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死拳无双 > 第48章 神话:踏花不坏!
  这一天,只要去过黑村的富豪都会收到一条短信,明天黑村将举办前所未有的三十连决大战,最后会有黑拳王对决,敬请光临!
  一时间整个西州的上层社会都惊动了,拉亲带友,纷纷往黑村赶去,凑热闹,寻刺激,给乏味的生活增光添彩。
  前所未有的盛况出现,黑村宽阔的街道竟然出现拥堵,酒店爆满,各种娱乐场所人山人海,就连张武的老爹张志伟,也被他们公司的老总带来了。
  东瞅瞅西看看,张志伟好似山里出来的人,东张西望,没见过市面一样,想不到西州还有这么热闹的地方,真是大开眼界。
  今天任务最重的要属小曦,不只打黑拳的选手觉得累,主持人也累啊,30场,要调动现场气氛,脑瓜子组织语言,嘴皮子不能停,还得看着擂台上的血腥场面,30连决,注定尸海如山!
  十号拳场,二楼贵宾室。
  南凡生看着样貌和心性大变的李鹤,一声长叹,师徒之间的感情仿佛被冲淡了,不像以前那样亲近,可以有说有笑,李鹤以前更是对他恭恭敬敬,十足的尊重。
  而现在呢,出山之后不先去拜见师傅,而是让师傅来找你,这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
  二人相见无言,南凡生竟不晓得该说什么,李鹤更是惜字如金,性格变得寡淡,人性磨灭,一切仁义道德离他而去,连尊师重道都不在心中,成了杀人机器。
  “李鹤,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师傅责任不浅,有愧于你,慢慢来吧,过几年就好了”南凡生摇了摇头,挥手让李鹤退下。
  滚滚红尘,炼心之地,李鹤只要在红尘中厮混两年,接触到各种热心肠的人,他的人性就会回来,冷酷褪去,被周围人同化。
  杀人机器不是真的没有感情,只是把人性压制了,为了适应那种残酷环境,只有冷僻才能活下来,等回归社会,过上一段时间热情就会回来,不过肯定没有以前那么激烈。
  比如毒雕,还有那些黑拳王,都经历过成为杀人机器的那段日子,但在红尘中摸爬滚打一段时间,自然就会有人味上身,懂得人情世故。
  而在十号拳台后边,小曦正在看李鹤的资料,当看到李鹤和张武是师兄弟时,心里立马一动,自己男朋友的师兄,肯定要多多照顾嘛!
  张志伟跟着老总,从一号擂台看到十号擂台,打斗逐渐升级,越到后面打得越凶残,鲜血四溅,让他这老实人看得直哆嗦。
  坐在十号赛场的观众席上,周围各个都是大老板,身价亿万者不在少数,西州的豪门名贵基本齐聚一堂,都是来看黑拳赛的,张志伟默然不语,都是要仰望的人物啊!
  晚上八点,一阵瑰丽的弥红灯闪烁,小曦出场,长裙及地,烈焰红唇,娇艳无比,美妙的嗓音介绍比赛。
  而在观众席上的张志伟傻了,满是不敢相信的神色,使劲揉了揉眼,再看,这不是儿子的女朋友小曦嘛!
  一瞬间,张志伟心里闪过很多念头,看着台上光芒四射的小曦,想到当初询问小曦干什么工作时,她回答主持人。
  还真是主持人!
  只不过在这种地方主持节目,张志伟难以接受,心中暗下决心,我儿子又不是没人要,不是还有那个高中同学韩小蕾嘛,一点不比小曦差,在这乌烟瘴气之地的姑娘能好到哪里去,我儿子一定不能找个千人骑的货色!
  小曦不晓得这些,赛场实在太大,张志伟的公司在西州只能算中等企业,所以座位在后边,小曦根本看到。
  一番介绍,有请李鹤与他的对手出场,30连决正式开始。
  李鹤并不是第一次打黑拳,他有过一场胜利的战绩,也是那一次的先死生还,让他决定去魔鬼训练营。
  再上拳台,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紧张,对手在他眼里如同草木,只不过多了腿而已。
  钢笼关闭,钟声落下,李鹤看都不看,一腿扫出如同铁斧劈下,对手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踢爆,惨死当场。
  之后连续十多场都是如此,势如破竹,凶残无比,腿下无一活口,不管什么原因来打黑拳,想养活家人也好,想挣钱救助子女也好,李鹤不管那么多,只要敢上来,被踢爆就是你的下场!
  到第14场的时候,50连胜的新人王上台,依旧躲不过致命一腿,活生生的差距。
  打到后来看客们都疯了,如同疯狂的追星族,歇斯底里,用尽所有力气大喊:“一腿!一腿!一腿!”
  与之相伴的是疯狂压钱,甚至有人压出全部身价,被现场火热的氛围所影响,两眼通红,抑制不住激动心情,站在座位上奋力挥拳,撕心裂肺的呐喊。
  到17场的时候,赔率被压爆,现场所有人全压李鹤赢,甚至连张志伟都热血沸腾,控制不住情绪,跟着别人压钱。
  这样下去怎么行,黑村怎么挣钱?
  在第18场的时候,毒雕直接派出百场连胜的选手,也是魔鬼训练营出来的,杀人如麻,绰号“魔鬼!”
  全因此人是极端主义者,信奉邪教,有狂热的宗教信仰,冷酷无情,手下从不留活口,崇尚信仰可以带给自己毁灭性的力量,要以敌血沐浴自己,简直就是疯子。
  但这样的人反而有很多粉丝。
  魔鬼出场,一边倒的氛围立马破裂,很多人不再支持李鹤,而是更看好魔鬼,因为他的战绩在那里摆着,还有让人不敢相信的强大,远不是打18场的李鹤可以媲美的。
  杀人机器与魔鬼相遇,孰强孰弱?
  这一场,李鹤终于遇到了对手,第一次没有一腿把对方干掉。
  魔鬼的打法完全是不要命的那种,全是以命换命的招数,凶残却没有灵性,少有章法,两腿如同风车一般连续进攻,丝毫不吝啬自己的体力,凭一股狂热的劲头支持自己。
  就像我们普通人打架,打红了眼,只会上去撕扯乱抓,明明能用腿把他踢倒,你也不管,只凭一股血勇乱打,魔鬼就是这样。
  给了一般的黑拳手,当然会被魔鬼这种一鼓作气的进攻,不要命的方法打死,但李鹤不同,内心冷酷到极致,凶狠根本吓不住他,最终一腿把魔鬼的肚子踢出血洞。
  就算到了这一步,魔鬼都没有放弃打死李鹤的念头,狂热的信仰竟然让他不管不顾,肠子都流出来了,依旧想站起来进攻李鹤,直到死亡的那一刻眼神才变清净,有如释重负的解脱。
  这一场,许多看客倾家荡产,从天堂跌落地狱,从富豪变得一无所有。
  你想一下子暴富,把资产翻一番,就要有一贫如洗的觉悟。
  有人疯了,在会场闹事,但怎么可能是黑村的对手,几个壮汉上来直接把他架出去扔在街上,如同丧家之犬,揭示了赌博的残酷。
  30连决还在继续,李鹤的对手也越来越强大,都是一些极端人物,不是狂信徒就是穷凶恶极的杀手,要么家人被仇杀灭门疯掉的狂魔,要么其他州流窜过来的无法无天之徒。
  打到27场的时候,李鹤因为剧烈运动,体温升高,元气闭锁不住了,却不能流汗泄气,不然体力下降,精神萎靡,绝对会被打死。
  罕见的与人硬拼,一拳出去,毛孔开合,元气奔泻,用暗劲把对方打死,然后太阳穴鼓荡,手上运功,对着空气慢慢出拳,如同撕棉,再猛力回收,同时惊尾椎子,一股凉气直达脑顶,冲击身体内发热的器官。
  这一凉一热,劲力来回鼓荡,如大河涛涛,终于把元气稳住。
  而在贵宾室内的南凡生,只是静静看着这一切,但内心并不平静。
  其实南凡生之所以培养李鹤,刚开始的用意,完全只是为了给张武找个陪练对象,让李鹤去成就张武。
  虽说把李鹤也收为真传弟子,但真正的内家功,很多秘诀,只有张武得了传承,李鹤只学得最简单的一些东西。
  但现在看来,不能只凭自己的感觉去臆断别人的未来。
  张武确实很牛,没有辜负南凡生的一片苦心,但李鹤也不差,甚至更猛,不靠师傅的背景,不得师傅的重视,只凭自己的能耐走到今天,敢与黑拳王争锋,天骄无匹!
  三十连决最后一场,已经是凌晨,小曦哑了,一晚上绞尽脑汁,嘴皮子没停,说话都发不出声音了。
  最后的大战来临,李鹤得到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就地在被鲜血染红的拳台上一坐,闭目养神。
  二楼贵宾室。
  毒雕前来向南凡生请示,应该派哪位黑拳王出战,因为那些黑拳王唯有南凡生镇得住,也只听他的话。
  毒雕根本用不动人家,各个都是凶恶到极致的家伙,想指使人家,妄想!
  而南凡生默然不语,透过玻璃窗看着擂台上的李鹤,心思复杂,为师没有尽到师傅的责任啊!
  “我亲自出战!你去找几十盆花,摆成一条直线,十米长,我要表演绝技,最后李鹤会输,三十连决败在最后一场,惊天大逆转,今晚会有许多人跳楼身亡啊!”南凡生一叹,算定一切,心中自有打算。
  只是苦了那些富豪,如果拿全部身家压李鹤赢,注定血本无归!
  毒雕闻言呆呆看着南凡生,有些傻了,师傅教训徒弟很正常,但上黑拳台打生打死,真是前所未有!
  “我去安排!”毒雕虽然不明其意,但南凡生既然这么决定,李鹤是生是死用不着你来操心,做好自己分内之事就好。
  小曦听着耳机中传来毒雕的吩咐,也是发傻。
  南凡生竟然要上台和徒弟打,师徒相残,让她脑袋转不过弯来,一个是男朋友的师兄,一个是男朋友的师傅,如何是好?
  直到毒雕连喊几声,小曦才反应过来,不过她足够机灵,这事绝对不能参与,不然张武肯定要怪她,只得假装“嗯哼嗯哼”想说话,但嗓子哑了讲不出来!
  毒雕不好说什么,但这个恶人他也不想当,随便找个美女上台,吩咐一番,说今天来了个神秘高人,要为大家表演绝技,然后会和李鹤对决。
  而李鹤看着走出来的南凡生,呆若木鸡,冷酷的心理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想不清楚为什么。
  南凡生面对观众微微一笑,看着眼前二十盆花,摆成一条十米的直线,不言不语。
  认识自己者算缘分,不认识的也懒得解释,不过总要显摆一下能耐才能镇住众人,不然凭什么和李鹤对战,人家29连胜,你呢?
  如果不镇住众人,上台就把李鹤打赢,只会损害黑村的名誉,让别人说你暗箱操作,为了捞钱丧心病狂,以后谁还会来?
  只见南凡生静静站立,内功运转而不显于外,身上的衣服像被一股风吹起,衣角无风自动,然后往前走,整个人离开地面,踩在花杆顶端,如同凌空飘起,很自然的走过十米长的鲜花道路,而花杆一切无恙!
  这种神技震撼了所有人,只有传说中的踏雪无痕,一苇渡江,才能与南凡生这手绝技相媲美。
  普通人只觉这是神话,但李鹤却明白其中道理,这和太极拳的绝技“雀不飞”有异曲同工之妙,却更高级。
  麻雀想飞,必须爪子蹬地面,给它一个作用力才能飞起来,就像飞机起飞要滑翔一段距离才能升空。
  把麻雀放在手里,你用手掌感应鸟儿蹬脚的那个微弱力量,它蹬你就把手上的肉向下沉,以卸掉它的蹬力,就算它使劲扑棱,但上升力度不够,在手里自然飞不起来,但那种敏感和瞬间卸力的反应速度,化境都未必能做到。
  而南凡生这手更高明,花朵的杆很脆弱,只有一点点韧性,不敢踩,轻也不是重也不是。
  你要踩在花朵上面的一瞬间,用脚底的感知把花杆的支撑力感应到,意到力到,身体的重心正好落在上面,有那一点弹力,你就能接着走。
  但你感应是感应到了,身体的重量足以把花杆压塌,还要有强大的内功运转起来,体内的电磁能量与地磁力相斥,身体轻飘飘不着力,这才是最关键的!
  南凡生的内功能够支撑全身的重量,可见其强大!
  这一手表演完,全场鸦雀无声,如此惊世骇俗的神技,难道这个南老头是神仙下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