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明日方舟送快递 > 第一百七十三章·姐妹

  【手术中】

  陈靠在手术室对面的墙上,手指不安地敲打手臂。墨鸿坐在她的身边,把玩着手里不知道从哪搞来的葫芦。

  “她会没事的,对吧。”

  陈突然开口,像是提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放心,不会有事的。”

  墨鸿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安慰她。陈点点头,但手指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减缓分毫。

  不知过了多久,血红的手术灯终于熄灭,凯尔希医生从手术室内走出,摘下口罩,甩甩发梢上的汗珠。她瞟了眼冲上来的陈,在她开口之前就把她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人已经没事了,只是之前受的伤比较重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我让阿米娅检查过了,科西切什么都没有留下…现在,”凯尔希顿了顿,看向墨鸿手里的葫芦,“我们来聊聊你手里的那个东西吧。”

  “这玩意啊。”

  墨鸿掂量着手里的葫芦,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

  ——————

  【任务奖励已发送。】

  【名称:紫金葫芦

  效果:没看过西游记吗?!你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用吗?什么?你告诉我黑蛇是精神体?我说它能用就是能用,西游记的事你们没必要搞那么清楚!

  使用方法:什么?你不知道使用方法?你有没有童年啊!

  备注: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本奖励最终解释权归和煦所有。】

  “你个狗东西,快完结了还给我整活...”

  墨鸿小声嘟囔了一句,看着不远处拄着长剑跪倒在地的“塔露拉”,无奈地举起手中的葫芦。

  “孙悟不是....科西切!”

  “...啊?”

  一团黑雾突然从塔露拉体表涌出,原本拄着长剑的手也瞬间失去力量,无力地瘫倒在地面上。陈刚想冲上去阻止墨鸿,就被年一把拦了下来。

  “小墨鸿是在救她,看不出来吗。”

  陈这才回过神来,塔露拉身上的黑雾看上去只是团普通的雾气,但仔细看的话,它在挣扎,它在试图摆脱葫芦的吸力。但是和煦出品,能用就行,对吧。

  等到最后一丝黑雾被吸入葫芦,陈推开年的胳膊,跑过去抱住塔露拉,紧握住她的手。

  “小塔!小塔!醒醒啊!”

  塔露拉颤巍巍地睁开眼睛,看清眼前人之后,温柔一笑。

  “晖洁...你来了啊...”

  两颗泪水从陈的眼眶中溢出,陈抓着塔露拉的手贴在脸上,哽咽道。

  “我再也不会放手了...小塔...”

  ——————

  “哪来的?”

  凯尔希拿着葫芦,谨慎地从各个方向观察。除了花纹古朴了一点,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老家秘传。”

  “你觉得我信?”

  “这又不重要对吧。”

  墨鸿耸耸肩,微妙地笑了笑。凯尔希看着他,不由得,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你哪天要是能掏出来个源石病特效药就好了。”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对吧。”

  只要那死鸽子开口,别说特效药,直接给你整个净世之光都不是问题。

  “呵,要真是那样塞雷娅都能和赫默结婚了。”

  开了个不痛不痒的玩笑,凯尔希双手放进白大褂的口袋,转身前往医疗部。墨鸿摇摇头,转身前往塔露拉所在的病房。

  “...你们在做什么?”

  刚到医疗部门口,凯尔希就看到一众医疗干员趴在门缝上,一个个扭成蛆样在周围蠕动。不由得锁紧眉头,厉声喝道。

  “凯...凯尔希医生,”芙蓉红着脸,一脸兴奋地说道,“塞雷娅医生正在里面赫默医生求婚!”

  “...哈?”

  凯尔希,生平第一次,在众多医疗部干员面前露出了见了鬼的表情。

  陈坐在病床边,想要去握住塔露拉的手,却又担心把她吵醒。墨鸿在外面看着,没有舍得打扰姐妹俩独处的时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陈都忍不住靠在床头昏昏欲睡。塔露拉睫毛微微颤动,缓缓睁开眼。

  “…晖洁。”

  “小塔你醒了!”

  陈瞬间清醒过来,激动地握住塔露拉的手,却又不敢用力,只好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

  “好久不见…晖洁…”

  塔露拉笑笑,抬起手想要摸摸陈的头,但刚醒过来手上哪有力气。陈把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泪眼婆娑。

  “我去叫医疗部的人过来。”

  一直靠在门口的墨鸿刚起身,就被塔露拉叫住,后者摇摇头,说道。

  “暂时不用了,墨鸿…我想喝晖洁…说说话…”

  “嗯。”

  墨鸿点点头,轻手轻脚地关上病房的门,给两姐妹留下足够的空间。

  “已经长这么大啦…晖洁…”

  塔露拉看着面前的陈,当年的小女孩如今也出落的亭亭玉立,是个大姑娘了。

  “姐姐…”

  “好啦别哭了,都多大了。”

  “…对不起。”

  “…怎么了突然道歉?”

  “如果我当时…没有放手的话…你也不会…”

  塔露拉摇摇头,恢复一点力气的手把陈拉到面前,轻轻抵住她的额头。

  “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晖洁。”

  “…姐!”

  “好啦好啦,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塔露拉抬起手,轻轻拭去陈脸上的泪水。后者吸吸鼻子,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你不会一直没睡吧。”

  帮陈抹眼泪的塔露拉突然注意到陈脸上淡淡地黑眼圈,不由得嗔怪道。陈挠挠脸,不太好意思地说道。

  “担心你啊…”

  “墨鸿呢?”

  “他一直在门外面等着。”

  “你俩真的是…”

  塔露拉无奈地扶住额头,挪挪身子,拍了拍她在床上腾出来的空间。

  “上来吧。”

  “啊?”

  陈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让你上来陪我睡会…”

  塔露拉打了个哈欠,疲倦地说道。

  “我还想再睡一会,你也来一起睡吧。”

  “啊…不太好吧,小塔。”

  “怎么?亲人之间还要避嫌了?”

  “我的意思是…你是病人,你才是应该好好休息的那个…”

  如果让近卫局的人看到陈现在的模样,一定会三观炸裂吧。毕竟,那个平时严厉得要死的陈警官,居然会露出娇羞的表情。

  除了熊姐,因为她已经看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那病人现在让你上床陪她睡觉,你答不答应。”

  “……好吧。”

  四目相对,她们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那段美好的时光。

  “晚安,晖洁。”

  “晚安,小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