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狂霸天途 > 第29章 双龙抢珠

  一声长啸过后,现场皆已安静。白长老冷目扫看下方,众人末敢出言。莫小飞心中暗惊,眼见白长老脸色阴沉难看,似要发作。不由的便对擂台上的吴锋暗暗捏了一把汗。

  谷中人尽皆知,这老家伙与吴锋素来不和。纵然当日应谷主要求传教他谷中武法。可在白长老的心中,可曾真的有过将他认作是本派后人吗?即便他前段时间对吴锋所教知无不言,可又有谁知道这其中是否酝酿着某种阴谋呢?

  吴锋暗紧双拳,目视看台上白长老阴冷目光,暗骂一声。心道:“好你个老不死的,终于暴漏本性了吗?当日碍于谷主面子,你不得不传我武功,本就不是出于本心。如今得此机会,你又焉能错失?定是要将我置于死地不可。哼,不过我吴锋可不会坐以待毙。有本事,你就试试看吧!”

  吴锋早已心存戒备,料定这家伙会借题发挥。他心中暗暗盘算,思考应对之法。霎时间脑海中层出多重可能性的发生。只待白长老发言,定要怼的他哑口无言不可。

  “哈哈哈!”

  忽然间,原本一脸阴沉的白长老,竟然无缘无故的朗声大笑起来。这一笑到是大大出乎意料。不仅仅是周遭众人,就是吴锋本人也都被吓了一跳,不知这老家伙想要干什么。

  “大家稍安勿躁,其实就吴锋方才所用武法之事,实在不必太过紧张。他所言非虚,这武法的确是在狂兽林中所得。这臭小子入我府中学艺时,便将此事告知了我。吴锋,我说的对吗?”

  白长老这一句话顿令吴锋震惊异常,这小子方才在心中已经设想多种可能,却唯独没有料到这种可能性的发生。一时间整个人呆若木鸡,愣愣的竟是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

  “恩?”见吴锋不答,白长老微微怒道:“锋儿,怎么不回答老夫?平日里见你都机灵得很,怎么一上了擂台,整个人都变得迟钝了起来?”

  一语喝的吴锋顿时惊醒,那少年心中反复疑问,可眼下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神色虽仍有呆滞,可嘴中连连称道:“对....当日弟子的确是将此事告知长老了。”

  白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众人闻听此处,方才暗暗松了一口气,敢情白长老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了。而他身边黑长老却是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时间愣是没有反应过来。

  谷主龙战也是有些意料不到。记得当日试探吴锋神魂之时,并未听他提及这武法一事。原本他心中正自犯难,不知要如何才能调控局面。不料白长老挺身解围,到是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他心知白长老绝不会无缘无故偏袒吴锋,这便对这武法一说也就心下落实,不在为意。如此一来,反到是暗暗庆幸。若非如此,他还真不知道要如何保住吴锋。

  其实龙战当日将吴锋寄于白长老府中学艺,无外乎就是为了避嫌。想自己与吴锋关系却非一般,长时间留他在附中故而不妥。加之谷中大多数人恐仍对他是吴天行之子而心存忌惮。可放在白长老府中学艺,以白长老之严厉与对吴锋的态度,反到会令这些人心中暗暗稍显放心。龙战用心良苦,也是想借机再次好好磨砺一下吴锋心性,从而进一步舒缓他与白长老之间的关系,只不知吴锋他自己是否明白罢了。

  擂台上,袁极大感不悦,他惨遭落败,心中大受打击。本想借此良机一举除掉吴锋,岂料反被白长老的话重重的打了一记耳光。

  想这么多年来,你白老头一项最是看不上吴锋,对他偏见最多。怎么教了他几天武艺,反而一切全都变了大样了?

  “不,我不服。就算.....就算他所练的这门武法没有问题,可是....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练到开元境巅峰大成的程度,又该作何解释?如不是用了什么邪门练法,他怎么可能突破至此?”

  袁极难以接受,禁不住大声喝出。白长老笑容一收,却是不知该如何解释。就在这时,谷主龙战忽然朗声笑道:“这到好说,也许大家还不知道吧。吴锋他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此成就,全仗他神魂强大,已然达至了神念之境。在我谷中当真是前无古人之举呀。这件事羽珊和曲老都可作证。”

  这般言辞,顿时震惊四座。除了傅羽珊等寥寥几人之外,所有人都禁不住震惊的望向吴锋。

  “神....神念之境?”袁极耳听之下,眼角连抽数下。“怎么可能,他....他不过与我年纪一般,怎么可能达到神念境的层次?”

  当即,龙战便将当日以魂力试探吴锋的事情一一道出。并将当年吴锋遭受雷劫,无意间令神魂瞬间达至神念境的事一并说出。

  众人更是一阵惊奇,心道吴锋遭受谷中轻视,不想竟然屡屡奇遇不断。当年那场雷劫他本必死无疑,可谁料他竟然凭借顽强意志挺了过来。经此变故,反倒是成就了他前所未有的机缘。神念之境,也不知此等境界是多少修炼者梦寐以求的强大境界呀。

  谷主如此解释,众人对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此成就,便就再无争议。均道此子之才,当真惊世骇俗,若能不忘初心它日成就无可限量。

  耳听身边众人窃窃私语,隐隐之声似在夸赞吴锋之才。袁极心中怒意更胜,明知在说什么都难威胁到吴锋,可仍是不死心的强词夺理道:“就算这样,他所练武法是否真是狂兽林中所得,也只是他一面之词。此子隐藏多年魂力之事,焉知他还会有什么在瞒着我们?若他心存歹念,日后岂不是贻害整个忘忧谷吗?”

  战败之人,强词夺理。适才擂台之上,先是暗算曲灵,再后诈骗吴锋出招卑劣。谷主龙战怒哼一声,待要发言,却不想白长老却率先喝道:“袁极,你还有脸说这些话来?方才对战,你所作所为我等早已看在眼中。若不是看在你娘的份上,以你的心性,我早就将你一掌轰出擂台而去。此刻还敢强词夺理,难道你是在怀疑我与谷主都在串通吴锋要害忘忧谷不成?”

  “我....我....”

  “年纪轻轻竟然如此卑劣,更是出言不逊目无尊长,你若再敢胡言乱语没大没小,我便一掌废了你这臭小子。”

  袁极大惊,当即住口不敢多言。白长老冷哼一声,怒瞪了一眼不远处的袁世冲,顿叫他心头一虚,羞愧不已。白长老坐回原位,谷主龙战沉声道:“世冲,你这宝贝儿子也是时候该好好管教一下了。若再有下次,本谷主定不轻饶。”

  袁世冲连连点头,只道今日颜面彻底扫地,羞怒不堪。

  一场小风波就此告一段落,百家论道尚未完结,仍需继续进行。吴锋战败袁极,此刻独占擂台之上。龙战示意比试继续,那少年心中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觉方才变故仿佛做梦一般,也不知是真是假。一项看不上自己的白长老不但悉心教导自己,更是在危难关头伸出援助之手怒喝袁极。虽不知到底他出于何种目的,可眼下也绝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双手抱拳,吴锋目光扫视台下众人道:“可不知还有哪位同门上来讨教?”

  话音放落,一白影自台下飞跃而上,轻缓缓落在吴锋正前方不远处,定睛一看却不是葛洪是谁?

  “吴兄,士别三日真当刮目相看。在下有意领教,却不知吴兄意下如何?”

  吴锋眼前一亮,心想这一战终于还是来了,笑道:“求之不得。”

  两人相视而笑,葛洪道:“怎么,难不成吴兄仍不打算用刀吗?”

  吴锋笑道:“葛兄说笑了,我忘忧谷谁人不知葛兄之能?我若再赤手空拳,未免太过托大,小飞。”

  “锋哥,接刀!”

  吴锋一语喊出,莫小飞话毕,直接向擂台上抛出自己刀刃。长刀破空而至,吴锋眼目不视,伸手一把将长刀卷入掌中。

  “在下便已此刀,来会一会葛兄的高招!”

  两位少年高手严阵以待,葛洪双手环抱于胸。长刀藏于刀鞘之内,被他掖在胸前。四周微风吹拂,将两人发丝吹乱。台下众人立定而视,任谁也不敢大声喘气。

  之前吴锋仅以拳脚上的功夫,便已力挫袁极。如今长刀在握,与葛洪对立而站。他曾在白长老府邸苦练多日,也不知现如今刀法已练到何种境地。如他这逆天般的天赋,无论是谁到想要一看究竟。葛洪贵为忘忧谷公认的天才,到底双方会鹿死谁手,一时间到成了这次百家论道最具看点的一场比拼。

  看台之上,傅羽珊眼中精芒闪烁,不禁微微笑道:“葛洪乃是青龙门第一少年高手,之前更是被众人公认为谷中第一天才。吴锋于白长老府中修炼,二人所练刀法均为青龙门一路。如今交手,实属青龙门内部相争。如此看来,反倒是更加有趣了。”

  白长老点头道:“不错,吴锋在我府中修炼之时。短短数十天的时间内,便已经将我青龙门的各路刀法尽数练全。他认真刻苦,就连我门中最上乘的‘九霄真龙诀’在与我修炼之时也练到了第六式。起初我还好奇,他怎会如此进境神速,如今想来定是与他那强大魂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闻听此言,众人均是一惊。傅羽珊看了看一直默不作声的青龙门主左晴空,道:“左师兄,葛洪是你的入室弟子,你对他应该最是了解。不知这孩子现如今的境界是....”

  左晴空淡然道:“这孩子一项低调的很,我先卖一个关子,大家一看便知。”

  两名少年,均是忘忧谷不可多得的人才。同是修习青龙门刀法,究竟谁的更为高明一些,到真是令人拭目以待。左晴空话毕,众人怀着满心的疑问,同时再度关注擂台。

  神武台上,吴锋与葛洪双目对视久久不动。两人目光就仿佛锋利的刀芒,只在空气中来回切割,擦出道道火花。

  现场的气氛越发紧张起来。片刻过后,忽然间葛洪率先行动。只见他猛地长刀一动,顺势刀身如电般抽出刀鞘。吴锋低哼一声,那握刀的右手顿时再紧数倍。

  刀身嗡嗡作响,响彻四方。眼见左葛洪长刀已然彻底抽出,吴锋刀光一晃,身下步法紧随而动。他步下生花,辗转腾挪间身形忽左忽右,以惊人的速度飞快冲向葛洪方位。眼看逼近之时,长刀迎面劈来。

  “葛兄,在下得罪了!”

  刀势飘忽难测,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刀,却似有多重变化路径。这一刀下来,敌人无论如何躲避,皆尽无所适从。无论是往那个方位躲避,似乎都无法逃脱刀招封锁。若向后闪,刀势顺势前冲。若想左右闪避,刀锋便瞬间急转,左右皆可横扫而至。

  这一招正是“九霄真龙诀”的龙腾万里。所谓龙游九天飘忽不定,去势所向令人难以捉摸便是如此。

  此招所过,看台上众人皆惊。眼见吴锋这一式刀招,无论力道还是行刀的路径,均是恰到好处。葛洪不闪不避,眼见于此心中微微一笑。

  他气定神闲,从容不迫。多年苦修青龙门刀法,岂不知此招精巧所在?当下忽然长刀向前一斩,顿起一道紫芒,带起层层紫气如浪潮般直冲吴锋。

  紫气扑面而来,去势之猛如翻江倒海一般甚是惊人。擂台四周轰轰轰连连炸响,宛若雷鸣。吴锋刀招虽巧,却在顷刻间被紫气冲击的荡然无存。

  “不好!”

  心中一惊,吴锋长刀巨震连连,他身形一晃,直接被紫气震的倒飞向擂台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