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节度使 > 第393章 乱像伊始

  随着李林甫一挂,这朝堂上建立的平衡就被打破,杨国忠立即派人通知自己的人弹劾李林甫的手下。然后就是以各种名义大肆清理李林甫余党。

  因为太子李享有了准备,根据李俶和王震的建议,趁纷乱之际把自己的亲信也安插*进了朝堂。

  玄宗皇帝因为身体不舒服,加上李林甫去世后心里又伤心,就把朝堂之事完全给了杨国忠和太子。而太子李享比历史上的态度要硬朗许多,势力也大了很多。李林甫去世后,好多李林甫手下之人转而投靠了太子。因此,杨国忠对太子还有所顾忌的,所以他和太子李享很默契的达成了一个平衡。你的势力我不下手,我的地盘你不能伸手。新的平衡建立,朝堂的动荡才结束,新官上任三把火,安稳下来后,在太子和杨国忠的带领下,都去积极的处理政务。

  可是,李林甫一死,影响到的不只是朝堂之上和玄宗皇帝,更多的是各州府的认命。这个也需要一段的动荡才能结束。还有一个,李林甫一死,安禄山最怕的人就没了。据说安禄山每次进京的时候,总说斜着眼不停地在观察左右,甚至要把周围都看过好几遍,才肯进殿去。由此可见,安禄山其实打从心底里就一直在觊觎着大唐的锦绣河山。

  安禄山仗着唐玄宗对自己的无比恩宠,自以为无人能出其右。当初见李林甫的时候,他很没把李林甫的那个老头放在眼里。李林甫不动声色。当时大夫王鉷在朝堂上和杨国忠齐名,身兼二十多职,混得风生水起。李林甫就把王鉷叫过来问话,王鉷对李林甫态度甚是恭敬。这让安禄山很是意外和惊恐,从此以后,他见到李林甫就再也不敢放肆了。

  而在此之后,李林甫和安禄山的每次对话,仿佛李林甫都可以摸透他的心思,这更让安禄山惊惧不已。安禄山把满朝文武都不放在眼里,唯独对李林甫是毕恭毕敬。在和李林甫对话的时候,哪怕是数九寒冬,安禄山也会大汗淋漓。安禄山甚至直言:他这一生谁都不怕,就怕李林甫。虽然这只是历史传闻,可还是表现出安禄山对李林甫忌惮。

  安禄山谋反之心早就有了,可是他最畏惧三个人。其一王忠嗣。其二,玄宗皇帝。其三李林甫。现在,王忠嗣被赶到岭南去了,李林甫死了,玄宗皇帝因为身体原因又住在骊山不问国事。这让得到消息的安禄山狂笑不止。

  还有一个,让安禄山不想等下去的原因,那就是他身体越来越肥胖,最近还一直在长疮。说不定唐玄宗没死,倒把自己等死了。因此,他得到李林甫去世的消息,他就开始着手准备了。但是,准备也需要时间,尤其是粮草,不可能一下子就能凑齐的。因此大唐朝堂看似一片祥和,可是乱像已经慢慢开始了。

  时光如梭,秋去冬来,眨眼间就要过年了。这是王震来大唐以后的第五个年头了,王震也由一个十六岁的毛头小子,变成了一个二十一温文尔雅的年轻人。王震并没有回岭南过年,而是和韵娘待在了洛阳城过的年。因为需要他做的事太多了。最重要的还是安庆绪四人催促他赶紧的把计划写出来。

  其实,王震几日就能写完。可是李林甫一死,王震心生警觉。这个计划他就想推后一下。虽然写出了一部分,可是一直没有完工。王震也知道安庆绪为什么这么急切,因为安禄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造反,需要的钱财也多了。

  大年初一头一天,过了初二是初三。王震领着小六子给范博士,苗晋卿,还有郑王等人拜了年。然后又去几个兄弟家拜年,等把年拜完,已经是初五了。这年过的倒是很充实。可是王震还是有些遗憾。因为韦茹儿始终没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过了初十,开始要去做事了。王震让韵娘帮着换好棉服,慢慢的出了家门,上马向宫城方向走去。突然,一边走出一个戴斗笠的人,挡住了王震的去路,拱手说道:“阁下可是王震王大郎?”

  王震看这人风尘仆仆,声音嘶哑,一听就是远途而来的人。他开口问道:“你是哪位?”说着双手环抱,右手已经摸到了掌心雷。

  “阁下不要惊慌,我没有恶意。某只是替人捎个信而已。你可认识平益师太,还有一位姓韦的姑娘?”那个人继续说道。

  “韦茹儿,她在哪里?你怎么认识她?”王震心中一紧,开口问道。

  “某年前在剑南碰到的,因为我要回河南。因此,她托我给你捎封信。”顺着从怀里拿出一封书信。

  “多谢大哥。小六子,拿五十贯钱给这位大哥。领他去大唐娱乐城梳洗吃饭。”

  “呵呵,不必了。捎封信而已。给你信……”说着向王震走了过来。

  王震甩蹬下马,走过来双手去接书信。

  “呵呵,好一个俊俏的如意郎君。不知你的身手如何,能让我师弟死心塌地的追随你。”大汉笑着说完,突然左手拿着书信化作拳头打向王震。

  王震正在想他的师弟是谁,突然看到他攻击自己,本能的左手一架,右手勾拳就打了出去。这是他后世十几年练习近身格斗术留下的习惯。

  “吆呵?有两下子。”大汉惊呼道。轻轻后退一步,抬手挡住王震的勾拳。可是王震一腿已经扫了过去。大汉再次后退,王震一腿扫空,趁势前踏一步,身体做倾,双拳同时轰向大汉。大汉双拳上架,把王震的双臂挡住,王震趁势迈步前冲,一个铁山靠就靠了过去。

  嘭~大汉被蹦出去三四步才停住脚步。

  “哈哈,有意思,一个书生能打出这么刚猛的拳法,很少见。今日先不和你打,要不然把你的书信毁坏了。”说着,抬手把书信递了过来。王震笑着把书信接过来。再抬头的时候,周围十几人已经把大汉围了起来。

  “王平,没事。自己人。”王震笑着挥手道。王平这才点头退在一旁。

  “哈哈。有些胆识。难怪能把我的师弟笼络住。”大汉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