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幽世天地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撕心裂肺的疼痛

  虽然愣了一下,但陈文强还是很快便放下刚排好的值日表,从陈肇功手里接来了捆绳,兴冲冲地走到了郭勇身后。他的动作很熟练,左边穿过来,右边接过去,就像是之前专门干过这样的事情一样,郭勇都还没什么反抗的机会,就让他给绑了起来。

  当然,郭勇也没有反抗,即便他还不清楚陈肇功为什么要把他绑起来,但身为自己的师父,他相信老头是不会害他的。

  陈文强拍了拍手,从椅子后站起来,转身看向陈肇功,说道:“爷爷,绑好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脱他裤子了?”

  “啊?”郭勇吓了一跳,“又要脱裤子?”

  他回想起了之前赵政宇审讯他时候的情形。

  “脱他裤子干什么?”陈肇功也皱起了眉,他看了看自己的孙子,走到郭勇身前,掏出了几根银针,“你小子,脑袋里不知道天天在想什么,帮忙,按住他的肩膀。”

  说着,陈肇功撩起郭勇的袖子,举起一根差不多有两寸多长的细长银针,将其扎在了黑色月牙的牙角。

  “嘶。”郭勇忍不住轻叫了一声。

  虽然他之前曾在这里练习过扎针,但却没体验过针灸针扎进皮肤里的感觉,说实话,针扎进皮肤里的感觉并不好受,又胀又麻,还微微有些疼痛,不过,郭勇没敢动,银针扎的就剩下一点留在外面,他害怕自己一乱动,针会直接扎穿到另一边去。

  “怎么了?”陈肇功没有抬头,又取出一根银针,扎在了黑色月牙的上方。

  “没什么,就是突然一下刺的我觉得有些疼。”

  “嗯。”陈肇功轻嗯了一声,依旧盯着他的胳膊,拿起一根又一根的银针,将它们刺在了黑色月牙上方,这些银针,就像是堤坝一般,将这月牙包围了起来。

  郭勇一直在观察着他的动作,见陈肇功停下手中的动作站起身,于是出声问道:“好了,师父?”

  “没有,接下来才要开始,才是最关键的步骤。“陈肇功摇了摇头,看了看他,说道:“而且,我也没有完全的把握可以压制住这个诡咒。”

  听到陈肇功的话,郭勇不由得吞了口唾沫,他抬头看着陈肇功,嘴唇有些发干,“没有完全的把握,是有几成把握?”

  “差不多有着八成左右的把握。”

  “那还算比较高。”郭勇稍微松了口气,又接着问道:“那如果没有压制住的话,我......不会有事吧?”

  “最坏的可能......”陈肇功盯着他,缓缓说道:“你会死。”

  郭勇倒吸了口凉气。本来他还想着最坏应该也能保持现在的状况,还能给他两个月的时间让他找找别的办法,他哪能想到,这个最坏,竟会直接夺去他的性命。

  郭勇觉得好像有股冷风吹到了他身上,他打了个冷战,有些结巴的说道:“那......师父......要不行......算了?”

  “哈哈哈哈。”见他这幅模样,陈肇功突然笑了出来,他笑眯眯的看着郭勇,“臭小子,上当了吧,我是骗你的。”

  这幅表情,和郭勇第一次见到陈肇功时一样,让人有种想上去打一拳的冲动。

  “师父再怎么着,也不会让我徒弟白白去送死的,放心吧,小勇。”

  陈文强也来一旁应和道:“就是师弟,你放心,我爷爷就是再不靠谱,也不会拿你性命开玩笑的。”

  郭勇嘴角抽了抽,苦笑着点了点头,看向面前的陈肇功,问道:“那师父,你刚才说的七八成把握?”

  陈肇功脸上的笑容散去,再次变得严肃起来,他认真的说道:“这是真的,我的确只有这么大的把握压制住这个诡咒,不过你放心,就算是出了什么变故,我豁出这条老命,也会想办法救你的。”

  郭勇嘴张了张,把原本想说的话咽到了肚里,他点了点头,“那就继续吧。”

  老人也点了点头,”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疼,你能忍受住吧?”

  郭勇苦笑了一下,“就算是忍不住,我也得忍着啊。”

  陈肇功笑了笑,从一旁桌子上拿来个小罐子,随意往里抹了一把后,他抬起头,嘱咐到站在郭勇身后的陈文强,“文强,把他按住了。”

  “好,爷爷。”陈文强也认真了起来,他将按着郭勇肩膀的手又向下压了压。

  他使的力气很大,而且恰巧摁到了郭勇肩上的软筋上,压得郭勇觉得自己的肩膀又痛又麻,他偏过头,正想说话让陈文强换个地方,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右胳膊像是被热水烫了一样,灼痛了起来。

  “嘶!”若不是他的身子让捆绑在了椅子上,他都有可能会跳起来。

  “老头,这是什么?”郭勇咬着牙,看着自己的右臂,原先的黑色月牙上面,抹着质地像是浸了水的泥一般的红色东西。

  这软泥像是会褪色一般,没过一会,原本的红色就变得暗淡起来,而在软泥下方的黑色月牙,就像是吞噬了软泥一般,再次浮现了出来。

  陈肇功眉头解锁,没有回答郭勇的问题,连忙又从罐中取出一点红色软泥,抹了上去。

  灼痛的感觉更甚了,郭勇咬紧了牙关。他都觉得抹了软泥的那块皮肤,马上快要被烧烂,甚至连里面的骨头,都有一种被灼烧着的感觉。

  红色软泥和刚才一般,再次变得褪色、消失,陈肇功又连忙从罐中取出了一块软泥,可正当他准备向上抹的时候,他却注意到,原本被完全困在银针里的黑色月牙,竟向上移了几分,一小块牙角,已经移到了银针的外面。

  “不好!”

  郭勇正在疑惑老头在说什么不好,他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抓住了一样,顿时憋闷刺痛了起来。

  “啊!”郭勇撕心裂肺的喊了出来,他想用手压着自己的心脏,可是他却根本动不了——他还被绳索捆着。

  那被困在银针里的黑色月牙,像是长了脚一般,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顺着郭勇的胳膊向上爬,等到它爬到心脏之时,那便是郭勇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