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浑沌记 > 526 仗剑争雄雌,分心算天机

  勾诛这一刺完全舍弃了自己的防御,角度刁钻,速度又快,狠辣无比,唐肃想要变招已经毫无可能,只能硬着头皮一剑劈下。

  剑入皮肉,勾诛左肩头飞溅起一片扇形的绚烂血花,一股锋锐剑气直入经脉,如针芒入体,他却丝毫也没改变自己的剑招,噗嗤一声刺入唐肃的左肩下。

  剑身刺入唐肃锁骨下,入肉三寸,旋即拔出。一招穿云剑法中的风卷残云,剑尖带着血花闪出一线红色寒芒,又直削唐肃的脖子。

  唐肃从小便是剑修,在云天城古家苦练剑法。但也正因为剑法厉害,被誉为云天之骄,同辈中罕见敌手,甚少真正尝到这利刃入体、皮开肉绽的痛苦的滋味。

  如今亲身感悟,犹如闪电一般刺痛全身,他难免眉头一皱,一股惊惧之感涌上心头。

  对勾诛来说,这一剑换伤不是关键,关键是唐肃中了这一剑之后吃痛,神识一震,被他钻了空子,才能直击他的要害!

  勾诛满心只想回去找回连菱,原本就不想和唐肃在这里纠缠下去。既然本心镜如此牢不可破,那就只能先杀了催动法宝之人再说。

  至于身上剑伤,他根本连想都没去想它。这比起他当年在传功塔的剑傀桥上所受的伤,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唐肃毕竟是剑术精绝,躲闪也甚快。他猛然将脖子往后一缩,勾诛的剑锋便擦着他的喉结过去了,生死危机就此避过。他心神一稳,手中紫光大剑一翻,掀起无穷剑气,斜劈而至。

  这一招劈出的同时,他才感觉到左肩下的剑伤中冰寒彻骨,生机迅猛流失。他急忙一边继续勉强续招,一边催动真气涌动气血,伤口中一股鲜血飙射而出,落在了息壤岩上。

  残血落地,其上长出几朵白色的玄阴兰,这些红色的血迅速变黑,生机流失殆尽。好在勾诛剑上的怪异兰花已经被他喷血排出体外,他才避免了这一记阴毒暗算。但他手中的反击招式也因此打上了不少折扣。

  勾诛轻松化解这一波攻势之后,阴寒无比的玄阴兰随着剑锋飞舞,和唐肃的紫光剑射出的无数紫芒剑气交错,远远看去,便是紫白二团流光正在相互争辉,究竟谁占上风一时还看不清楚。

  生息大殿再次晃动,连续不断地咔嚓巨响传来,整个大殿缓缓地裂成了两半。足有数十丈之高的几根石柱再也支撑不住,轰然倒塌,砸中了几处阵位,息壤沙犹如烟雾一般飞溅。

  那些阵位上都有筑基修士驻守,但是被勾诛一捣乱,他们大部分都受了神识冲击,昏倒在地。这一被巨石砸落,可真是尸骨无存了。

  唐肃和勾诛所处的石台也开始崩裂了,露出一条条大缝。狂风如潮水一般地从生息大殿两边的裂缝中涌入,在大殿中发出宏大无比的呜呜怪响。

  外面天地的光芒也同时射了进来,天色大亮,残破的生息大殿中的景象越来越清楚。大风卷起,飞沙走石,两人一心都在比拼剑招,似乎对外界的一切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飞扬的息壤沙中,两名少年,一人高大魁梧,面容俊朗,双目之中英气勃发。另一人则身材修长,相貌清瘦,双眼寒光闪烁。两人都是衣袍猎猎,白衣带血,手中兵刃翻飞,紫白两色的剑光在风中闪烁不定,无穷的杀机随风飞舞。

  唐肃剑法精绝,招招如虎啸龙吟,气势磅礴,渐渐占尽上风。但这也只不过是表面而已。

  勾诛的剑术虽然不如唐肃正气昂扬,招式繁多,但阴险诡异,无惧生死,时不时以伤换伤。两人身上都是多处挂彩,血染衣袍,唐肃也极为头痛。

  毕竟他是来了结旧怨,斩除自己的心魔。他想成道,并不想死。而勾诛就不一样了。我现在急着要去救人,你却敢拦着我,逼急了我真是要和你玩命!

  他宛如一条钻入草丛中的毒蛇,你越是逼得它紧,越是压制他,他便越是如垂死的毒蛇一般,随时不要了自己的性命也要拼死反咬。

  两个持剑少年,就这样鏖战了百余招,唐肃越来越占据上风。他并不着急,稳扎稳打。他坚信以自己的多年苦练的剑术,迟早能找到此人的破绽,一剑斩之!

  勾诛更为心焦了。这大阵的维系已经接近尾声,随时可能崩溃。连菱还在那息壤岩通道之中生死不知,他那里有时间和唐肃这蠢猪一样的人物在这里浪费时间?

  但他知道,真的想要救回连菱,他在这里与唐肃同归于尽也没有意义。他也有优势所在,还需要等待机会,一击翻盘!

  他的机会就在这越来越混乱的阵机之中。相对唐肃而言,他的天生的眼阵就是最大的优势。

  天地混乱,无数的息壤岩四处乱飞,地面还在不断震荡。他们两人斗剑的时候,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小心着四周一切的变化。

  每一缕风,每一块落下的石头,甚至是一颗飞过去的沙子,都可能会改变这场激烈无比而又微妙的战局。唐肃在其中小心地躲避着这些外物的干扰,目光只随着双方的剑尖游走。

  勾诛却不一样,在他眼中,无论是碎石还是风,还是这地面的动荡,甚或天地万物的运行,都是无数灵机牵动的结果。他直接看到的是灵机,对他来说,这里的万物都是可以推算的。

  风雨雷震,飞沙走石,在这外间瞬息万变,也在他心中运行。他虽然剑术不如对方,可一旦这天地万物都成了他的助力,他就可以无往而不胜。他只是需要在这其中找到一个机会,一举反杀唐肃!

  唐肃全然不知道勾诛的想法,只觉得对方剑法逐渐凌乱,明显有气息不稳的感觉。毕竟鏖战已久,而他是筑基七重,有气壑为基,真气远比对方雄厚。想到这里,他心头逐渐火热。

  忽然一变招,他原本坚实无比的压制对方的剑气,忽然变成了一支锐利的长矛一般,往对方心窝疾捅。而勾诛也毫不犹豫,足尖猛点。但他并未退往正后方,而是往偏左一个诡异的方向爆退。

  勾诛轻功了得,身法诡异,他并不怀疑。只是这一剑名为“不杀无归”,剑气充盈,三缕寒芒都聚集在剑尖,一旦出手,便像狼群盯上了猎物一般。任你逃避到天涯海角,我都照样一剑刺死你。

  他手中刺出的剑气形如一线紫芒,随着勾诛的身形同时又调转了方向。勾诛再转,唐肃也身随剑动,剑尖划出一条一波三折的曲线。这时候,他忽然感觉足下岩石松动。这竟然是一条裂纹的边缘,岩石一踩就往下垮脱了。

  他真气一提,稳稳了跃过了这条石缝,刚一落地,却感觉头顶有异样。抬头一看,却是心中再惊,一块足有脸盆大小的息壤岩悄无声息地落下,已经到了他头顶不到两尺之远。

  他极速将身形一斜,巨石哗然落在他的脚下,轰然一响,碎石细沙飞溅而出,他几乎睁不开眼睛。这时他却感觉对方的剑尖成了乱空中的一线阴森寒流,瞬间就到了自己的面前。

  原本自己的剑招分明占了上风,却偏偏天不遂愿,气运不佳,一连串倒霉导致优势尽失?勾诛此人果然是个小人,专门乘人之危下这种黑手?

  唐肃脑中翻腾起好几个念头,手中却毫不示弱,剑芒闪烁,剑气如啸地反杀了过去!

  只不过他方寸已乱,这只不过是闭上眼睛胡乱反击,又怎么比得上勾诛将岩石松脱、巨石坠下、细沙飞溅这些全部算计在心,乘着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刺出的必杀一招?

  按勾诛的推算,他最多再吃几处剑气之伤,而唐肃必死无疑!

  眼看剑尖已经递出到了唐肃胸前三寸,勾诛却感觉自己腰间一凉,然后一股剧痛传来,浑身顿软,明明已经剑尖刺到了唐肃面前三寸之处,他却后劲不足,递不出去了。

  一惊之下,他扭头一望,却看见一张朱唇紧咬,满脸通红,双目却是极为狠厉的美人脸。这人正是一直在一旁毫无动静,以至于勾诛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的徐婉。她双手持着长剑,乘着这机会一剑刺入了勾诛的右腰。

  他算尽天地灵机,却忘了算旁边还有一个活人,而且是阴险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