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二十四章 德静喋血(中)

  原来在元聚的下人中,有一个曾经的马贼叫刘二。后来侥幸跟元聚府上的一个管事拉上亲戚,仗着有些勇力便当上了一个家兵小头目。今日进驿站的时候虽然场面有些混乱,但他滴溜的小眼止不住的打转,却是盯上了黄明远一行人近四十匹马。黄明远的马,大多是晋王杨广赏的,还有一些是临出发之前杨昭送的,俱是不俗的战马。黄明远骑的那匹青骢更是突厥进献给杨坚,后来杨坚又赏给杨广,杨广再送给黄明远的。

  刘二看着这些马匹眼馋的紧,又想着立些功劳,便向元聚建言去偷马。

  元聚本来很是耻笑的,他堂堂元家三郎还能去做马贼的事,却是听刘二说对方有匹万里挑一的宝马,顿时来了精神,又顾忌这群人是一群当兵的,不懂礼数,怕出什么意外,便同意刘二去盗马的提议。

  刘二自告奋勇的去了之后便没回来,连接应的几个仆人也不见了。在东厢等待的管事紧等慢等却是不见刘二几人的踪迹,估摸着要坏事了,忙去报告家将头子元丰。

  元丰早年跟着元旻多次征战,从战经验很是丰富,一听管事的说法,立刻就反应过来刘二可能是被抓了。但元丰也不惧,毕竟这边他们有四十多人,还有大将军元旻的牌子,谅那几个兵痞也不敢造次,索性叫起众人,一边去向元聚报信,一边径直来黄明远这边要人。

  元丰一行人围在西厢前,看到已经披挂整齐的黄明远众人,也是吃了一惊,本来是想让对方来个措手不及的,却没想到对方这么快竟然出来了。

  看这群人的样子,不是什么善茬,他没敢动手,但也不愿输了自家气势,反而高声大喊道,“对面的,谁是管事的?”

  越过人群,黄明远站了出来。

  “不知阁下找我何事?”

  “你们是哪里的,我们是五原郡公府上的,刚才我府的人跟你们的人发生了些误会,请把我们的人交给我们。”

  明晃晃的火把闪的黄明远与元丰的脸都有些发亮,黄明远看看将他们半围着的元丰众人,心知今天还真的就得善了了。

  “原来是元大将军府上,失敬失敬,那不知将军所要的是什么人?”

  看到黄明远一听元府的名号有些软了,元丰立刻就明白对面的人不敢得罪他们,胆气更加壮了起来。

  “这位将军,我们的人刚才去马厩牵马,却是不小心跟你们发生了误会,被你们的人扣了起来,不知我们的人呢?”

  “将军说的我是真的不知啊。”黄明远宛如吃了一惊的样子,还回过头去去询问身边的几人。

  “少装蒜,赶紧把人交出来,五原郡公府还不是你们这些蝼蚁可以得罪的。”元丰这边也有人起哄起来,因为人多也显得颇有气势。

  见到对方如此气势汹汹,身穿黑甲的黄明远一群人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黄明远身后,却好似一群蓄势待发的狼一样,紧紧地握住手中的刀枪等待着黄明远的命令。

  黄明远看着元丰一行人,没有说话,等待着还有没有其他人的出现。

  就在这气氛将要凝结的时候,从元丰一群人身后有人走了出来。

  “这是怎么说话呢?”只见一个头戴幞头,身穿圆领窄袖袍衫,披着紫貂披风的男子走了过来。

  看着来的人,黄明远的眼中也有些火热了起来。

  出来的人正是元聚,一出场就成了众人的焦点。

  只见这男子竟向黄明远微行一礼,颇有些和善地说道:“在下管教不严,让阁下见笑了,不知贵将军家第。”

  “见过元郎,末将上州府兵都督刘和,奉命赴灵州公干。”黄明远不敢受礼,赶忙回了一礼。

  元聚本见黄明远一行人俱是精甲,恐怕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为防止惹了不该惹的人便多问了一句。此时见黄明远只是个都督,还是上州那穷乡僻壤的地方,便不怎么为意了。

  “上州啊,那倒是个好地方,出娇娘子啊。”

  站直身子又抬头打量了一下黄明远。

  “你是雕阴刘家的,上州司马刘孝会是你什么人?”

  黄明远一听元聚的问话,身子又是一弯,答道:“禀元郎,正是家叔。”

  元聚这会算是真的放心了,这小子这么年轻就做了个都督,果然是雕阴刘家的人。刘孝会、刘孝极都是太子的人,自然也和他父亲有些联系。想到这里,元聚又感觉,自己的马可能有着落了。

  一边摩挲着自己的玉带,一边问道:“刘郎,你看,今日这误会······”

  “禀元郎,是末将的人鲁莽了,我马上让他们将人送来。”说着,便让欧彦去将刘二几个人带来。

  此时,暗影里的黄明祯和焦家兄弟几人也过来了。

  “三郎啊,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被绑着的刘二看到元聚,立马就像见了亲人一样,还大声嚎叫起来,像极了烫了热水的猪。

  “没用的东西,滚一边去,把我的脸都丢尽了。”元聚踢了刘二一脚,却也顺势让手下人将刘二几人接了过去。黄明祯几人在旁看着,并没有动。

  只见这架也是打不起来了,元丰这边的人也是收起了明晃晃的刀枪。黄明远走上前来,再向元聚作了个揖。

  “三郎息怒,都是我的这群手下不懂事,竟然让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是误会,误会。”

  “让刘郎见笑了。”元聚又皮里三分的干笑了几下,“今天看在刘郎的面上,饶了你们这群狗东西,赶紧滚。”

  马没偷到,还在自己人面前丢了面子,元聚有些恼怒。

  黄明远又劝慰了元聚一会,元聚也倦了,懒得再和黄明远说话。只是这马没到手,着实有些不甘心,却也不愿回屋。

  黄明远看到这,明白了元聚的心思,一抹寒光从眼底划过,却是不动声色。

  “三郎你看,今日我这手下鲁莽,得罪了众位兄弟,我略备薄酒一顿,给各位兄弟陪个不是。我这有匹宝马,愿送给三郎,表我心意。”

  “唉,刘郎你这可是拿我当外人了,我怎可要你厚礼。”

  “三郎,我这宝马是在此次赴灵州途中寻得,可惜我身手不够,竟使宝马明珠暗投,今日得遇三郎,那马也是三生有幸了。”

  “刘郎,谦虚了。”

  “元郎,请一定收下,容我略表孝意,翌日我陪家叔赴京,还得上门叨扰。”

  见这刘和如此的上道,自已果然还是得到了宝马,元聚心底也开心起来。

  雕阴刘氏是关北强豪,那刘孝极官拜监察御史,官卑权重,很得高颎的信任,未来太子登基也定不会亏待了他。今日他刘氏子弟如此上道,让元聚心里很是得到了一番满足。看着黄明远心里也舒畅了起来,这刘和年纪不大,看来以后也能是个人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