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节度使 > 第231章 夺妻之恨

  一句话说到了姜時的心里,这次能借助自己舅舅的势力打压王震实在是太爽了。还能把他娇美的妻子抢过来做妾,那简直爽到了骨子里。他觉得,韦家那个草包根本不敢得罪自己的舅舅。因此,这事儿就是板上钉钉了。

  “哈哈,多谢几位,事成之时,我请几位大大的喝上一场。哈哈~”得意之色溢于言表。那真的是春风得意,前段日子脸上的晦涩之气一扫而光。

  “姜兄可以翻身了,这酒还是喝了吧。敬你一杯。哈哈~”拍马屁的人到处都有,何况现在李林甫正红的发紫。大权在握,朝里一半多都是他的人,因此,想巴结李林甫的人有的是。

  这里推杯换盏,喝的痛快。可是洛阳那一帮兄弟都气愤填膺,只想杀奔韦家,把那几个人活活给吃了。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是头等的大仇。

  “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大郎?”李俶皱眉问道。他心里忍不住要发火了。

  “告诉,只是说了又如何?这婚事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现在韦家人悔婚,对方还是当朝的一品。这个很难解决。”长孙铎一脸气愤的说道。

  “必须告诉大郎,就是不成了,也得让他知道。”司马都沉声说道。

  “他必须知道,因为茹儿已经为他出家了。”突然门口有人说道。几个人回头一看竟然是李玉硏。

  “妍姐,你说什么?韦茹儿出家了。这可如何是好?”李俶愣道。

  “殿下,你应该开心才是。这肯定是郡主的主意。”长孙铎突然眼睛一亮说道。

  “嗯,我不知道大郎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被恢复身份,只能用此下策。茹儿也是可怜,寻死觅活,不肯嫁那个纨绔。”李玉硏叹口气说道。

  “多谢妍姐。”兄弟几人同时抱拳拱手,向李玉硏表示感谢。

  “你们不必谢我,要谢也是大郎谢我。不过,我们欠他的多了,如何还能想着感谢。”李玉硏摆手道。

  “大郎这段也是多灾多难,不过,他的性格开朗,换个人早就被折磨的抬不起头来了。还是我派人告诉他吧。别让他误会了茹儿。”刘远叹口气说道。

  “就是,只是这样以来,苦的还是茹儿。真是的,那几个老滚蛋,我真想杀了他们。”李玉硏杏眼圆睁,眼看着一对玉人儿被活活拆散,她心里恨意滔天,有了杀人的冲动。

  “唉,我竟然忘了!是我错了,我去写信。”李俶突然跳了起来,向外跑去。王震不在,李俶就偶尔在王震的办公室里,现在他直接跑进屋里写信去了。

  “殿下,莫急。陛下那里你是说不得的。”长孙铎跟着跑出去。李玉硏也跑了过来。

  “放心,我不是写信给皇爷爷,是写信给贵妃娘娘。让她保护茹儿一下。等两年,王震翻身,还可以还俗嫁人的。”李俶一边写,一边说道。

  “嗯,这个方法好?”李玉硏脸上有了一些笑意。,

  大观园里,一群人愁眉苦脸,尤其是韵娘和砡儿。她们担心王震,又担心韦茹儿,简直是度日如年。几家欢喜几家愁,就在众人发愁的时候,却有一个人心中暗喜。她不是王震的仇人,相反她也是很喜欢王震的。只是一开始下手晚了,被韦茹儿抢了先机。现在韦家悔婚,她心里又活泛起来。这个人就是唐凝儿。

  她托家里人打听消息,却没有想到是陛下直接吓得命令。王家父子俩这是被雪藏了。既然如此,她改变不了这件事,可是她可以去陪王震。让他开心就好。恋爱中的女人是愚蠢的,同时也是可怕的。她在大观园打听完了消息,直接回家了。她告诉家人不用再过问这件事,然后她就派人打听王震的下落。可是只打听到出城了,在城南。可是具体位置不清楚。

  时光如梭,转眼十几天过去王震没有音信。唐凝儿急得团团转,不知道如何好了。可是就在此时,王震竟然出现了。就在大唐娱乐城的茶楼里。

  茶楼的固定包间,坐着四个人。留守苗大人,王震的师叔范博士,还有李俶,和王震。

  “娃儿,你没事吧?”范博士担心的问道。

  “没事。”王震轻轻答道。

  “你父亲呢?可还好?”范博士那是真的担心。这世道太不公,为何让这么好的孩子经历这些呢?

  “回师叔,父亲他也没事,每天吃的好,睡得好。早晨还出去锻炼。身体很壮实。”

  突然,留守苗大人开口说道:“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啊!大郎,你可有怨言?”

  “没有,有怨言又如何?没有能力反抗,还不如踏实的活着。”王震笑笑说道。

  “然,如果是这样,那就好好在家里活着,也许有一天会变的。”苗晋卿手捋长髯说道。

  “哦?留守大人如何这般说?”范博士开口问道。心里有些狐疑,这苗大人也不像是坏人吧,怎么说这样的话?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看此事肯定有转机。只不过时日短不了。大郎可要待的住?”苗晋卿笑着问道。

  “回大人,我会的。我的事还很多,我还要参加即将开始的足球赛。”王震微笑着说道,

  “好,孺子可教也!”苗晋卿笑着说道。

  虽然王震不知道苗晋卿打什么玄机,可是他明白苗晋卿可能猜到了什么。可是自己再这个层面根本悟不了。

  “多谢大人指点。今日午时小子请客,请几位赏脸。”王震笑着说道。

  “我只吃你自己做的。”范博士笑着说道。

  “最好是这样。”苗晋卿也点头说道。

  “好。小子这就去。”王震说完起身去做菜。三个人相视一眼,等王震走远了,李俶这才问道,

  “苗大人,如何这样解释?”

  “我觉得,十有八九这次的事是陛下故意的。”苗晋卿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什么?为什么?”李俶蹭的一下跳了起来问道。他不能接受自己的皇爷爷这样做。

  “原因尚未知晓,不过最简单的一点,那就是考验。如果这次父子两个过了这一关,任谁再诬告他们也没用了。”苗晋卿端起茶碗一饮而尽。

  “多谢大人指点!”李俶拱手说道。

  “此事还是你知我知,不说出去为好。这样对大郎也好。”苗晋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