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九十一章 尘埃落定

  裴矩远赴灵州之前,趁着夜色偷偷来到杨广府中,见到了面色憔悴的杨广,短短几日不见,老广满脸神伤,仿佛老了好几岁。

  “王爷要保重身体。”

  杨广有气无力地说道:“孤厌了阿耶,大势已去,要这身体何用。”

  裴矩此时却是一脸正色的说道:“王爷,你真以为这是圣人要放弃了王爷

  吗?”

  “难道不是吗?”

  “王爷,圣人若是要重新让太子承嗣,就会下令让王爷回江都了。现在王爷

  依旧留在长安,就说明王爷并没有被裁定出局。这次的事情,恐怕是圣人铁了心

  要给王爷一个教训。”

  杨广大惊。

  “弘大,什么教训?”

  裴矩摇了摇头,说道:“这次王爷派人弹劾高颎,剑指太子的意图太明显了,

  让圣人心生不满。对圣人来说,太子再是无能,也是他精心培养二十年的嫡长子,高颎是他相交二十多年的臣子,亦臣亦友。这二人他可以贬斥,却容不得别人的暗算。所以圣人才会如此大怒,一半为了太子和高颎,恐怕另一半也是因为王爷之故。”

  杨广恍然大悟,良久才喃喃地说道:“孤不听弘大之言,悔之晚矣。”

  “王爷放心,等圣人气消了,便会放了王爷。王爷还是那个最让他放心的皇子,最好的承接衣钵的人。”

  杨广半信半疑地问道:“弘大确定?”

  “王爷,不是宫中圣后的消息也从未来过。若是真有事,圣后会置之度外吗?这不过是圣人和圣后商量好了,要给王爷个教训。”

  杨广听到这大喜,对着裴矩拜了三拜,说道:“弘大真无双国士也。”

  确定了自己没事,杨广也恢复了常态,之前主要是被那道旨意打击太大了,冷静下来,便知道裴矩所说的是正确的。通过这次的事,杨广深切地感受到自己的一切都是杨坚给的,他一声令下,自己根本无力反抗,杨广也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很快,杨坚便下旨解除了杨广的禁足,又下令杨广随侍仁寿宫。杨广做事更加小心翼翼,他明白,他和杨坚,是父子,更是君臣。

  ······································································································································

  大同城。

  自黄明祯平安归来后,黄明远就整日招抚人口,整修城池,只是朝廷封赏久侯不至,大军士气也是有些下降。只是黄明远知道,朝廷若不把高颎案办完,重新掌握了朔州大军,大同城还真没人管。

  黄明远一番好等,终于等得天使降临。果然如黄明远之前所料,此次大战,丰州的重要性可谓显露无疑,但其间的多重指挥也差点误了大事。因此隋文帝杨坚提前两年在丰州设总管府,管辖丰州、胜州二州军务。除了总管府军,又设了大同、榆林两个骠骑府和金河、永丰两个车骑府,整个丰州总管府共计官兵两万八千余人。

  新设置的大同骠骑府,以大同镇为中心,包含了原来的天德镇、呼延戍、沃野戍,并将呼延戍升级为呼延镇,又允了黄明远上奏修建的大同东戍,全府共计六千五百余人,其中骑兵约两千骑。

  天德镇和呼延戍在此前都蓝入侵时被破,官吏十去七八,所以整个大同骠骑府是以大同镇为基所建。大同镇本就立此大功,全体官兵,俱有封赏。

  黄明远以大破都蓝全军之功晋正二品柱国位,加瑕丘县开国伯,赐缣彩三千段,授丰州总管府副总管,丰州长史,正四品上大同骠骑府骠骑将军。

  郑言庆以两袭突厥,全歼突厥阴山兵团,击破突厥主力大营之功,晋正三品大将军位,加方与县开国子,赐缣彩一千五百段,授正五品上金河车骑府车骑将军。

  黄明祯以击破突厥主力大营,阵斩突厥都蓝可汗之功,晋正三品大将军位,加平阴县开国子,赐缣彩一千五百段,授正五品上丰州总管府车骑将军。

  至于其他诸将,也是不吝封赏。

  司马韦云起被调回长安,授了开府仪同三司,从五品下治书侍御史。

  侯莫陈熋作为关陇世家子弟,根正苗红,授了从四品上上仪同三司,升任幽州密云镇将。

  斛律晟也因为佐助隋军之功,不仅给斛律部在阴山以南划了一块大大的草场,还晋从三品上开府仪同三司位,赐缣彩一千五百段。

  张长逊晋以开府仪同三司晋正三品大将军位,赐缣彩千段,授正五品上丰州总管府车骑将军。

  李子孝授从四品上上仪同三司,升任新设立的大同骠骑府录事参军事。

  严孝武、刘云芳、蔡知运、张文远、裴镇安分别授从四品上上仪同三司,赐缣彩五百段,担任正六品上大都督。

  陈乂授从四品上上仪同三司,赐缣彩五百段,担任正六品下呼延镇镇将。

  李子仁、焦方威、焦方杰、欧彦、吴增、黄青、黄明征、唐曾著等十六人分别授正五品上仪同三司,各赐缣彩三百段。

  皇甫惟被授正五品上仪同三司,升任从八品上天德镇长史。

  就连长史王歆,黄明远也是在奏章上多叙其功。朝庭最终授其从四品上上仪同三司,升任朔州总管府功曹参军事。王歆也立刻收拾了行囊,离开了这个让他伤心和不满的地方。

  事实上,如果黄明远众人能够官高一些,众人的封赏要远比这些高的多。只是黄明远众人全是些年纪不大的毛头小子,官职卑微,出身不高,这让长安兵部的武选司也很为难。

  看到每人的官阶至少升了三五级,黄明远也没再多说什么。朝廷也不可能让每人连升十级八级,那样以后再有这样大的战功时就很难封赏了。毕竟黄明远这种以小胜大百年难遇。

  黄明远对别的都很满意,只是兵部将郑言庆和黄明祯二人调走让他很难受。自己不可能在骠骑将军的任上干一辈子,自己走后这个骠骑府交给谁?如果言庆、明祯二人有一个留在了大同自己也好办了。

  不过有弊就有利,二人分别在总管府和金河,对于自己接下来掌握整个丰州还是很有利的。

  当黄明远看到大同骠骑府车骑将军时,却是有些坐不住了,自己还在琢磨之前自己杀李觉的事情为什么到现在李家还没有动静,这次却正是李家出手了。黄明远看着骠骑府车骑将军新任名单上,正是李家子,原襄阳果公李端的儿子李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