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国体育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我这杯酒,你不想喝也得喝!

第三百三十三章 我这杯酒,你不想喝也得喝!

  大国体育正文卷第三百三十三章我这杯酒,你不想喝也得喝!阿森纳在一月份的最后一场比赛,将是一场在客场对阵约克郡的足总杯第四轮比赛,只要顺利拿下就又是一个全胜的月份,哪怕他们与赫里福德联的比赛实际上打了两场。

  但是中国人这几天更关注拳坛的消息,秦剑在IBF的首场职业比赛即将在新泽西的大西洋城开打了。

  秦剑一直以来都是中国体育巨星中最低调的一个,他没有像吴杰、林耀东、陈浩南一样频繁涉足商业活动,甚至是娱乐圈,这方面他要比低调的沈浪还要低调。

  秦剑除了专心于拳击本身外,就只有在奥运会结束后出版的一本为《仙剑奇侠传》的长篇仙侠,这本最近在华语圈引起了很大反响,销量十分不错。

  但如果不是因为他奥运冠军的身份,这本虽然构思巧妙,题材新颖,但由于文笔并不算出彩,很难引起现在的巨大反响。

  当然了,文笔方面对于实际上是由AI控制的秦剑来说,其实是想高就高,想低就低,现在还不算出彩的原因,主要是为了符合他的年纪。

  这时的秦剑刚刚年满19岁,身高停在了190cm上,臂展为200cm整,体重在奥运会后增加到了185磅,正好处于“次重量级”的范围。

  秦剑现在的年龄很难把体重迅速增加到重量级的水平,而八十年代次重量级的体重限定在190磅,并非后来的200磅,也即是175磅至190磅之间都属于“次重量级”的范围,换算成公斤就是79公斤至86公斤。

  这个体重很适合现阶段的秦剑,他也不打算快速提升到重量级,而是要先统一次重量级再说。

  秦剑的目标是在今年内夺得IBF的次重量级拳王金腰带,明年争取把WBA和WBC的次重量级拳王金腰带也拿到,成为真正“无可争议的”次重量级拳王后,才会选择增重进入重量级。

  去年的奥运会结束后,秦剑在世界拳坛的名气就不算小了,特别是他的潜力已经达到令世界瞩目的程度。

  这自然引来了三大拳击组织的密切关注,几乎同时收到了三大拳击组织的邀请。

  而那些在职业拳击领域大名鼎鼎的推广人、经纪人、经纪公司,自然也闻风而至,希望能签下这个钱途无限的中国天才。

  秦剑当然不会让自己肥水外流,他选择了一位MSM公司在北美分部聘请的拳击经纪人。

  这个人在北美的职业拳击领域只算是小有名气,MSM公司在北美地区的发展也只是刚起步。

  但正是如此才要利用秦剑的名气将北美分部做大,况且MSM就算是在北美地区刚刚起步,但从总部调过去的可都是精兵强将,只需要时间和足够出色的体育明星,他们就能在北美洲快速壮大。

  MSM在这方面有很大优势,他们从去年开始就布局了,不仅在拳坛签下了泰森和刘易斯。还在篮球界组建了失败联盟,也即是乔丹、奥拉朱旺、尤因、巴克利、穆林、斯托克顿的未来天团。

  此外还包括未来在棒球大联盟和橄榄球大联盟中都入选全明星的超级天才博·杰克逊,以及未来的冰球界传奇格雷茨基。

  这些人足以让MSM公司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北美体育界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而眼下公司力推的招牌明星,自然是秦剑、泰森、乔丹、博·杰克逊,格雷茨基这五位大将。

  今天就是秦剑在职业圈中的初次登场,这是一场隶属于IBF,也即是国际拳击联合会的次重量级比赛。

  秦剑在三大职业拳击组织上选择了很久,最终决定了接受IBF的邀请。

  现在的三大拳击组织,最为古老的是WBA,中文名是“世界拳击协会”,但实际上这只是挂了一个“世界”头衔的纯北美拳击组织,或者说就是美国的拳击组织。

  一直到目前为止,WBA都是世界规模最大,资金最强,优秀拳手最多的职业拳击团体,但却不再是由美国人主导了。

  这三大拳击组织的恩怨情仇,其实与笑傲江湖的剧情很像,他严重怀疑五岳剑派合并的灵感来源,就是从此而来。

  1963年时,WBA为了进一步扩大全球影响力,最终通过一系列谈判与欧洲拳击联合会、英国拳击管理委员会、拉美拳击、东洋拳击联盟等一起合作成立了WBC,也即是“世界拳击理事会”。

  这个戏码中国人应该最熟悉,就是想借机吞并全世界的拳击组织,因为世界职业拳击运动主要就是美国一国独大。

  WBA所能动员的资金能力,拥有的拳手数量,都不是其它国家可比,因此在WBC内部的地位超然于众人,这本质上与五岳剑派合并后,实际上会让嵩山派一家独大没什么区别。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WBC在成立当初,居然给予了美国各州以相当于其他国家的投票权,这当然就是变相的吞并。

  WBA很快就将WBC变成了一言堂,从而让其它加盟国家极为不满。

  但是美国人可能是不知道有个说法,叫做“有压迫就有反抗”!

  WBC由WBA一家独大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由于WBA自身也自诩为“世界拳击协会”,于是大量加入WBC的各国拳击协会也顺势加入了WBA。

  美国人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到了1974年时,这些新加入WBA的拉美势力、欧洲势力以及亚洲势力暗中联合起来,利用美国州与州之间的矛盾,居然选举出了美国和加拿大人之外的会长。

  这就有点鸠占鹊巢的味道了,美国人和加拿大被排挤出权力中心后,便再也没能染指WBA的会长一职,这可真是赔了夫人又丢掉老巢的经典案例。

  这之后,WBC就成了拳击领域的联合国,而WBA这个原来以美国势力为主导的拳击组织,居然也变成了小联合国一般的性质。

  但尴尬的是实力最强的美国人被排挤出了权利中心,他们当然不甘心自己的组织,反而让外人给架空了。

  然而规则是他们自己创立,最终在1983年,罗伯特·李在代表美国势力又一次竞争WBA主席失败后,愤而带着原来的美国基础退群,成立了所谓的最纯正北美血脉的IBF。

  这个画面在吴杰眼里非常熟悉,就是美国人退群退的太晚了,WBC和WBA这一大一小两个拳击领域的联合国都已经在美国站稳了脚跟。

  美国人创立的IBF分离后也必须重视前来美国参加比赛的外国选手,而秦剑就是IBF最为看中的新星之一。

  一般来说,他这种刚刚拿到职业拳击牌照的菜鸟,如果没有一个出色的推广人或经纪公司助力,那就连打比赛的机会都不容易获得。

  但是秦剑有奥运金牌作为招牌,又是史无前例的中国人,关键他是IBF花了大代价才拉来的新星,所以不仅比赛方面无须担心,IBF自身就在打造和推广秦剑这面有可能变成金色的招牌。

  IBF招揽秦剑确实付出了不少代价,首先他的首秀出场费就和一些小有名气的拳手差不多了,比赛当天的直播也是黄金时段的全美直播,并且赛前半个月就开始大肆宣传这场由中国奥运冠军出场的大战。

  而在对手方面,IBF也经过了精挑细选,最终安排了同为新人,但已经在IBF连续获得了四场胜利的德国拳手马尔文·瓦格纳。

  这一战的比赛地点设在大西洋城的“泰姬·玛哈尔”赌场,秦剑的比赛被安排在晚上8点30分,这算是当天所有比赛的黄金时段了,可见IBF确实对他非常看重。

  美国拳迷和赌狗们也对这位首个登录美国职业拳坛的中国拳手很感兴趣,尽管今天大部分人都不是专门来看他,但在秦剑和马尔文的比赛开始时,现场的近万名观众也在期待这场较量,菠菜方面的销量也不可小觑。

  但是美国电视台的解说们在介绍两位来自北美洲以外的国际选手,特别是以奥运冠军身份出道的秦剑时,言语之间还是多少带上了居高临下的倨傲。

  而在国内,央视体育频道专门派出了一支摄制组进行现场拍摄和报道,同时还低价买到了IBF的现场转播权。

  这也是秦剑选择IBF的原因之一,三大赛事组织向他开出的价码都不低,但是刚刚独立出来的IBF急于扩展全球影响力,因此在转播方面给出的优惠最大,特别是对中国方面给出了半卖半送的价格,希望以此快速开拓这个新市场。

  这个选择肯定会在将来有回报,哪怕这会的中国国内电视数量依然只有三百万左右,可要是算上收听广播的听众,那关注度就不是一般的高了。

  但无论是对秦剑好奇的美国人,还是对秦剑无比期待的中国人,大家在首回合比赛开始后,很快都变成一脸的懵逼状态!

  “什么,刚开始就结束了?”

  “这是什么比赛,两句话就结束了?”

  “这就KO了?不是十二回合吗?”

  这会的中国听众们最蛋疼,因为中国的解说还没来得及介绍完双方参赛的选手,那头的画面就只剩一个人站在台上了。

  美国人的反应也差不多,现场观众都是目瞪口呆的表情,惊讶得像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儿。

  美国电视台也同样还在介绍双方选手,此刻解说们张着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纷纷摇头惊呼:“上帝啊,这不是真的吗?”

  这当然是真的了,秦剑已经一脸冷酷的回到擂台边上,正在让助手们将装备脱下来。

  这场比赛已经彻底结束了,全程只用了不到十秒钟,一场真正的秒杀!

  那个赛前大言不惭,还妄言三个回合内就把秦剑深埋于此,并终结秦剑那可怜的短暂职业生涯的德国人,此刻倒是有可能结束自己那短短五场的职业生涯。

  马尔文这会已经挺尸般倒在了擂台上,别说再站起来了,就连勉强睁开眼睛都已经眼神涣散,这已经是意识丧失的特征了。

  这时转播比赛的电视台都急忙回放许多电视前的观众根本没有看清的KO镜头,大家这才见到了马尔文是怎么被揍得这么惨!

  只见铃声一响,比赛开始后,秦剑连试探一下都没有做,直接就像一头出闸的猛虎,采用极具侵略性的战斗姿态攻了上去。

  这般莽夫一样的打法,秦剑在奥运会上就采用过了。

  但没人想到他在职业赛场上,还敢用这种不把对手当人的方式展开进攻。

  马尔文的身高只有183cm,臂展也才182cm,但是两人相近的体重,以及差距明显的身高臂展,哪怕是伪拳迷也知道秦剑应该采用控制型打法才对,近战硬拼肯定是马尔文有优势。

  所以马尔文在惊讶之下,还是乐得与秦剑展开近距离的拼拳。

  而这就是他被秒杀的原因,秦剑的脚步和躲闪能力明显强于马尔文不止一个档次。

  他在快速逼近时连续躲过了两记摆拳的同时,逼近后一套快速组合拳直接将反应不及的马尔文KO了。

  不过通过慢动作回放来看,秦剑实际上也就打中了马尔文两拳,因为他的第三拳挥出时,后者已经向一侧栽倒了,这时他实际上已经收回了力量。

  但这两拳已经足以让马尔文当场休克,因为从慢动作回放来看,秦剑的第一拳击中的是马尔文的肋部。

  拳击比赛中被KO基本都是脑部遭受重击,但肋部遭受重击也有可能被KO,因为秦剑打击的是肋部的肝脾部位,这里遭受重击可以引起突然性的血液动力过程破坏,从而产生昏厥的情况。

  马尔文挨上这一拳就感觉眼前一黑,但终究是职业拳手,抗击打能力还是有一定底子,并没有发生晕厥的情况。

  但秦剑紧跟着的第二拳来得太快,此时产生短暂硬直的马尔文,防守姿势完全被破坏了,不仅在剧痛中下颌抬得过高,双拳也失去了防守位置。

  这种情况说白了就是被打得头部向上抬起,使得两拳的防护位置过于靠下,进而暴露出了脆弱的下颌和颈部。

  秦剑这时一记斜上勾拳狠狠打在马尔文的左侧颈部,这里是被中国传武誉为死穴之一的颈动脉窦,一旦遭受重击会反射性地引起脑血液循环的一时性障碍,也就是使得脑血管供血不足,产生昏迷性休克。

  马尔文中了这一拳后,还没倒下就已经失去了意识。

  秦剑见状也就收回了击出的第三拳,而这一拳他原本是准备用上勾拳攻击他的下颌。

  如果这一拳也击中的话,那马尔文就不仅仅是下巴粉碎了,怕是要当场GG思密达。

  但即便如此,马尔文在失去定向力倒地时也没有任何防护,等于脑部再次遭受了一次重击,这其实不亚于被一记重拳击中了。

  此刻瘫倒在地的马尔文面色苍白,神志几乎完全丧失,半分钟后才勉强抬了抬眼皮,但直到一分钟后依然不能真正恢复神志,无法回应主裁判和医护人员。

  这种情况就不是简单的脑震荡了,因此在宣判胜负前,马尔文便被防震保暖担架抬上了停在门口待命的救护车,立刻送往医院进行急诊。

  而这会的比赛现场,前排位置上显得十分平和,观众们只是在轻轻鼓掌,尽力保持着优雅的姿态。

  但是后排观众已经有人响起了骂声,当然也有十分不体面的喊叫。

  美国的拳击比赛在观众气氛方面也挺有意思,这些坐在前排观看比赛的往往都是社会名流,每个人都穿着正装出席,男士西装,女士晚装,一副绅士淑女的做派。

  这些人大多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因此当有电视转播时,这些衣冠楚楚的着装风格会营造出拳场平和、高雅的观赛气氛。

  而随心所欲的大喊大闹、粗话或是毫无节制的情绪发泄并非不允许,但一般不会出现在前排,否则就会招来其他观众的白眼。

  这时如果把镜头给到后面,就会发现那些观众在打扮上就没那么斯文了,很多人脸上的神情都是着魔般的暴虐和疯狂,手持着菠菜狂呼、呐喊、咒骂!

  这时候只要看看谁在欢呼,谁在咒骂,就能知道谁赢了钱,谁输了钱!

  此时现场发出嘘声的观众明显更多,一部分人在辱骂着秦剑,但更多的人却是在咒骂着被抬走的马尔文,因为他才是害他们输钱的罪魁祸首。

  这就是拳击的最大魅力,人们除了看着拳台上选手们的身体遭受摧残而获得巨大的“享受”与“满足”,更大的刺激实际上是每一场拳赛背后的菠菜。

  美国的体育行业空前发达,背后真正推动的却是菠菜行业,而拳击又是所有体育投注项目中总金额最高的一项。

  这个时代,一场拳王争夺赛,拳台上的两名选手已经能获得高达千万美金的出场费,但比赛背后的投注额却往往是数亿美金起步了。

  秦剑今天的出场费也不低,虽然只是生涯第一战,但在获胜后也能获得五千美金的出场费。

  这个价格听起来好像很低,但只要想想原本位面三十年后的邹市明,一场比赛的出场费才5500美元,就能知道秦剑这个八十年代的首秀出场费真是高到离谱了。

  此时在印度风格的奢华场馆里,貌似连汗都没出几滴,身上连跟毛都没伤到的秦剑,正在掌声中被裁判举起右手宣布获胜,不过他接下来的动作让现场的观众很是不解。

  只见他将那杯赛前倒出来,此刻尚有余温的“秦酒”,用一个祭奠的姿势倒在了拳台的边上后,现场的观众更加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意思了?

  但是电视前的中国观众、日本观众、以及不少汉文化圈的观众都笑了,这就是秦剑专属的庆祝动作啊!

  然而他们没注意到的是,这杯西凤酒已经不是奥运会时的牌子了。

  秦剑可不是真的不做生意,他实际上已经在国内买下了两家酿酒厂,一家是啤酒酿酒厂,一家是白酒酿酒厂。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他还准备在宁夏和新疆建立葡萄酒酿酒厂,将来在全国各地打造多个葡萄酒庄。

  秦剑早就打算进入酒类行业了,但他不光打算做白酒、啤酒、葡萄酒的生意。

  他还打算赞助国内留学生到日本、苏格兰去专门学习传统威士忌和新型威士忌的酿造技术。

  这是打算将威士忌和白兰地也一块纳入将来的生产范围,至于能不能卖得动,这个就要看宣传能否跟得上了。

  但这个恰好是最不用担心的环节,至少在国内,在亚洲,他们这帮人只要带头帮秦剑摇旗呐喊,再加上他自己每场比赛都给对手来个温酒祭奠,那便想不大卖都难了。

  中国酒类行业的前景可不小,作为一个酒文化国家,只要参考将来成为贵州经济支柱的茅台酒业,便能知道这一行在做大后会有多暴利。

  秦剑的胃口更大,他不仅要将白酒做到原本位面茅台的规模,还要将啤酒、葡萄酒、威士忌、白兰地都做到全国最大,其中既有奢侈品的产品,也有走量的产品,甚至要像日本的三得利一样将美国的最大酒厂收购,把中国的威士忌卖到美国去。

  这一次面对生涯首场职业比赛,他就带着自己的“秦朝酒业”刚刚酿造出的第一批秦酒,让其洒在了美国的土地上。

  今后,他还会继续用自己酒厂酿造的各种产品祭奠每一个对手,这怕是世界上最硬核的推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