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二十章攻城前夕

  子时,箫关。

  四千名鹰扬骑兵,已经整装待发。

  他们坚固的盔甲,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属的质感。

  手持的马槊,更是有意无意散发出点点寒光。

  冷峻的面庞高大的战马,和极其沉闷的气氛,是这支骑兵最为显著的特点。

  “出发,目标灵寿!”

  全身戎装的史万岁,用他那如虎目一般的眼睛,扫了一眼鹰骑兵之后,便冷声宣布了命令。

  虽然秦羽是让他驻守箫关,可他史万岁是什么人,史籍载他箭术无双,两军阵前敢白刃厮杀,年少之时更是孤身,入突厥部落掠马而还。

  这么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的,待在箫关驻守。

  “诺!”

  鹰骑兵齐声大吼之后,便犹如冲破堤坝的洪水一般,从雄壮巍峨的箫关之内倾泻而出。

  富有节奏感的马蹄声,和悦耳的金属撞击声,便是此时唯一的声响了。

  “这支骑兵,真是可怕!”

  箫关的城墙之上,一名关内校尉,在徐元面前,心有余悸的开口说道。

  他虽然平时也自诩悍勇,可今日他近距离看到大隋鹰骑兵之时,他就犹如一只被捏住脖子的鸡一样。

  “在可怕,还能有一夜连下河西半壁之地的,西楚骠骑营可怕吗?”

  徐元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那名刚才开口的校尉。

  在他眼里大秦人就应该,依靠坚城关隘阻挡敌人,而不是像莽夫一样,和那些西楚蛮子拼个你死我活。

  “徐总兵,我觉得这位新来的将军,说不定还真能打败王成。”

  那名校尉闷声开口,刚才那股凛然的压迫感,比他面对西楚人之时,强了何止一倍。

  “做梦吧!”

  “我看过不了多久,这位新来的总督,就要哭着求我收拾残局了!”

  徐元嗤笑了一声,鹰骑精锐不假,但是纵横东灵域的西楚骑兵,更是凶名赫赫。

  野战那是西楚人的天下,就连第一王朝大离也是承认的。

  西楚人生于东灵大草原,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天生的骑士,论骑兵战力,西楚人独步东灵。

  大秦的河东精骑三十年前,曾经正面遭遇过一次西楚人骑兵,那一战大秦赢了。

  但是付出的代价是,一万多名河西骑士战死,而西楚人却仅仅丢下了不足一千具尸体。

  …………

  天色微微泛白,疾驰了一夜的大隋鹰骑,才踏入了灵寿境内。

  “将军,根据向导的说法,正前方不到三十里,便是灵寿城!”

  面色冷峻的鹰扬骑士,沉声开口。

  他虽然疾驰了一夜,但是从外表来看,却是看不出有任何的疲惫之感。

  其余的鹰扬骑士也大抵如此,要知道他们全身铠甲,外加精钢打造的马槊,合起来何止百斤。(玄幻世界,杠精勿扰)

  他们之所以能如此轻松负重行军,是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是武道步入先天的武者。

  也只有身躯在逆返先天之后,才能经得起如此剧烈的消耗。

  虽然大隋鹰骑兵,在人杰召唤系统中,仅仅只是紫色品质兵种,属于系统兵种中最低的一类。

  但这个最低,是相对于其他品质的,系统兵种来说的。

  要是把史万岁这支骑兵放在东灵,恐怕除了华雄的西凉铁骑之外,在没有一支任何部队,敢在鹰骑面前叫板。

  毕竟在其他国家,先天的武者,已经是军中的中流砥柱了,不可能像系统一样,当大白菜使。

  “通知下去,全速行军!”

  身着玄色盔甲的史万岁,听完骑士的话之后,便沉声宣布了继续全速行军的命令。

  此时的他双眼布满寒意,略微有些粗犷的脸上,尽是残酷的笑容。

  “骠骑?”

  “西楚之虎!”

  过了今天,他们就只是我史万岁马蹄之下的一具具枯骨了。

  “诺!”

  骑士沉声应命,语气没有任何一丝迟疑。

  被系统召唤出来的他们,就真的好像是机器人一样,忠诚而又可靠。

  片刻之后,鹰骑兵便犹如一股,黑色的钢铁洪流一般,向三十里外的灵寿城压去。

  “踏,踏,踏!”

  他们的队伍依旧很安静,如果不过不经意间的盔甲碰撞声,和马蹄砸地的轰鸣声,他们就真的好像一群,骑在骏马之上的雕像一般。

  每一个都那么完美,甚至完美到了刻板的地步,他们的一切,就好像输入了固定程序的机器人一样。

  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好似一头怪兽横卧于此的灵寿城,才出现在了史万岁的眼中。

  灵寿位于河西要冲之地,这里北上可直接攻击箫关,南下便是一马平川的河西平原。

  控制这里便相当于控制住了半个河西,所以这里的防守也很是严密。

  凭借通神强者的强大视力,史万岁可以清晰的看到,灵寿城墙之上,闪烁着寒光的狰狞巨弩。

  和一个个面露警惕之色的西楚军士,此时的灵寿城已经完全成了一个军事堡垒。

  城中的居民大都北上逃难,或者倒在了西楚人的马蹄之下。

  西楚人每个部落之间的争斗,都极为的残酷,所以他们才面对大秦平民之时,更是肆无忌惮。

  甚至还以屠杀大秦平民为乐,他们的军纪极其的底下,但是奇怪的是战斗力却是极为强悍。

  “防备倒是严密,可惜的是碰到了我史万岁!”

  史万岁冷笑一声之后,便沉声下令。

  “鹰骑,给我踏平灵寿城!”

  “记住,我们从来没有留俘虏的习惯!”

  他声音冰寒,冷酷的脸上尽是残酷之色。

  他的个人武力,可能没有华雄强,但是在杀性之上,却是秦羽手下几个将领中,最为残酷的哪一个。

  “诺!”

  数千名鹰骑兵齐声大吼,然后便犹如山崩一般,狠狠的砸向了灵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