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叩王庭 > 第一百八十章 半章

  夜入亥时,乌云闭月。

  真煌城西的小巷里,众人垂首,望着那一袭已无生息的白衣,神色各异,但又皆是默然无声,缄口不言。

  只有那坐在地上的殷家少爷在长久的沉默之后,缓缓抬起眼眸,看着他那因中气血全部燃尽而显得很是嶙峋的面庞,似笑非笑地颤动了唇瓣。

  “你不是千人敌么?”

  他说。

  “你不是想一统西域么?”

  他问。

  “你不是要送钟离姑娘回兰亭么?”

  他道。

  “你不是——”

  “少儿。”

  一句低沉的男声打断了他。

  是叔叔的声音。

  殷少侧过首,转看向了两步之外的殷正。

  便见魁梧若泰山的他,在以目光扫了眼周围的众人,尤其是那抹正掩面啜泣的白裙后,锁着眉梢,用最为拘谨的姿势冲他摇了摇头。

  殷少晓得他的意思。

  但晓得他意思的殷少还是回过了首,看着王满修脸上那好似一切都已释怀的淡然神,不自地捏紧了拳头,嗤鼻晒笑了一声。

  “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笑完。

  唇稍抿。

  仰首望月。

  鼻尖微酸。

  品一阵清风来。

  ……

  或许,王满修就像这清风一阵。

  来了,去了

  ,仅拂一面,便再不见踪迹了。

  只剩下了几分依稀的念想,留在了他的思绪间。

  王满修死了。

  死在了这真煌城。

  死在了这秋时夜。

  死在了这古铜色的玄门前。

  在一剑破尽三十里山河,送那为奇门魁首的百年三圣踏下黄泉之后,力竭而——

  忽有凛冽急啸,西北来。

  锦袍蓦然抬首,西北望。

  就见昏暗的夜色里,有一点湛蓝寒芒正往他的方位飞掠而来。

  殷少心中微颤,双眸奇光一闪,当即便看出了这寒芒乃是某种锋锐之极的兵刃,慌乱中连忙要伸手拾起地上的白蜡枪,拦以自卫。

  可当他捡起长枪,回首望寒芒之时,竟是又倏然一怔。

  只见那点湛蓝锐芒虽然是朝着他的方位所掠来,却是并未瞄准他的心眉喉眼,也没瞄准他旁的紫饰白裙,亦或是后的殷正周易等人。它锋芒毕露、锐不可当,此番偷袭自然是可以杀死众人间的任意一子……却是不想,这寒芒的目标,却并非是众人。

  而是地上的王满修!

  愕然不已的殷少显然不明白这寒芒为何要鞭尸已死之人,但还是本能地收枪于手,想针锋相对,打落这寒芒。

  可这寒芒锋锐,有一瞬十尺之势,又是突然袭击,不过敌半百的殷少根本是猝不及防,压根来不及反应。

  没等他收枪于手,那湛蓝寒

  芒就已离白衣心间只剩三寸之距,显然是非三圣七雄不可拦了。

  但巧了。

  他们这有七雄。

  还恰好有个三圣。

  便是电光石火间,就觉眼角余光中有一抹姹紫闪过。

  再待他回过神时,姿绰约的鸩晚香就已立在了白衣的旁,稍稍前欠着子,紫发微,伸出了半截白皙如雪的手臂。而在她那修长纤细的五指间,有一柄通体冰蓝的灵玉匕首,映入了众人的眼帘间。

  匕首迅疾,却依然被她抓住了锋芒,轻颤而不可动。

  殷少傻眼了。

  不是缘于鸩晚香的绝妙姿,也并非缘于她那可直面寒芒而不见血痕的五指。

  只是因为这匕首本。

  殷少识得这匕首。

  这匕首、这匕首是……

  “妾说过了。”

  鸩晚香握刃起,缓缓侧过脸庞,眯起那对赤红色的妖眸,西北望。

  “扶流,住手。”

  音落。

  浓云散。

  月色轻洒。

  他惊瞪双目。

  就见在那本应空无一物、尽是尘埃的三十里山河上,却有一袭纹金黑裘,正踩着平稳而轻浮的步履,缓缓站在了月光之下。

  就见她青丝飘扬,面色如常,不见一分有恙。

  就见她微扬唇角,轻挑眉梢,冲他们莞尔笑。

  “我若是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