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蛮荒部落 > 第九十四章 惨变!

  轰!

  一声巨响,青石部落的山墙轰然崩塌,被一股强大气流直接打碎。

  那股强大的力量横扫释放,数十人当场被打成泥惨死。

  首当其冲的青石族长更是被一击重创,吐血横飞落在部落之中,脸色惨白,奄奄一息。

  玄离一击之威,恐怖绝伦,震住了在场所有人。

  “啊...”

  “不!”

  惨叫声响起,五千玄鸟部落骑兵杀进来,无人能挡,为首的一个老者一掌拍向青山。

  面对玄鸟部落的大长老,青山不敢大意,奋起全力量,血气沸腾,一拳就迎了上去。

  咔嚓一声,青山手臂当场炸裂,骨骼飞溅,整个人横飞出去,吐出一道长长的血剑。

  他整个膛凹陷,被一击重创垂死,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快死了。

  “这点实力,就敢跟我们玄鸟部落作对?”

  玄鸟部落大长老气势滔天,冷喝着飞落下,一掌拍飞数十人,当场惨死在半空,尸体都破碎不堪。

  那强大的力量横扫八方,无人能敌,更不说五千玄鸟部落骑兵杀进来,石破惊天,一下就击溃了青石部落的阻挡力量。

  碾压,一面倒的碾压,根本无人能挡。

  “不...”青石双目怒睁,凄厉的大吼。

  他悲愤交加,一口血喷出,当场就断了那口气,彻底没了声息。

  青石部落族长,死了!

  “杀,踏平青石部落。”

  玄离大喝,冷酷无穷,手持一杆玄铁枪大杀四方,所过之处,横尸遍野,血液染红了地面。

  “啊...”

  “饶命!”

  惨叫声,求饶声,怒吼声交织成一片,传dàng)四方,久久不曾平息。

  大战一开始,青石部落就惨遭大败,根本无人能挡,族长青石战死,大长老被重创奄奄一息。

  看着大量主人被杀,青山两眼凸起,最终一口血喷出,带着深深的不甘悲愤死去。

  “我们投降!”

  一声大吼,就见青岩率先丢下兵器,跪在地上,趴在那里瑟瑟发抖,满脸恐惧的样子。

  接下来,大片人群跪下,整个部落上下再没有一个反抗的,全部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任凭处置。

  轰隆隆...

  玄离带人冲杀一阵,碾碎了无数青石部落的人后才停止杀戮。

  他一染血,宛如一头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浑杀气腾腾,冰冷残酷的眼神令人恐惧。

  “从今天起,青石部落,灭!”

  玄离高举着玄铁枪大喝,声震四方,强大的气息压得无数人喘不过气,部落中男女老少,数万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有小孩,老人,女人悲痛的哭泣,整个部落哀声一片。

  青石部落,完了。

  “你,告诉我,是谁杀了本公子的弟弟?”

  此时,玄离骑着黑鳞马策步走来,站在青岩面前冷冷的俯视着他。

  青岩浑一抖,面色恐惧道:“回大公子话,是一个叫古尘的青年,来历不知,是青石从外面带回来的一个人。”

  “就是他杀了玄吉公子....”

  青岩一五一十,不敢有丝毫隐瞒,全部抖落出来,将古尘的信息一一说出来。

  当然了,仅限于古尘来到青石部落后展现出来的那些强大实力和所作所为,至于其他的一概不知。

  他的来历就是一个谜,没有人知道古尘来自哪里。

  “你说,他斩杀了你们部落的祭神?”

  玄离双眼一眯,泛着丝丝寒光,死死盯着眼前跪地的青岩。

  青岩恐惧低头,立即道:“是的大公子,我们部落的祭神就是被古尘那个来历不明的小子杀死的。”

  “好,很好!”

  玄离沉着脸,哼道:“古尘,不管你是谁,敢杀我弟弟,这个仇本公子记下了,他必让你生不如死。”

  四周跪着密密麻麻的人,一个个大气不敢喘,恐惧的瑟瑟发抖,等待着玄离的审判。

  “来人!”

  他一声大喝,指着青石和青山的尸体冷声道:“将这两个老东西的尸体吊起来,立在废墟上,让所有人知道,惹怒我玄鸟部落的下场。”

  “是!”

  立刻有十几名玄鸟部落的战士飞奔而来,将青石和青山的尸体直接刺穿,用两根巨大的木头挂在青石部落的废墟之上。

  血淋淋的场面,恐怖吓人。

  青石部落里,无数人悲愤绝,但却没有人敢反抗,因为满地尸体,血液,代表着青石部落已经成为过去。

  他们接下来将会成为玄鸟部落的奴隶。

  “大长老,立刻带人收缴所有青石部落的财物,剩下的人,全部带回部落充当奴隶。”

  玄吉一个一个下令,大战结束,灭了青石部落,接下来就是扫dàng)部落里面的资源带走。

  还有活下来的那些青石部落族人,全部一个不漏的带回去,成为玄鸟部落的奴隶。

  “此战过后,世上再无青石部落。”

  玄离冷喝,宣誓着青石部落覆灭,从百蛮山各大部落中抹掉,彻底消失。

  大战结束后,玄离带着骑兵押解着数万青石部落的奴隶离开,浩浩dàng)dàng)的返回玄鸟部落。

  这一次出来,大获全胜,可谓是收获丰盛,不仅仅灭了一个人口数万的大部落,为玄鸟部落带来了数万人口和无数资源。

  在他们离开后不久,一道小影背着药篓来到部落前,呆呆的望着眼前化成废墟的部落。

  原本繁盛的青石部落,化为废墟,火光漫天,横尸遍野,血液染红了整个部落。

  在部落废墟中央,立着两根木头,上面挂着两具尸体,血液滴滴答答的留下来,浓浓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阿公!”

  一声凄厉的尖叫传遍部落废墟,那一个小人影跄踉的跑来,跪在归墟之中,放声大哭。

  那是青衣!

  她今早外出上山采药,没想到一回来部落就变成了废墟,所有人都不见了,只留下一地尸体。

  还有着她最敬的阿公,被挂在木桩上面,死的很惨。

  “啊....”

  “是谁,是谁!”

  青衣悲愤绝,凄厉大喊,那绝望的声音在部落废墟中久久回dàng)。

  “阿公!”

  青衣悲愤大喊,望着惨死的青石,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传遍全,一股诡异可怕的气息从她体内溢出,辐八方。

  轰!

  突然,一股气息爆发,从青衣体内涌出滚滚黑气,一道道诡异的纹痕在皮肤上盘绕闪烁,密密麻麻,恐怖无比。

  青衣双目呆滞,仿佛失去了灵魂,整个人没有了意识,两只眼睛里面冒着一股黑气,森森可怖。

  轰隆!

  下一刻,从青衣体内爆发出一股可怕的黑气,瞬间扫过整个部落废墟,满地尸体竟然一一化作飞灰。

  眨眼间,整个部落内无数尸体在那股可怕的黑气席卷之下,彻底烟消云散,连带着青石,青山两人的尸体都化作灰烬飞散。

  黑气弥漫,所过之处花草树木尽数枯萎死亡。

  许久后,当黑气散去,青衣的影神秘失踪,只留下一片充满不祥和死寂的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