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豪婿 > 第689章 后手

  无数神念在天河岛上空碰撞,林北虽然感应不到这些神念,但是看着天空中突然开始变幻莫测的天象,就明白天空之上存在着什么。林北嘴角微微一扯,勾勒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远看谦虚有礼,但近看却能看出笑容里充满了讽刺意味。作为从小出身在龙脉旁的孩子,陆然他身上天然就带着一股龙脉气运,只是这股气运很少。拥有这种气运的人,在乱世世俗中,一般被称为潜龙。不过陆然不一样的在于,他在这股气运还未被激发出来前,他就夺得了天师尊位,拿到了那百年来九州三十六分之一的龙脉气运,直接化身真龙,于是这股弱小的龙脉气运就潜藏了起来。陆然之前死亡时,因天师尊位得到的灵脉气运逸散,但这股从他出身就陪着他的气运,除非他轮回转世,不然会一直陪伴着他。林北虽然占了陆然的壳,但在黄泉水滴的帮助下,他占壳占的极其完整。这龙脉气息,并没有随着陆然的意识消散,而是依旧潜藏在陆然的灵魂中。林北之前并不清楚这股能量是什么,知道在听到白云地仙之前关于当初事情的解释后,林北才明白,原来这就是龙脉气运。那是林北就就明白这是一道杀手锏,所以准备留着日后再用。但是林北没想到白云地仙比他想象中要虚伪的多,之前在栖霞子面前,还感谢他来着。此刻却一直能按耐着住,林北无法,他只能先把这道底牌亮出,让白云地仙等人来保住他。果不其然,看到天象变动,洛漾等人动作不由一停,心中感到不妙。洛漾隔绝灵气的阵法已经布下,按理说此刻天河岛附近应该晴空万里。而在这种情况下会出现天象,只能代表有能影响道则的人正在注视着,干扰着附近的道则运行。“陆然难不成还和某位地仙有着交情?”这一瞬间,这个念头在在场众人心头想起。这时刚好他们又和仙桃阵中,正面对他们微笑的林北对上视线,心中顿时感到恶心。怪不得这魔头一直不慌不忙,原来早已料定今日不会出事,天道不公啊!洛漾看着天空中的天象,愣神片刻后,默默收回阵道法宝,叹了口气。看来今日真的只能去采集葵水精气了!洛漾和其他的孤家寡人可是不同,他知道的事情要比这些人多上许多。比如当年陆然为什么会去灭掉掉八大门派,还有陆然为什么会大闹琅琊山,拆了武侯祠。洛漾心里清楚,陆然不是个荒唐和鲁莽的人,陆然每次行动背后,都牵扯着无数的人。所以陆然才能在剿灭郦家后,不但没有出事,反倒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灭派生涯,直到陆家内乱。洛漾这次前来也是在赌,他赌的是陆然此刻好不容易脱困后,那些人是否还愿意把棋子压倒这么个已经废了的废人之上。因为是在赌,没有万全的把握,所以洛漾才会找一个又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他要给足那些前辈面子,并且也要为自己脱身铺路。此刻显然,他赌错了。没想到那些前辈这么长情,呵呵。洛漾心里感慨一声,转身直接离开,没有一丝犹豫。一旁的几位真人境的修士,看到洛漾离开后,也转身离开,他们寿命还长,报仇不急于这一时。况且如今时代彻底变了,要玩死陆然的方法多的很。他们来这里的原因很简单,都害怕出现变故,同时也准备集合商谈一些策略。免得我出手,被你给挡下来,你出手又被我给挡下来,闹得乱成一团,平白让陆然得利。真人境的强者离开后,法相境的诸位修士,有的离开了,有的却在挣扎思考后,继续待在天河岛外。他们不敢入阵,但也明白一个道理。如今天地灵气这么稀薄,全被浓缩在玉石中。林北若是想要修炼,就必须出来采购玉石,否则哪怕陆然天赋才情再高,也注定不会有太大出息。他们要守在岛外,只要林北敢出阵,就群起而攻之。林北站在阵内看着阵外的人不断离去,剩下一些连歪瓜裂枣都算不上的残渣,不由笑了。陆然这是两百年没出来,名气已经不在了吗?亏得当初陆然连灭八门,这么大的凶名如今竟然一点作用没有。怎么什么东西都敢想着来咬他一口,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留下来的人中,竟然没有一个元婴期的存在。这样的对手,林北根本不需要用阵法,神念扫去就能直接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剿灭。不过看着天空中还在不断翻滚的云海,林北想了想,没有直接使用神念碾压,而是选择用另外一种,比较符合陆然的攻击手段,进行出手。没有办法,毕竟此刻天空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地仙。每一位地仙,可都是溯命境界的存在。这些还是林北知道和接触的溯命境界的存在,林北觉得还是小心为妙,作为金丹期的小修士,林北可不清楚溯命境界到底有什么神通术法,还是小心为妙。就算要装要演,也要让自己符合陆然一点,不然这些地仙们,认为天星子的计谋得逞了,那林北可真是有苦说不出了。林北看着阵外汇聚的修士们,抬头看着天空,淡淡道:“清气散,浊气凝。”天地间一道道无形的气流朝着林北不断汇聚,让林北不由身体一怔。林北施展的是陆然记忆中,陆然一般喜欢使用的攻击方式。调动天地灵气布阵,布下防御阵法或者攻击阵法,然后用来抵御或者攻击敌人。只是记忆和现实终究还是有着区别,当林北按照陆然记忆里的操作汇聚起天地浊气后。一股股微风开始在仙桃阵内流转,让林北不由分心。仙桃阵内不应该有风浮动的,因为风其实属于气流,属于灵气的一种。可是仙桃阵有纳灵之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