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前任无双 > 第三五四章 安家费

  白玲珑是红着眼睛进的秦仪办公室。

  “怎么了?”察觉到有异,秦仪问了声,心弦都紧绷了起来,以为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白玲珑把一张纸递给她,也把情况说了下。

  秦仪盯着纸上内容看后,反复看着,喃喃自语着:“秦氏倾恩相待,我必剜心相报…此去,无非一死耳,死得其所,有何可惧?就算前方杀机四伏,葬尽神魔,罗某也要闯它一闯,绝不畏退半步…”

  突然语噎,眼眶也渐渐红了,慢慢淌下了两行泪。

  她真的没想到,看起来那么不靠谱的一个人,原来内心是如此的强大,意志是那般的刚强。

  哪怕前方葬尽神魔也要闯一闯,绝不畏退半步,为了保秦氏,面对那般凶险,这该是何等的决心和勇气。

  秦仪无法再看下去,抬手捂着额头,挡住了泪眼,真的哭了。

  白玲珑红着眼眶道:“我们以前真的是小看了他,现在看来,不愧是龙师的弟子,果然是非同寻常。”

  秦仪抽泣了一下,伸手拿了手绢拭去了泪,强自冷静道:“这事既然在仙都传开了,想必很快会扩散开,诸葛曼那边怕是瞒不住了,你找个时间亲自去看看她。”

  “好。”白玲珑点头应下,又道:“琳琅商会那边发来通知,今天的谈判放在城主府那边,这是想给我们造成心理压力,你看怎么办?”

  秦仪默了默,略作思索后,沉声道:“那般凶险,罗康安都绝不畏退半步,我们又有什么好怕的?去,我就不信他们敢公然乱来。”

  白玲珑:“好,我这就去安排。”

  没多久,秦氏一行的谈判人员,以秦仪为首,组成了一路车队出发。

  谈判地点没有直接放在城主府,不好看,洛天河不同意这样干,于是就放在了城主府山脚下一处依山傍水的庄园里。

  谈判双方见面客套,琳琅商会的谈判代表名叫苏长汇,又再次和秦仪握了手。

  双方没有多余的弯子可绕,在长桌两边坐下后就开始了。

  归根结底,价钱始终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

  “秦会长,买卖要合理,两千亿是不可能的事情,秦氏根本值不了这么多钱。”

  “苏执事,你我都清楚,一旦秦氏炼制场恢复了正常运转,之后创造的价值远不止两千亿,秦氏不是被逼到了这个地步,不可能出卖秦氏。”

  “那只是对将来美好局面的估值,你我都知道,巨灵神已经发展到了第八代,下一次的更新换代还不知会出现在什么时候,也许要不了几年,也许明年就会出现更强大的承重关联阵法。这是因为事关上万仙界子民的性命,我们琳琅商会秉持着公德心才出手,这次的收购,我们琳琅商会是承担了巨大风险的。”

  “正是因为事关上万人的性命,正是因为公德心,我们秦氏才不得不把自己给卖了救人。说风险,这世上有没有风险的买卖吗?我秦氏为了那次竞标,前前后后又承担了多少的风险……”

  这里唇枪舌剑的激辩,一旁的侧厅内,却是一壶茶香,清香两杯,金眉眉和洛天河对坐,慢慢品茶,侧耳倾听着外面的谈判动静。

  谈判桌案首,坐在两边谈判人员中间的是昆广仙域的东司座瀚沙。

  听到两边谈来谈去,绕来绕去,都是那些破事,他早就奉陪的不耐烦了,奈何职责在身不得已。

  尤其是对秦氏,他可谓有些火大,不单单是因为早先的恩怨,而是发现自己被秦仪给耍了。

  两轮谈判后,琳琅商会那边了解秦氏的情况,特意问及了秦氏炼制场那边,想拿那边的事做文章。

  在琳琅商会看来,上万人中毒,拖了那么久迟迟得不到解决,肯定是群情激愤的,想看看怎么利用切入。

  结果了解发现,上万中毒人员的情绪居然比较平稳,这有些不合常理,怎么会这样?当即详细了解前因后果,发现一开始大家的情绪是比较激动的,经常闹,直到瀚沙去过后,才真正安抚住了。

  琳琅商会当即知道问题出在了哪,告诉瀚沙,你那样做无异于代表仙庭向他们做了保证,你被秦氏给利用了。

  瀚沙这才如梦初醒,发现不愧是斗垮了周氏和潘氏的,自己被利用了居然不知道,还真是防不胜防。

  他本是来为仙庭给秦氏施压的,结果却帮了秦氏的忙,还招来了琳琅商会的埋怨,这叫什么事,那叫一个恨的牙痒痒。然而这事没办法说穿,你堂堂昆广仙域的东司座,代表仙庭安抚中毒者不对吗?

  他此时看向秦氏的眼神里都是满满的不善,奈何又不好乱来,只能是憋着,准备等这事过了,有机会再找秦仪算账。

  “秦氏的灵石矿,据我们所知,已经开采不了多少年,你估值两百亿未免有些离谱,哪来的两百亿利润?”

  “苏执事,帐不是这样算的,各方面的成本必须考虑进去,既然是要出手,就必须考虑各方面的成本,尤其是人工。每个人工的后面几乎都是一个家庭,许多人要靠这个养活一个家。我们不仅要考虑秦氏能赚多少钱,还要考虑员工多年工作下来能赚多少钱。”

  这话,瀚沙听不下去了,出声了,“秦会长,你把人工成本也算进去未免有些离谱,秦氏都卖了,接下来的自然是琳琅商会去考虑,员工以后赚多少钱关你什么事?”

  秦仪立刻反对,“东司座,话不能这样说,秦氏创立以来,许多人追随秦氏至今,许多人也为秦氏工作了不少年,秦家不能把秦氏给卖了后拍拍屁股事不关己走人。我们必须要给那些辛苦工作多年的员工一笔安家费,也算是跟随秦氏多年的一个交代,秦家也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

  瀚沙:“琳琅商会接管了秦氏,他们照样有工作,照样能养家糊口,这些都不用你操心。”

  秦仪:“那我就问苏执事一句,琳琅商会接管秦氏后,会不会对秦氏原来的员工进行调整?会不会将一部分自认为不合适的人给踢出去?倘若苏执事能保证,全部会留用,并保证不会降低待遇,能把这些个保证在契约中签订下来,那我可以答应琳琅商会的价钱,苏执事,你能保证吗?”

  苏长汇怎么可能保证这个,不可能全部留用,琳琅商会全面接手管理后,肯定要进行大调整,遂面无表情道:“各个商会有各家商会的经营理念,不可能照搬秦氏原来的不动。”

  秦仪略摊双手,“所以,我必须给那些员工一个保证。苏执事,东司座,秦氏在不阙城一路成长起来,生于斯长于斯,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还承担着维护不阙城民生的一部分责任。秦氏能成为今天不阙城最大的商会,也必须承担在不阙城内相应的责任。

  你们可以去打听一下,秦氏给员工的待遇,在不阙城是不是最好的一家。至少对大部分的不阙城民众来说,秦氏都是他们工作的优选地。对大部分民众来说,谁不说秦氏好?对大部分的秦氏员工来说,他们一人工作,就能养活全家。

  当不阙城出现什么波动,出现民生艰难的状况时,秦氏都会临时扩出大量的临时工作机会,哪怕是亏本,也要为大量民众争取到喘息的机会,不至于让大量人出现挨饿的状况。

  这么多年,在不阙城,能这样做的,只有秦氏。在秦氏的能力范围之内,秦氏一直是这样做的,你们若不信,可以去打听。秦氏越大,对不阙城民生稳定的责任也越大,不能只顾赚钱,这便是秦氏生于斯长于斯的责任。”

  侧厅内,端茶唇边的洛天河闻听此言,茶盏悬停在了唇边,神色间若有所思。

  “如今秦氏被逼走投无路,只能卖掉秦氏应急,可事关数万员工的工作,事关数万个家庭的稳定,许多人的妻儿还指望着家人的这份工作存活,许多不阙城民众还想保有在秦氏工作的荣耀。

  你们接手,必然要对秦氏进行大刀阔斧的调整,以符合你们的商业需求。这些我们事后是没办法干预的,能做的只能是眼前,只能是多给他们争取一点利益。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多争取一点,争取发给每个员工的安家费能保他们五十年内不会饿肚子,争取每个员工手上拿到的一笔钱足够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去另谋生路。如此一来,秦氏尽到了自己的责任,事后你们想开除谁那是你们的事,随便你们怎么调整,调整谁都行,至少秦家心安了,也尽力了。”

  苏长汇挑眉道:“保障五十年,秦会长,你在开玩笑吗?”

  秦仪:“这绝不是玩笑,而是一旦走到那一步必须面对且要去执行的事,因为许多人在秦氏工作的时间不止五十年,为秦氏效力的时间不止五十年。当然,对于你们来说,当然是开玩笑,可这就是秦氏应该承担的责任。数万员工的稳定,就是数万个家庭的稳定,保持秦氏的平稳过渡,维持不阙城一定程度上的稳定,保障数万个家庭的生计,就是秦氏生于斯长于斯的责任。”

  侧室的洛天河已经放下了茶盏,沉默静坐着。

  对面的金眉眉瞟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低声道:“公德心喊的震天响,好一个大义凛然的秦会长,这话放在谈判桌上扯的太远,怎么感觉最合你的胃口,看来放在这里谈判,已经让她怀疑到了你在场。”

  洛天河则低声回了句,“这么多年,秦氏也的确是那样做的,只要不阙城有需要,秦氏的确是亏本着全力支持。怎么,你不相信秦氏拿到那两千亿后会给下面员工五十年最低的生活保障?”

  金眉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笑道:“所以才有眼光和胆略高低之分,秦氏才能在你的另眼相看下、一路庇护下崛起为不阙城最大的商会,而为何不是其它商会的原因。”话中玩味意味很浓,似在提醒对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