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奥灵猎人 > 第八十八章 搏命

  这圣光之力,果然远不同于奥灵之力和深渊之力,实在是太硬了......

  耶尘暗自感慨道,紧贴在左轮扳机处的手指,突然动摇了起来。

  刚才一发觉塔克来到自己附近,耶尘就藏身于一片灌木丛,靠着红血花茶的活血效果,一次性在左轮弹巢中制备了四枚『血子弹』。

  而如今他手中的左轮,还剩下三枚『血子弹』。

  虽然塔克成功招架住了耶尘此次袭击,不过从对方那凹陷的盾牌与能量的碎纹来看,耶尘可以肯定,如果自己索性将其余『血子弹』全部打出,大概率能够击碎对方的防守,给予塔克重创甚至是当场死亡的结局。

  但是耶尘却不能这么做,因为目前在追杀他的人,远不止塔克一个,张恩、玛琪沙,以及那名年龄与实力都凌驾于耶尘之上的教官乔斯克,都在对耶尘的性命虎视眈眈着。

  所以,为了抵御其他人的夹击,少年绝对不能轻而易举就将自己的底牌全部打完。

  若想从这群疯子手中活着逃出去,就绝对不能这么做。

  而就在耶尘为此顾虑的短暂一瞬,右手持盾的塔克,已然用左手从腰包中掏出一管由圣光骑士教精心定制的信号弹,用力地甩向了头顶。

  咻——!

  耶尘听得一阵巨响,猛然抬头望去,只见这一刻树海的上空,顿时暴涌出无数耀黄的光丝,向树海其它区域的骑士们,告知了此时耶尘的位置。

  看见信号弹炸开的一瞬间,耶尘没有犹豫,当即扭头冲入后方的树林。

  塔克这一举动,无疑是在向树海中剩余两名准骑士与一名正选骑士求援。

  此时此刻,分散在树海中的张恩,玛琪沙与乔丝克,必定在全速赶往此地。

  而耶尘一旦被他们四人联合包围夹击,那么一切就真的玩完了。

  毕竟,这一次可再也没有人质来给他拖延时间,伺机逃脱。

  不过,塔克早料到耶尘会转身逃跑,在耶尘抬脚的一刹那,他便是早有准备地拔腿追去。

  在向同伴标记了敌人的坐标之后,如今塔克要做的也就只剩那么一件事,那便是紧咬耶尘不放。

  就算不能凭一人之力将他击杀,塔克也要拖延住耶尘的脚步。

  哪怕是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这位复仇心切的年轻准骑士,也在所不惜,不会有任何犹豫!

  二人就这么在凹凸不平的森丘间展开了追逐。

  由于耶尘的四肢先前被乔斯克的那记『圣光长矛』所伤,因此速度稍逊塔克一头,很快就被对方赶到了身后。

  耶尘聆听着身后那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狂暴的脚步踏地声,立刻转身拔枪,做出了威慑姿势。

  然而,目睹此状的塔克却是毫不畏惧,扛着他那面『圣光坚盾』就是向耶尘直压而来。

  只见塔克那对胀满了血丝的眼瞳,此时仅是直勾勾盯着耶尘的枪口,不存恐惧,不畏负伤,有的仅是一股想要将他撕成碎片的凶狠执念。

  因此,耶尘当初在与头猿交战时取得了大便宜的虚张声势战术,眼下对塔克却是起不到半点效果,前后两者的心理素质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嘁。

  耶尘暗自咋舌一声,旋即收回左轮,纵身侧翻,堪堪避过了塔克『圣光坚盾』的砸击。

  砰!

  骑士的大盾扑了空,随后狠狠将地上的一块巨岩砸成了粉末。

  下一瞬,无数碎石向周围飞溅而出,其中有不少扑向了耶尘的脸颊,不过他却是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通过这般的专注,从地上站起身的耶尘,成功看清了塔克那紧随在碎石之后,猛挥而来的白色剑影。

  意识到自己避之不及,耶尘旋即横举沾有自己之血的修长直刀,甩出一条急促的刀路,直撼与对方那迎头劈下的剑势。

  哐——!

  迸发着奥灵之力的长刀与环绕着圣光之力的长剑一相碰,即刻引发出一道异常尖锐的金铁交击声。

  两股性质不同的能量针锋相对,将猎人与骑士周遭的空气都是震荡出了无数涟漪。

  然后,耶尘与塔克便是被这股剧烈的冲击反震至各自的后方。

  不过,塔克仅仅后退了十来步就得以站稳,而耶尘却是整个人翻倒在一颗巨大的树干上,接着将其瞬间撞断,致使两者这轮角力的胜负结果,不言自明。

  “呃!”

  耶尘重重地摔倒在断树之后的土壤上,喘了一口重气,随即迅速从地上爬起身。

  虽然刚才的落败,与他仓促的挥刀动作有些关系,不过其中主要原因还是出于圣光之力的硬朗特性。

  强悍的防御力,以及强悍的攻击力,这种能量仿佛天生是为了正面迎敌的骑士们所量身打造的一样,再一次让耶尘亲身体会到了它与深渊之力截然不同的棘手程度。

  不能硬斗,只能取巧!

  将这一点植入于脑海的少年,注视着敌人再度手持剑盾冲来,将双手重新握稳刀柄,迅速重整了自己的战姿。

  “给我死!”

  塔克怒颜直视耶尘,手持大盾即是大力横砸过来。

  不过耶尘却是看准塔克盾牌下方的空隙,俯身贴地,随即如同壁虎一般灵巧地躲开了他的盾击。

  塔克眼神剧变,显然是完全未能料到耶尘会做出如此诡异的回避动作。

  而也就在他的身形因此产生迟疑之时,耶尘的『血刃』,俨然就像是一条贴地而行的红蛇,猛地咬向塔克穿有甲胄的脚踝。

  哗啦!

  一声脆响过后,鲜红的刀影旋即在塔克脚旁的『圣障』上切割出了无数碎痕,令这道庇护塔克全身的能量屏障与破碎消散的结果,仅差上那么短短的一步之遥。

  “呃!?”

  塔克惊叫一声,脸色立刻由愕转怒,左手旋即举起单手剑,带着滔天怒气向地面的耶尘猛劈下来。

  不过,倒在地上的耶尘却是快他一拍,在挥刀之后就立刻掏出左轮,将枪口无情对准了塔克那只空举长剑,失去了盾牌庇护的左臂。

  砰!

  枪声响起,塔克左臂前那布满了碎痕的『圣障』,在『血子弹』的轰炸下,终是迎来了支离破碎的下场,化作无数洁白的光屑,纷飞于空气之间。

  而他的胳膊关节,亦是跟随臂甲一块扭曲,浮现出一道血腥的洞口,连着一丝血皮,在风中无力地摇摆了起来。

  “呃啊啊啊——!”

  塔克的面部因为剧痛而狰狞成一团,不过即使如此,这位年轻的准骑士也仍然凭借顽强的意志力,坚挺着没有倒下。

  下一秒,他紧咬牙关,用尚且能够动弹的右手猛抽盾牌,试图将耶尘一举压成肉酱。

  不过耶尘出乎意料的举动,却再一次打了塔克一个促手不及。

  只见他半蹲的身姿朝前迅速一扑,竟然毫不犹豫地从塔克的跨下翻过。

  当最讲究荣耀与礼仪的骑士,满脸错愕地转过身时,只追求效率与结果的猎人,已然刺出了手中的那抹红刀。

  塔克大惊失色,下意识侧身躲闪,虽然心脏因此幸免于难,但耶尘的『血刃』却还是斜刺入他的左肩,而后毫无悬念地连同其后背一并贯穿。

  唰!

  血肉撕裂声利落地响起,这一刻,塔克的剑与盾皆是不受控制地坠落在地上,而塔克本人的眉目则是因为剧痛而挤成了乱麻。

  不过,凯丽那熟悉的身影,却是在这个时候闪烁于他的眼前。

  凝望战友那只能够存在于回忆中,无法再亲眼望见的妩媚笑容,塔克的脑颅,旋即被复仇的怒火冲刷震荡,以至于令他瞬间忘却了所有的疼痛与动摇,心中重新燃起了那股凶狠的复仇欲。

  凯丽,放心吧......

  我就算是死......

  也会拉着这个混账一块上路!

  他可在心中如此宣誓完,残缺的左手随即握住了那抹插于自己肩头的刀刃,不但让耶尘无法将其拔出,更是将耶尘整个人一把拽到了自己的跟前。

  耶尘见状,脸色一惊,双手立刻松开了刀柄。

  不过塔克那饱含觉悟,爆发着圣光之力的右腿,却已是带起一股强风,猛甩而来,旋即狠狠陷入耶尘那恰好没有被金纹黑篷所覆盖的下腹。

  耶尘面目一抽,整个人当即被塔克一腿踢飞了足足数十米远。

  他撞断树木,撞碎岩石,最终坠落在一处平坦的草地上,再是禁不住张口一喷,最终将鲜绿的青草染成了刺眼的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