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一章 长街冲突(一)

  在巍巍的长安城内,没有什么事情会成为这里新闻榜上永远不变的话题,高颎案如此,大破突厥的黄明远亦是如此。才不过月余,长安城内的文武百官就适应了没有高颎的日子,高颎一派的官员去职后的空缺马上被人补上,朝堂上的众人还是官照做,事照办,曲照听。

  而之前在他们茶余饭后闲聊中的隋突大战跟他们更是遥远,没几日的时间,之前颇为火热的从戎破胡的热度便冷了下来,已经再没多少人去谈论大同城的战事,虽然它曾经名震天下。

  八九月份的下午街道上,极其闷热,午后的阳光,像落了一地碎玻璃般的样子,折射出这个活跃而慵懒的城市。

  两个穿着朴素的少年从利人市内出来。隋朝的利人市就是唐朝的西市,是个大众化、平民化的国际性大市场,有大量西域、日本等国客商在内。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火爆异常的利人市内鳞次栉比,繁华异常。

  “老三,你刚才就不应该拦着我,否则我非打死那几个家伙不可。”二人中年长的穿着窄紧直袖褠衣的少年气愤地说道。

  另一个少年穿着一身天青色的宽袖长衫,一脸严肃地说道:“二兄,此乃长安,若大父知道你我来利人市看胡姬必会责罚我二人的,更何况是与他人打架。”

  穿褠衣的少年却是满不在乎的样子,摆了摆手,说道:“老三你就是这样无趣,再说还不是你想看胡姬我才带你来利人市的,这时候倒反倒一本正经了。再说,打架这事能怪我吗?是那几个人先出言不逊的。”

  穿长衫的少年摇了摇头,说道:“二兄,刚才那几人可是申明公的子孙,是陇西李家的人,我们不要为大父和大兄招祸。”

  穿褠衣的少年恨恨地拍了一下身边的墙壁,终究是叹了一口气,默认了弟弟的说法。

  “恨年初没有跟随大兄去大同城,若我和大兄一起去了,那我也能斩将夺旗,立功受赏了,何至于在此受这些浪荡子的腌臜鸟气。明征比我还小一岁,却是已经阵斩突厥大将,官封了上仪同三司,而我却只能在家当个白身,真是不痛快。”

  二人正是黄明远的两个亲弟弟。穿褠衣的是黄明远的亲二弟,小黄明远两岁,名明辽,族中排行第四,虽然年少,但勇武已不输于其兄,沉鸷果敢,膂力绝人,武艺英姿,多堪御侮。而穿长衫的是黄明远的亲三弟,小黄明远五岁,今年只有十三岁,名明襄,族中排行第六。和几位兄长相比,黄明襄自幼跟随祖父学儒,弘敏多奇,雅达聪哲,思度弘远,英隽异才。

  黄明远的祖父是一代大儒,但诸子中除了三子黄蒙是文官以外,其他几人俱是武将;到了诸孙中,明远、明祯众人更是披坚执锐,跃马扬鞭,唯有六孙明襄随侍身前继其所学,为其除长孙黄明远外最喜爱的孙子。

  “大父年级大了,诸位叔父又俱不在身边,我等自当在大父身边尽孝。若大兄真愿让二兄去从军,年初就带二兄去大同了。”

  “你也知道,我不喜经学,也不愿再劳形于案牍之中,终日学书,又有什么意思呢?”黄明辽叹了一口气。

  “大兄是想学尚不可得。这次我二人能进入国子监的机会也是大兄战场上搏出来的,当不可辜负大兄期望。”黄明襄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也知道大父说的传家终需要靠经史,可我终究是不愿在这上面费功夫的。虽然大父博有雅望,但家世终究还是要搏出来的,否则大兄为什么年纪轻轻的就持枪纵马,远赴北疆。终究我们和这些世家子是不一样。大兄今击破突厥,阵斩都蓝,威震天下,可李家几个浪荡子都敢对大兄出言不逊,说到底还是这个社会是自矜于家世而轻才能也。”

  黄明辽看着前方,态度坚定地说道:“当年桓符子跟我们一样,也是父亲早年殁于王事,也是一样的年少困顿,大兄之才不亚于桓温,我等兄弟他日功业焉知不如桓氏子。”

  明襄大惊地说道:“二兄慎言,桓氏父子是逆贼。”

  明辽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兄弟二人一路向前,忽然旁边传来一阵疾呼。

  “闪开!快闪开!”

  原来是一匹惊马在街道上一路飞奔。

  众人看到连忙向左右散开,却见街道上有一个小女孩蹲在那里急的不知所措。

  “阿娘!阿娘!”

  旁边店铺里跑出一个年前娘子,大喊道:“囡囡,我的囡囡!”喊叫着就要向小女孩扑去。疾驰的奔马带着重若千钧的力量奔了过来,那母女二人眼看着就要被马踩上,命丧当场。

  黄明辽见此情景,连忙飞奔上前,一把抓住惊马的马缰,但惊马势若腾龙,哪里能被拉的住。黄明远力大,早就将马缰拉的变了形。

  见无法定住奔马,黄明辽斜上前一步,右肩顶在了惊马前胸上,双手死死地抵住马头。惊马被前方的力量挡的不能动弹,血红的脸上青筋凸起,犹不罢休。

  黄明辽两手抵住马头,直挺挺地挡住马的前进之力,见马还不停下,黄明辽右脚后撤一步,猛一发力,大喝一声“死开”!双手用力,竟直接按着马头将惊马撂倒。

  看着倒下的惊马在地上终于不再肆虐,悲惨的哀鸣,黄明辽脸不红气不喘的走向小女孩。

  旁边的围观人群都是齐声喝彩,反倒弄得黄明辽一脸的尴尬。

  “嗨,兀那男子,尔等好胆,打坏我的马匹,快与我起开。”

  黄明辽回过头来,向那男子望去,两人的目光都亮了起来,对方正是刚才在利人市胡姬酒馆与他们发生冲突的李氏子弟,车骑将军归政县侯李直的儿子李峤。

  “我就知道,只有你们这种浪荡纨绔子弟,才会在大街上纵马狂奔。还不下马给人家赔礼道歉。”

  李峤听到黄明辽的话,呆呆地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大笑起来。

  “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你让我跟几个黔首道歉,真是好笑。我刚才还在找你们呢,谁知你们不仅不知道保住自己小命,还在此大放厥词,既然如此不想走,那就都别走了。”

  这个鲜衣怒马的李家子张牙舞爪,一挥手,身后便扑出二三十个家丁,各持棍棒,就要来打黄明辽二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