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二十六章 明远教弟(二)

  风雪之夜,大雪掩埋了所有的罪恶与旧事,黄明远等人走了良久,在营寨西侧角落里才有一个人从雪堆里瑟瑟发抖地爬了出来。

  掸掉身上的雪,往往四周,却发现所有的人都死了。过了良久,此人才发出凄惨、恐惧的嘶吼。摇了摇头,脑海中还是那让人恐惧的疾驰的奔马和血淋淋的横刀。

  此人是元府的一个马夫赵六。

  当日入夜,他正在营寨一侧照顾马匹,黄明远等人杀入时,他也是一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他迅速钻入一堆积雪中,虽然在里面冻的瑟瑟发抖,但天不绝他,这群穷凶极恶的匪徒竟然没有发现他,让他活了下来。

  “雕阴刘家,刘和。”

  赵六努力将这个恶魔一样的身影从脑海里驱走。他要去敷州找大郎君,将刘家的一切阴谋都说出来,一定要找刘家的那群恶魔报仇。

  赵六从废弃的营帐内找了一件褥子裹上,一脚深一脚浅的向南而去。

  ···································································································································

  一击而中的黄明远等人在天亮以后已经远遁到几十里外,清理掉所有痕迹后,黄明远便让郑言庆带人将所有缴获的马匹、财物在百里外的野市上交易,这边自己带其他人继续向丰州进发。

  料想元家那个幸存之人已经逃了吧。

  去吧去吧,赶紧将刘和杀了元聚的阴谋公之于众,料想元旻和高颎知道这件事之后,脸上一定会很精彩。即使没人会相信他的话,元旻也会信的,因为死得是他的儿子。

  一路上黄明征几次望向兄长,欲言又止。黄明远看着他急的抓耳挠腮的样子也不理他,一行人径直往前走。

  下午休息时,黄明征终于是忍不住了,上前问道:“兄长是在驿站时就想好要杀了那元家子了吗?”

  “是。”

  “那兄长为何在驿站的时候,在元家子面前如此的卑躬呢?”

  “我卑躬吗?”黄明远反问了一声。

  黄明远看看黄明征,又看看其他几个欲言又止却也明显好奇的人,说道:“咱们是什么人,在他们那些世家贵胄眼里,咱们就是些蝼蚁。元家三郎偷了我们的马,为什么在咱们跟前却可以如此的嚣张跋扈?

  我问你们,在他们这些世家公子哥的眼里,是马重要还是脸面重要?他们人多而咱们人少,人家占据了上风。我们该怎么办,跟他们拼命吗?还是告诉他们我们是晋王的人,你们不能抢?不说人家买不买我们的账,就是真的打,我们要承受怎样的伤亡才能打败他们?况且在德静是有驻军的,打完了我们肯定走不了,驻军来了,驻军是会偏向我们还是会偏向他们?

  暴露咱们的身份得到的是羞辱,不暴露身份得到的就是屠杀了。”

  “他们怎敢?”黄明征争辩道。

  “他们不敢,我们怎么就敢了?”

  “他们明显看上咱们的马了,宁愿不要脸面也要去偷马。我们当时要是让他元聚真丢了脸,你说他会怎么办?他会直接命人将我们杀光,掩盖他偷马的事情。就算最终我们胜了,那元旻那里怎么办?”

  “那我们直接把马给他们就是了,为啥还请他们喝酒,端的如此受辱?”

  黄明远看了黄明征一眼,问道:“那我凭什么就得把自己的马给他们,就因为他们想要我就得给吗?”

  听到黄明远的话,黄明征更糊涂了,也不再坐着,直接来到黄明远跟前坐下。黄明征是黄明远的同宗堂弟,父亲早逝,从小就跟着黄明远厮混,自小就勇武过人。今年只有十五岁,是一行人中最小的一人,还稚气未脱。黄明远把他带在身边,一直不断提点他,就是希望可以培养他的能力,即使将来达不到李唐的李孝恭、李世民的水平,怎么也得是个李道宗啊。

  “我为什么请他们吃酒?是因为他们缺了这顿酒,要不然我怎么可以控制他们出发的时间呢?这群人虽只是私兵,却早年跟着元旻久经沙场,多习战事,战力不俗,其中不乏悍勇之辈。以少打多,还时不利我,孰为不智也。你们要知道,昨夜这场乱子再加上这顿酒,可是卸了他们八成的战力了。

  他们是快到晌午了才出发的,以他们的速度,根本到不了下一个驿站,只能在野外露营,冰天雪地的,那时我们的机会就来了。往南走最适合扎营的就是琵琶坡,那里周围地势较高,坡底四面挡风,还有水源,元丰如果提前准备宿营地,方圆几十里只有那最合适。”

  说到这,黄明远将几个石头垒成琵琶坡的样子,又用木棒代表双方,做成一个简易的沙盘给众人讲道:“你们看,从兵家的角度来说,琵琶坡是个死地,在坡底扎营,虽能挡风避雨,可要是有人从坡上进攻,将南北两个口袋一扎,底下的人逃都没地方逃。一群疲惫了两天的家丁,能抵得过待机而动的骑兵吗?如果是行军打仗,数谙兵事的元丰肯定不会在那扎营的。可这是在大隋腹地,哪有战争,他不在琵琶坡那他在哪?”

  “再说,言庆一直尾随其后,没把我们的马拿回来,他们跑不了。”

  黄明征恍然大悟,忍不住佩服了起来。

  “兄长真是料事如神啊。”

  “可我们毕竟杀了元旻的儿子,如果他们追查下来,那怎么办?”黄明祯还是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黄明远笑笑,因为他知道明年废太子之前,皇上在戬除太子杨勇羽翼的过程中便会将第一个跳出来的元旻杀掉,而在此之前,作为被晋王一方重点照顾的对象,他根本没机会来找黄明远的麻烦。

  “这两年是双方刺刀见红的时候,元旻未必活的下来。即使他注意到我们,他没有什么证据也是没有办法的。再说,杀他儿子的人是上州府兵都督刘和,是雕阴刘家的人,跟咱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众人皆是恍然大悟,也不再追问,各自休息去了。唯有李子孝坐在黄明远身旁一动不动。

  等到众人都走远了,李子孝才敛敛身子,站了起来,拱手问道:“不知大郎是从何时决定要杀了那元聚的?”

  听到这话,黄明远端得一愣,眼色有些凌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