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浑沌记 > 527 悬崖一线生机,贵贱两分死仇

  徐婉在一旁观战很久了。她对唐肃可谓忠心耿耿,千依百顺,否则唐肃也不会总是把她带在身边。可惜的是唐肃也仅仅止于将她带在身边。

  无论她如何千娇百媚,如何千方百计,暗示、提示甚至明示,唐肃都始终没有前进一步,坚守着同门师兄妹之礼。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她始终相信就是坚冰也有能捂热的一天,所以坚守不弃。但如果唐肃死了,她自然不会再有任何机会。

  在她这个旁观者看来再清楚不过了。唐肃只不过在生命的尽头反戈一击而已,而且这反戈根本就没有找准方向。勾诛是直冲他的死穴出手的,真正的不死不休!

  她是豪门女子,自小生活优渥。虽然被长辈强迫苦练剑法,但哪有机会与人生死相搏?真正到了这关头,她早已把练过的所有剑法忘得一干二净,只能双手持剑当做匕首胡乱一捅。

  剑入半尺,勾诛腰下剧痛。但他毕竟是久经生死之人,抬起一脚就踹在徐婉的腹部。徐婉两人带剑往后一飞,一股热血从剑伤出喷薄而出。勾诛立刻运转真气将血止住。

  唐肃已经回过神来,运剑如斧,飞起一剑斩来,紫光大盛。勾诛横剑一挡。只听一身巨响,两剑相交,冥火剑嗡嗡直响,其上被砍出半寸深的豁口,但并没有断裂。倒是勾诛持剑之手虎口大震,已然裂开。

  徐婉被揣了一脚,往后连续退了十来步才稳住身形。但她被这一脚倒也踹得清醒了过来,手中剑芒闪动,一连几招她早已熟稔的剑招,如疾风般杀了过来。

  唐肃却神色未变,丝毫都没有再阻止,而是同时出招,默默与徐婉联手,就好像把之前说过的他要亲自解决勾诛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了一般。他显然意识到了诛杀勾诛这事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虽然他境界比勾诛高,剑法比勾诛精妙,资质也比勾诛好到不知哪里去了。虽然无论从哪一点看他都比对方要强,但还有一点是他无法预料的。

  那就是气运。就算他本人再强,可也奈何不了天地与他过不去。地裂开陷我,天要落石砸我,我就是天纵之才,又能为之奈何?

  既然如此,两人联手,只要能把他杀了,也不是不可以。肉体上消灭了这个心魔,也许在内心还有一些残痕留下,总是能在将来的道途上逐渐炼化的。

  与此同时,轰然一身巨响。一块足有百丈大小的巨石在阵机运转之下从外部缓缓飞来,靠近了生息大殿,轻轻一触,然后又反弹离开。

  被这庞然大物一撞,整个生息大殿内尘土飞扬,一大半都坍塌了,露出了外面可怖的天空。

  天空底色明亮,但空中布满了乱飞的息壤岩块,还有无数怪异的灰色灵光组成的空间风暴,如同许多大大小小的漩涡,在空中不断地扭动。

  其中一个尤其巨大的风暴越来越接近他们的激战之处。强大的吸力卷来,三人的头发衣角都齐刷刷飞起地指向了那个越来越近的风暴中心。

  徐婉和唐肃联手绞杀,剑招越来越密集,意图封死对方所有的出路。但勾诛发觉徐婉的剑招虽然好看,实则是花拳绣腿。不但对唐肃帮助不多,有时反而碍手碍脚。

  他悄悄将身上腰带一紧,刚好死死勒住伤口,忍住腰间的剧痛,抓住稍瞬即逝的时机,猛然往徐婉贴近,一剑斜里刺出,直划此女持剑的右手手腕。

  徐婉一声尖叫,手腕被被划破,长剑随之脱手。勾诛前方裂口处的空间漩涡的强大吸力正在袭来,便左手一掌乘势将徐婉一推。徐婉脚步不稳,心中完全乱了方寸,往后倒去。

  她背后的小半生息大殿已经被空间乱流搅得消失无踪,再退一步就是悬崖,悬崖下是无底深渊。而空中那个如巨兽一般咆哮着,吞噬一切的空间漩涡正在逼近!

  此时唐肃的杀招已到。勾诛这几招全力对付徐婉,当然没法再去防御唐肃。但唐肃眼看就要得手,却发现徐婉已经到了悬崖边缘,即将跌落。他心中猛然一震,不由得将即将得手的剑招又停了下来。

  他修的是正法,行的是正道。作为高贵的垚人,而非低鄙的土人,对自己的同门师妹他当然不能见死不救。否则他岂不是走上邪路,和这出身混混的土族恶贼又有什么区别?

  他果断收了招,一把拉住徐婉的手腕。但勾诛抓住了机会,立刻又狠命往徐婉身上一踹。徐婉虽然有唐肃拉住,但也抵不过这勾诛这玩命一踹。她不但自己飞了起来,还连带牵连了拉扯他的唐肃。

  两人一齐跌落了背后的悬崖。但关键时刻,唐肃右手拉着徐婉,左手抛弃出了一根缚仙索,准确地缚在了悬崖边一块凸起的岩石上。

  他们并非是在往悬崖下坠落,而是那股强力的空间漩涡正在吸引着他们,将他们倾斜拉起。两人就这样拉着一根缚仙索悬挂在了岩石上。

  如果唐肃肯松手抛掉徐婉,那他还可以反身顺着缚仙索爬回来。但他不愿意抛弃,那就只剩下一只左手抓着缚仙索勉强支撑,根本就不可能爬回到安全之处了。更何况悬崖之上还站着一个死对头勾诛。

  明明占尽上风,就这样大势已去,瞬间被对方翻盘了?唐肃心中极度不甘,但他又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究竟那一步做错了?本心镜的光芒之下,他的每一步都出自他的本心,绝不会错,绝不会错!

  唐肃毕竟曾经是他的同门师兄。虽然勾诛对此人有时厌恶至极,真是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断,但是在这本心镜下,他所做一切也同样出自本心,他是真不想杀人。

  只是这本心镜的光芒笼罩之下,他实在无法走出去。无奈之下他在飞沙走石中抓住了唐肃的那根缚仙索,没有好气地说道:

  “唐肃,我最后再和你说一次,我没有偷过那那老头的雷玄木种,那东西是我自己花钱买的。白长生不是我杀的,查绯的事更是和我无关。

  “我每分钱都来得光明正大,问心无愧!你拼命要抓我根本就一点道理都没有!你赶紧把本心镜收了,我不杀你。这大阵很快就要崩溃,我要去救人!”

  唐肃当然知道本心镜的光芒下,勾诛所说的话就是出自他的本心,根本就不可能说谎。他却冷笑道:

  “那又如何?你又出自何姓何家?你不过士青石街上一个偷鸡摸狗之徒,连家世都搞不清楚的杂种,这难道也有假?

  “祖师秦尊阳虽然是土人出身,但如果没有古、陈、徐这些垚族世家鼎力支持,怎么可能在翠玉宫自立门阀?

  “自古天地尊卑有别,垚人为主,土人为仆,各居其位,各谋其事,这难道不是天地纲常?

  “自从连氏占据了丹阳阁,不分贵贱收徒,单凭喜好提拔弟子,你这种窃贼出身都能成为丹阳阁真传,连萍亲授,这难道不是翠玉宫乱象?

  “我若不杀你,便是坐视这天地纲常混乱,宗门败落在女人手里!”

  勾诛被他说得一愣。原来这个呆子和自己过不去,并和那些扣在他头上的屎盆子无关。说穿了人家根本不在乎自己到底做过什么。

  只要自己不是垚族出身,只要自己不知自己家世,只要自己曾经在青石街上做过小偷,他便已经有了原罪。这原罪不是任何方法可以洗清的。

  哪怕他机缘巧合救下了宫主,哪怕他苦心修炼成为修士,哪怕他逐鹿之战排名第一,机缘不断,炼就筑基十重圆满。哪怕他将来结丹、蜕凡甚至和秦尊阳一样飞升,他都一样不符合这天地的纲常?这一切在他一出生就已经决定?

  但唐肃一开始就说秦尊阳也是土族出身。那他这一番屁话,岂不是把祖师也一起骂了进去?

  其实唐肃在这危急时刻,最好的办法是先承认一切都是误会,乖乖地将本心镜撤了,让勾诛将他和徐婉拉回来。哪怕他还是想杀勾诛,在那之后还有机会。但本心镜的光芒之下,他即便是法宝之主也一样受到影响,他是绝对说不出任何虚与委蛇的话来的。

  “是么?”勾诛脸色一冷,毫不犹豫手起剑落。冥火剑在空中闪过一片扇形的弧光,将唐肃紧抓着缚仙索的左臂一砍而断!

  徐婉一声尖叫,这两人就像两片连在一起的落叶一般旋转着掉入悬崖下的空间风暴中。

  头顶上的本心镜似乎也察觉了主人的危机,不再悬浮原处,而是如一个飞盘一般飞起。紧随主人而去。

  一个瞬间之后,勾诛便只能看见狂怒的黑色风暴中心,还有本心镜隐约的光芒一闪,然后很快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