就率人冲上去了。但大半年的锻炼,又经历了突厥围城的大战,黄明征也成熟了起来,安抚住队伍,面上却不漏声色。

  黄明征内心也隐隐地明白高君雅与兄长的关系。骑三军基本上没有黄明远的旧部,主帅又对黄明远很敌视,若是不能很好地掌握这支部队,无论对黄明远还是对大同都是有很大隐患。他也希望这次能够好好地折一下高君雅的锐气。

  黄明征和众人在焦急地等待着,送信的信报马蹄飞驰,直趋南方。

  好在黄明远本就不放心高君雅部的动向,部队做好了准备。当黄明征将“一阵风”的痕迹上报之后,他就知道此战不可避免,马上率人紧急支援,又传令给张文远的骑一军迅速渡河,准备将马匪“一阵风”部全歼在诺真水东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