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奇陆传说 > 第265章 红衣卫的损失

  寻花等人化解了香府门前的危机,在黄昏降临前返回了自己住处。寻花留给寻草的卧房被药粉儿打扫得干干净净,几个来自繁枝雨林的染药门人难得聚在一起,诉说离别之后的境遇。

  “南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呆呆担心你自己应付不来,所以我们很早就上路了。”寻草说道。

  “你们回来的正是时候,我打算南下去寻找斧匪,少不了一斩兄弟的帮忙。”寻花说道。

  “带上我,我这段时间可是勤学苦练,变厉害许多呢!”寻草秀了秀自己的肱二头肌。

  “好啊,让我瞧一瞧咱们的药瓶子里装了些什么宝贝。”寻花笑道。

  “可是止战堂禁止你离开山城啊!”叶一斩看了看寻花。

  “我会去找弓无风再理论一下。”寻花说道。

  “药匣子,关于这件事,我已经私下和三娘、一刀他们讨论过了,吸金盟会支持你的。”药你病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只要弓门主松口,这件事就好办。”寻草说道。

  “药匣子,晨星的毒伤你清楚吗?”药你病换了一个话题,这些天来,他一直纠结晨星所中的魔毒。

  “他中毒了?”寻花和寻草同时问道。

  “难道你不知道?”药你病瞪大眼睛。

  寻花和寻草又同时摇了摇头,他们知道晨星被妖魔伤了右手,但从来没听说过他还中了魔毒。

  “这倒是奇怪了,我还以为之前是你为他治的伤,那中魔毒我连见都没见过,根本无从下手。”药你病皱了皱眉头,“难道被我蒙对了?”

  “大师兄,他已经好了吗?”寻草着急的问道。

  “他已经没事了。”药你病回答。

  “我明天就去看他。”寻草望了望天上的弯月。

  “我和你一起去。”寻花说道。

  “天色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又讨论了一会儿重建染药门的事宜,药你病站起来说道。

  “小片子和小丸子回去病堂,粉儿今晚就留在这里吧。”寻草看了看药粉儿。

  待药你病、药丸儿、药片儿离开之后,寻花等人回到小厅,重新点燃了一根蜡烛——近来大陆发生的许多事情,让他们难以入眠。

  “这么说,你们一定经过溪河弯流了?”寻花看了看叶一斩和寻草。他口中所说的溪河弯流,在荒沙平原和思过崖地区的交界处,长长的溪河在那里转了个弯,由南北向变成了东西向,一直流向山城。寻花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弑意等人就是在溪河弯流以南遇到斧匪的,如果寻草和叶一斩返回山城的方向稍微偏南一点,就会路过那里。

  “当然。”寻草和叶一斩异口同声的答道。

  “可曾见过斧匪的踪迹?”

  “没看到。”两人同时摇了摇头。

  “一斩,明日弑意会和洗沙一起前往弯流,去收回任大老板等人的尸首,我希望你也可以一起去,然后好好检查一下他们身上的伤势。”寻花说完,皱了皱眉头,“如果我能亲自去就好了。”

  “你还要和我去看星星呢。”寻草提醒道。

  “我自己去就行了。”叶一斩看了寻草一眼,对寻花笑了笑。

  不过寻花最终还是没能和寻草一起去见晨星,因为凌晨的时候,他又收到了一个极其不幸的消息——正在环山集镇驻守的红衣卫统领影子,因心病突然发作,死在了衙府。

  寻花赶到衙府的时候,无名和洗沙都在,他们的表情看起来已经不仅仅是悲伤,更多的则是困惑和不安。寻花明白他们目前的感受,因为他自己也有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一只无形中的黑手,随时准备夺走人们的性命。

  “煮岩、移尘、霸剑盟众门人、任大老板、黑衣卫、影子。”寻花心里不停的盘算着,算上弑意的黑衣卫,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已经有四十余名武者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们之中不乏他的朋友。

  “小刀统领还没到观海之城吗?”无名问道。

  “小刀绕路荫沙溪谷和盈雾山都,目前刚刚到达迎雾镇。”洗沙回答。

  “衙主是怀疑影子兄弟的死因吗?”寻花问道。

  “正是。”

  “从这里到达环山集镇最快也要十余日。”寻花看了看无名,“这是我的速度,若是换成我大师兄,还要多十天。”

  “即便是你去,也来不及了。”无名叹了一口气,“观海之城闷热潮湿,尸体保存不了那么久。”

  “你们怀疑这是斧匪干的?”洗沙问道。

  “如果是斧匪干的,我就不会这么担忧了。”无名摇头说道。

  “我们真的阻止不了他们吗?”寻花问道,他虽然没说“他们”是谁,但无名和洗沙都明白他指的是霸剑盟——他们已经就此讨论过几天了。

  “如果盈雾山都的惨事是他们自己制造的,我想盈雾门已经帮不了我们了。”白衣卫皱眉说道。

  “我们何不直接冲进夜府,捉了夜风?”洗沙提议。

  “虽然夜天下和夜云去了飞云渡,但你们有把握打败夜雄霸?”无名问道。

  “我和寻花兄弟联手,必定可以胜他,实在不行,我们还有小剑圣呢!”洗沙说道。

  “霸剑盟高手甚多,此举不可行。”无名说道,“何况我们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们要颠覆止战堂,这会落人口实,让他们变得更加主动。”

  证据!寻花忽然想到了流氓手中那封信,那封包含了夜争锋父亲和百知老人对话的信,它能作为证据吗?他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只凭这个恐怕还不行。

  “衙主,你觉得颂川会站在我们这边吗?”洗沙忽然问道。

  “洗沙大人,我们若是连自己的兄弟、黑衣卫同僚都不能相信,还有什么人会帮助我们?”无名反问。

  “希望你的判断是对的。”洗沙表无表情的说道。

  “衙主,我希望可以南下追捕斧匪,他们的存在对大陆危害极大,而且给了霸剑盟颠覆大陆的借口。”寻花望着无名。

  “寻花兄弟说的不错,我愿意与他同去。”洗沙点了点头。

  “我会在止战堂上重提此事,希望能恢复你的自由。”无名看着寻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