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魔王大人很烦恼 > 第十八章 迷宫遗迹 下

  浮空城埃鲁尔。

  这是一座真正屹立于云巅的杰作。

  晨起朝霞染得白云变成了淡淡的橙黄色,清晨的光辉比正常时间提早的到来,倾洒在浮空城埃鲁尔的城堡上,为其洗去一晚上的阴霾。

  早起的埃鲁尔花园中早起的几名女仆照例游走在花丛中,进行着一早的课业,那就是修剪这些长势茂密的花花草草,这也是她们比较喜欢的工作,美丽的事物永远都是会受到女性的喜爱。

  直接的原因或许还是因为几名女仆的特殊性,恐怕在这座城堡中也只有清晨这么短短时间才能够自由的漫步欣赏着美丽的天边风景。

  因为浮空城埃鲁尔位于天边的距离,几乎能够伸手触摸到夜空,早起也会更糟的迎来新的一天。

  而就在新的一天的清晨。

  一个不合时宜,与其说不合时宜,应该说是绝对不受浮空城埃鲁尔待见的家伙出现了。

  城堡内,圣女的豪华套房。

  咚咚!

  女仆站在门口连续敲了两下房门,自知是大清早这个时间他们的圣女大人还没有起床,自是再敲了两下,这才有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进来吧,呜啊啊,又什么事吗?”

  慵懒的声音传进走进来的女仆耳中。

  这名女仆歉意的弯腰行了一礼,她昨晚也跟圣女因为自然女神的工作忙了很晚,自是知道圣女大人很累需要休息,但是门外来人可不是她们这些小女仆可以接见的,如果一个搞不好就可能引发她们家的圣女与门口的人的大战,所以这才来请示的。

  “圣女大人,勇者大人来拜访,想要见您,说什么有事和您商量,所以我们就斗胆将人带到了客厅,这就来询问您的意见了。”

  当然这名女仆也是被勇者闹腾的不轻,心中多多少少有无处发泄的怨气,当然是想要听到她们家圣女一口否决把人赶出去的命令了。

  不过她也知道这就只能想想了,无论怎么说勇者这次是抱着和平的态度拜见的,没有之前闹出的大动静,安静的让人以为看错人了,这样的话哪怕她们家的圣女大人都不能当做没看见处理掉,不然两人的关系也就差不多彻底掰了。

  “呜额...那个死中二,是到底是来找人的还是来催命的呀,都不会好好看准时间吗?可恶啊,还摆出一副和平共处的姿态,明显是憋着一肚子坏水大阴谋......敢耍花招,绝对要她好看!”

  蒂娜眯着眼睛碎碎念起来,叨叨咕咕的十句九句不离勇者,没什么好词就是了。

  虽然念叨着勇者多么可恶但是却没有耽误到换装的动作,拍起来后有那名女仆递来的日常简装衬衣和干练的紧身筒裤,据说都是出自某无良魔王之手的衣服,在魔王城堡超级受女士欢迎,有的时候蒂娜很怀疑魔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嗯......算了!还是先去看看薇薇安那家伙又要搞什么鬼吧!”

  出门前蒂娜看了一眼架在衣架上的女神套装,日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淡淡的荧光,金色的光电宛如跃动的精灵在偏偏起舞,一眼看去便是不得了级别的宝物,好笑的是这么一件大好的装备只是给她这个女神工作者的戏服。

  当蒂娜见到勇者的时候,薇薇安正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优雅的像是一名皇室出来的公主那般喝着女仆送来的茶水,说不出的端庄淑雅,整的蒂娜差点就忘了这个不好相处的讨厌鬼之前还真是一名出自另一个世界的皇室公主。

  蒂娜觉得不能怪自己把薇薇安的印象丑化了,实在是薇薇安的做法压根跟淑女俩字不沾边,活脱脱的一个没有长大喜欢大手笔搞怪的熊孩子。

  蒂娜说薇薇安是熊孩子也没有错就是了。

  蒂娜现在的年龄是二十岁,快二十一岁了,而薇薇安不过一个海上初中的十六岁少女,还有啊就是两个世界的年换算时间根本不等,所以年龄相差根本没有可比性。

  所以说蒂娜把薇薇安看做一个熊孩子没有一点问题。

  “早安,蒂娜!”

  薇薇安放下茶杯,笑容满面的打起了招呼,脸上露出少女端庄而不是礼貌的笑容,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让人下意识觉得这才是最理想的朝气蓬勃的少女才该有的样子,很难让人联想到那个睚眦必报的勇者身上去。

  “哦,嗯,早啊!”

  蒂娜回应着问好,被勇者这出口礼貌的招呼给打的没了脾气,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蒂娜憋着一口气也不好发作,不过更多的还是对勇者口气的转变而感觉怪异,心中无不是在想着面前这个懂礼貌的金发淑女到底是谁家的孩子跑错家门了。

  薇薇安的表现出乎了蒂娜的意料,哪怕是周围的一众女仆们都是露出古怪的异样眼神,好奇的偷偷瞄起了这个给人既熟悉又陌生的少女勇者。

  咕噜噜!

  “呜哦,肚子饿啦,怎么办......”

  薇薇安忽然揉了揉发憋的肚子,早起没有来得及吃饭饥肠辘辘的发出了抗议,眼神带着女孩家的可怜无助,可怜巴巴的像是乞食的效果,可爱的让人不忍心拒绝她。

  “呜汪!?”

  迈着小短腿颠颠跑过来的短腿柯基卡拉惊悚的抬起那张熟悉的狗脸望向沙发上的一个讨厌的少女,口中呜呜的发出“呜汪汪”奇怪叫声,大致就像是在说“怎么又来了一个同类摇尾乞怜,抢狗狗家的饭碗啦。”

  短腿柯基卡拉扒拉着主人的裤腿想要听到拒绝对面那只狗狗的话,结果就听到了无爱的心碎的声音。

  “哦,好啊,正好可以一起吃早餐,今天的早餐是吐司煎蛋,如果喜欢的话就一起来吃吧。”

  蒂娜大脑有些当机的就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是真的被薇薇安这卖萌扮可怜的模样给欺骗了,至于宠物卡拉有着女仆专门给它投食倒不必担心,目前还是要搞清楚勇者是要搞什么鬼最重要。

  事出反常必有妖。

  薇薇安的举动哪怕蒂娜再傻也看得出里面存在着大问题,可是她就是猜不到究竟是什么问题,实在是薇薇安这副模样太具有欺骗性了。

  而薇薇安扮有的欺骗性加上她本身的可爱样貌的确让人生不出反感就是了。

  一顿早餐很简单的就在一种双方和谐共处的气氛中结束。

  正是因为双方“和谐共处”才不正常。

  蒂娜在两人关系闹掰后就从来没有想过她们还能像这样平静的一起吃一顿算不上美味的早餐,有点被欺骗的虚幻感,不过有昨天魔王亲自过来给提醒她还没有傻得可爱到轻易被薇薇安的举动蒙骗的地步。

  吃完早餐后,接下里就该进入正题了。

  而这个正题,无疑会是勇者先提出来,果不其然。

  薇薇安扭扭捏捏真的像是个不经世事的小孩那般,时不时还偷瞄两眼坐在对面的蒂娜,这种反应顿时让蒂娜和一众女仆反应这个勇者是不是转性了,答案有待商榷。

  “那个...那个呀......其实非常不好意思的啦,明明是我自己的问题,可是却要麻烦到蒂娜你,真的有点过意不去呢......”

  “额...既然过意不去还来找我。”

  蒂娜很想这么说,不过看在薇薇安卖力演戏的份上,不让她费劲演哭戏就没有吐槽出来。

  “其实是这样的啦,魔王说迷宫遗迹是一个很能磨炼实力的地方,为了能变强,也为了能不给人拖后腿,所以增强一下自己的力量,当然啦,危险肯定是有一定危险的,不过还是希望身为勇者的引路人的圣女蒂娜能够一同前往,身为勇者的我一定能够保护好蒂娜的,所以啊,拜托了!”

  犹如长在温室里没长大的花朵那般天真的话语不带停顿的说出来,中间没有任何尴尬的气氛,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呜呀!”

  刹那间一股恶寒自心底感觉发凉,蒂娜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而罪魁祸首的勇者还一副纯天然天真少女的纯洁目光看过来。

  蒂娜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明知道这是薇薇安编织出来的骗局泥潭,可是在对上薇薇安那宛如璀璨闪耀如蓝宝石般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时候,换做另一个人都很难从这泥潭中拔出脚吧。

  “嗯哈...哦,那...哈哈,要什么时候出发呢!?”

  最后蒂娜支支吾吾也仅是挤出这么让一众女仆目瞪口呆的回答。

  在女仆们的心目中她们的圣女大人应该是那种铁石心肠能对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动手的人才对,一个人族原圣女,一个人族原勇者,两个本该携手进步的朋友,为何演变成如今这般水火不容不得而知。

  但是这些女仆知道的是她们家的圣女大人可以说对勇者咬牙切齿,虽然说着对方是没长大的熊孩子,可是动起手来没一下含糊的。

  现在竟然说些什么,竟然只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勇者的要求。

  瞬间女仆们就想到了她们家的圣女大人在昨晚竟然交代起了自然女神的工作报告,看样子是对勇者到来早有预料,或许也早有考虑到勇者的反常才对,果然不愧是她们家的对小孩也一视同仁下手的圣女大人啊。

  恍然大悟的女仆们心中拍手称快。

  也就是幸好蒂娜听不到几个女仆的心声,不然真不好说会不会有把她们赶回去任人灭口的可怕想法,估计...恼羞成怒下会的,绝对的,女仆们一致相信她们家对小孩都能下手的圣女大人干得出来这种事情。

  “诶----!真的吗!?呜,实在是太感谢蒂娜了,我真的,真的好感动哦!”

  薇薇安活脱脱一个从少女漫中走出来的漫画女主角,背后都浮现出了精美的粉色气泡,隔着茶几双手感激的握住了蒂娜的手,就差摩挲在脸颊上了,两眼湿润的表达着感激之情。

  一股名为来自少女漫的深深恶意的东西直叫蒂娜感觉浑身不自在。

  蒂娜稍微使了一些力气,那小心翼翼的动作像是怕把这个柔弱的女孩给伤到,心里作用,抽回了手,背地里嫌弃的蹭了蹭衣角,脸上牵扯出不温不火的笑容。

  其实她本想的是先拒绝了薇薇安,好好看对方出一个大丑的,好发泄心中对这个搞事的勇者的不满,可是真到了现实,勇者不管是演的也好,装的也罢,只能说演技过硬,让人就算知道这是演技也不想拆穿这幅少女姿态。

  何况在蒂娜看来薇薇安能拌出这幅姿态已经够是给自己抓住的把柄了,她能用今天发生的事笑薇薇安一年。

  “欧耶,谢谢蒂娜姐姐......咕嘿!”

  薇薇安做出少女高兴的欧耶姿势,恭敬的弯腰致谢,笑声中带着少女的天真烂漫,一声自身败仗的“姐姐”更是叫蒂娜的防备心降到了最低,内心中只剩下了胜利的喜悦。

  然而在谁都没有发现的弯腰瞬间,薇薇安脸上的天真笑容不见了,转而的是...奸计得逞的嘿笑,那笑容,仿佛是在嘲笑着对面那个无知的笨蛋,连怎么被拖下水的都不知道的家伙。

  “那蒂娜姐姐我们就一起去魔王的宝库挑选一些能够用得上的宝物防身吧,如果蒂娜姐姐在迷宫遗迹中受到什么伤害的话我会自责一辈子的,所以我一定会为蒂娜姐姐准备强大的装备保护你的!”

  就这样在薇薇安亲昵的搀起蒂娜的胳膊的动作下,虽然中途蒂娜惊醒过来这一切都是勇者的阴谋诡计,但是她又无法给出理由反驳自己,况且勇者会对自己的小命珍惜到装备全身上下的魔石就看得出来,这次上宝库找装备多半也是怕受伤,倒没有什么值得推敲的地方。

  经过直通浮空城埃鲁尔的传送大厅的转移到达魔王城堡。

  一路直通魔族宝库的魔法阵传送位置。

  当两人一起踏上传送至魔族宝库的魔法阵都没有着任何的阻碍,轻松的站了上去,并且没发的光芒愈演愈烈,马上就要完成传送。

  不经意间。

  强行回神的蒂娜注意到了楼道转角露出来一条披着铠甲的脚,确信那只脚的主人绝对是躺着的不正常的姿势,奇怪的勇者,奇怪的氛围,以及最奇怪的勇者甘愿败退都要拉上自己的举动。

  一切都透着古怪。

  然而再想要说些什么和做些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

  通往魔族宝库的魔法阵的光芒一闪而逝,瞬间归于平静。

  只留下了勇者回荡在楼道内只有坏蛋才会发出的得逞的“桀桀”坏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