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大佬上线中 > 1241 这人不中用

  露露贴过去,两颗犬齿支棱在嘴角,抵着那层薄皮。

  场外观众小晴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周琅在背后环着她,算是提供支撑,小两口窝在两棵巨木中间,不敢动,真不敢动!

  这况,露头了就是死啊!

  他们真心同那个突然闯进来的兄弟。

  然而,谁也没把他往援兵这个方向去想。

  更没想到,真正的援兵因为怕鬼,脚还没踩进来就被一道风给吓跑了——那才是兰疏影计划里算漏了的一环。

  不过这时候他们还不知道。

  三人居然都在等着神兵天降。

  “吃吧,吃吧,用餐愉快。”

  兰疏影在对面把玩着一根随手扯来的细藤条,笑得很随和。

  她这样表现,反而让露露迟疑不敢下口了。

  露露看了又看,美甲师在她眼里还是闪着两个字:生机!

  这样的话,对面态度这么积极地催她吃掉,就是在劝她自断生机!

  呀呔,好歹毒啊!

  既然有了一丝怀疑,露露警惕地抱住美甲师,两只小手上下摸索,指望这人有什么能帮她脱困的东西,比如一次传送符之类的。

  别说,他上还真有东西。

  露露一爪子进去,带出来的有一大把,什么钥匙、香水瓶、手帕、化妆镜,最显眼的是个制作很讲究的硬皮包,不大,特别扎实。

  兰疏影站累了,换只脚,细藤条有意无意地扫在焦土上,像在绘制写意画。

  起风了。

  夹在风里的微风被灵识催动着,一点一滴渗透进去,加速气场紊乱。

  她看着露露把皮包打开,还捂起来不让她看,也就是这点小动作还像是小孩子做派,比之前喊打喊杀的样子顺眼多了。

  不过,美甲师刚被卷进来的时候,她已经扫了个遍,皮包里只不过是些工具,要不就是瓶瓶罐罐。

  如果没猜错,应该是那个男人用来谋生的家伙:指甲胶。

  果然,露露反应过来,气得一把将东西全部摔出去,还没指头长的一个个瓶瓶罐罐在地上开花了,色彩丰富得很。

  特有的气味弥漫开来,男人鼻子耸动,眼还没睁就开始摸索:

  “谁把我宝贝打开了……迪科你个老不死的,别不要脸,你试了也学不走我配方……”

  他嘟嘟囔囔一串,把自己说醒了,顿时血凉了大半……他是怎么睡着的,那是昏迷吧!昏迷之前他在做什么?空中飞人啊!

  那那那……动了他宝贝的是谁?!

  甜甜小姐,救命啊!!

  美甲师不愧是跟了八尾猫两年的人,关键时刻跟她一个反应,全凭本能地跑,因为衣摆被露露按在地上,他抓起一把指甲刀就扎。

  露露一愣,就听见一声刺啦,衣服破了,再被他撕开,人就连滚带爬溜了出去。

  ???!!

  露露真的炸了。

  她走不动,扬手放出十几条青灰色烟雾把他往回扯。

  美甲师的本能反应又救他一命。

  他把外扒下来,又从裤兜里往外掏东西,看也不看就往后砸。

  一个普通人随带的东西,能拿露露怎么样呢?小晴不忍心看下去,周琅却惊异道:“成了!”

  什么成了?

  她循着丈夫的目光找过去,竟然看见那个尸人被几条锁链锢在中间,露露表很茫然,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成了囚犯。

  “这……怎么了?”

  周琅自知失言,为了不影响场内的况,他摸出笔记本在上面写出自己看出来的门道:“尸傀为器,引煞气制敌。”

  小晴似懂非懂,没敢多问,胡乱点点头,又看过去。

  兰疏影伸出手,掌心一抹狰狞的伤痕,平举起来,双眸锁定了上空的血月。

  虽然是新鲜的伤口,可因为这具体的属是半亡灵,理解为活死人也行,所以用来献祭的血并不怎么新鲜。

  好在血月不嫌弃这份祭品。

  一道淡红光芒撒落在她头顶,仿佛有个小兽踏着月光而来,伏在她掌心咕噜咕噜喝了个饱。

  轮廓在月光里愈发清晰,是个长着尖耳朵的小家伙。

  它喝够了,回头打量兰疏影几秒,像是撒,在她手腕上蹭蹭嘴巴,搭着月光又飞回去了。

  周琅和小晴眼也不眨地盯着这奇景,自然没错过兰疏影脸上那抹隐约带着宠溺的微笑,差点以为自己看岔了,使劲揉揉眼眶。

  收了她的祭品,血月十分配合,把尸傀们手里的锁链镀上一层暗红光芒,瞬间盖住了露露又抓又咬弄出的裂痕,结实得可怕。

  那锁链还会自动收缩,渐渐收紧。

  精纯的煞气顺着锁链传给血月,哈桑臃肿的体型开始缩水了,没几分钟就变得比普通人还消瘦。

  兰疏影打了个手势,用口型说:够了!

  血月闪烁两下,锁链断开。

  她挥动起细藤条,马一样,擦着哈桑的脑袋把露露住,收紧。

  这藤条被她用保养尸傀的药粉涂过了,很强韧,用力一掀,居然把露露从哈桑肩膀上削了下来!

  断茬汩汩流出绿色汁液,哈桑动了动,伤势太沉了,没醒;露露是血月整治的重点,也没醒。

  她把罪魁祸首一圈圈捆起来,倒提在手里走过去。

  美甲师被两道凉飕飕的视线打量着,理智终于回笼,小声叨叨:“我是甜甜小姐的专用美甲师,我……”

  兰疏影打断道:“甜甜小姐呢?”

  “在,在城外……”

  美甲师被几具尸傀包围着,呼吸都在抖,带着颤音一口气问完:“请请请问这边已经处理好了吗?”

  兰疏影矜持地点头:“差不多。”

  “差差……差多少?”美甲师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你把这个带给甜甜小姐,请她在车马行用一顿早饭,我就能全部解决。”

  她用眼神暗示了,看美甲师还是不接,有点不耐烦地把右手往前递。

  昏厥的露露,带着一脸惊悚的紫红血迹,停在美甲师的双眼正前方。

  “妈呀!!”

  男人两眼一翻,倒了下去。

  兰疏影意料之中,状似“无辜”地抿抿嘴,招呼周琅过来:“这人好像不太中用,那就麻烦你送他们俩出去吧。”

  小晴壮着胆子问:“前辈,您是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