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零八章 万民愿力,陨星之心!

第一百零八章 万民愿力,陨星之心!

  “大老爷老当益壮,才是真正的超脱之人,天上神仙,孙儿这等红尘劳苦者如何能比,今日能得见大老爷金面,当真是万千之喜,邀天之幸!”
  孙乘风恭敬地说道。
  “小子,记得以后叫我云老就好,再别大礼参拜了,整得跟磕头虫似得,老夫可不喜这般。男儿就应该顶天立地,济世救人,泽被苍生,面对任何人,都要有自己的底气,都不需要下跪。”云扬苍老的道。
  “谨遵老祖宗教诲。”孙乘风又再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这才站了起来。
  云扬淡淡的道:“至于老夫,谈何天上神仙,现如今不过就是苟延残喘一老朽了……今日能得见故人之后,也是十分的欣慰。当日在林中,我若是不是听说有医仙家族后人在此,也未必会再出来,一切都是因缘际会,早有定数。”
  他悠悠的叹了口气,眼中似乎有烟云飘然而过,道:“当初的老兄弟……现在就仅剩……老夫一人了……这红尘人间,满满的都是寂寞。”
  “老祖宗定然可以得道长生,成为真正的陆上真仙。”孙乘风尊敬的道:“今后百年千年,我等这些后辈家族,还指望得到老祖宗庇佑呢。”
  云扬怅怅叹息:“陆上真仙,谈何容易!这一次出来再见故国,尤其还看到故人之后,于愿已足;以我伤势,至多不过十年时间便是尘归尘,土归土之期,其实那样倒也不错,可以与他们再会团聚,浮一大白,他们该当等待老夫等得太久了……”
  孙乘风焦急的说道:“难道这些药材,老祖宗这些年都没有着手收集么?”
  此刻,孙乘风心中亲切乃是真心的着急,丝毫不存花假。
  如凤弦歌这样的老祖级大神,在自己家族就是活化石一般的超级存在。
  甚至不需要出力,单纯只是活着,那就是妥妥的精神象征!
  这样的大老爷,若是能活下去还是尽量活下去的好!
  兰无心在一边也是一脸着急。
  本来这云老救活救不活也没什么无所谓,救活得一大人情,固然是好,救不活也不差什么,
  但现在情况却大有不同,那边神魂重组可还等着这位大老爷呢。
  唯有他才能使得破绽多多的布局更形完善,其他人纵使修为到了,也学不会、施展不了的说!
  此外,兰无心的心里还有一些由衷佩服,不愧是老祖宗级别的存在,别人都不知道的方法,他也知道。那些在自己眼中陆地神仙一般的高手高人,在老祖宗面前,便如是一些穿着开裆裤的孩子一般,啥啥的都不懂。
  “老祖宗当真博学,只可惜后辈不争气,老祖宗们的才学本事,传承下来的十不足一,实在是令人慨叹。”
  兰无心这句话乃是发自由衷,非只为吹捧云老,想起昨日那所谓四季楼的高手在老祖宗面前就像是傻逼一般,除了懵逼的表情,就是懵逼的眼神,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这一刻,他竟深深觉得四季楼未免名不副实,名过于实!
  什么传说中的大陆第一超级组织啊,一个个都如同是猪脑子一般,空有绝顶修为,却没有相应的经验阅历才分见识相契合!
  难怪当年布下绝杀陷阱,以必杀之局伏杀九尊,还是被其逃出来一个,一帮傻逼,一帮草包!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也难说,四季楼的这些人虽然不懂老夫那手法,大抵不过是受限于眼界阅历,修行中人始终以自身修为为先,相信这天下间必然还有其他高人懂得;甚至还有比老夫更为年长的前辈高人,存在的未必便在少数……老夫这点年纪,被称之为老祖宗大老爷,受之有愧,惭愧啊惭愧。”
  云扬摇摇头,唏嘘不已。
  孙乘风按耐不住,焦急问道:“敢问老祖宗,您那边还缺什么材料?孙儿这就想办法去,您也说了医仙世家悬壶济世,所结善缘当真不少……”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那蛟龙胆,我已经从无尽海猎杀得来;孔雀尾也已经从无上山获取到手;无根水更是好取,漫长岁月以来,早有收获。那雪山榴两甲子前也被我寻得,独角兽的独角,须得独角兽自愿给予,方才可以入药,前后耗时百年岁月,却也终归我手,还有那无量鲸,却是足足花费了老夫整整一甲子时间,这才从一头沉睡的鲸兽身上获取,按说所需药材已经收集大半,我本该当再接再厉才是,然而我设法致力于那万民之愿力凝珠之时,却觉那珠非等闲可成,需要极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严密布置,这也还罢了,还有那陨星之心,这数百年里,根本就没有人听说过类似物事,我费尽心思,翻阅许多上古典籍,貌似在之前万千年间,竟也没有听说过的样子,没有目标的药材却要如何寻起?!怎道我不绝望,不放弃呢……”
  孙乘风听罢云扬之言,脸上一片绝望,道:“听罢老祖之言,才知老祖隐蔽红尘的偌久岁月,竟有如此精彩的经历,光是前面几项,晚辈都要闻之惊心动魄,求之奢求无望,老祖竟能一一取得,当真盛名之下无虚士,却不知,那万民之愿力凝珠,到底如何获得?所谓的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布置,该当如何着手,还有那陨星之心,到底是何物?请老祖宗再明示之!”
  说罢,举手啪的一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自己实在是孤陋寡闻,枉为医仙嫡传,这张先祖开出的药方,这些稀罕灵药灵材,自己竟然大多数都没怎么听说过。
  甚至是完全不明白,其原理病理药理医理,深深感觉到了自己与老祖宗之间的差距,端的是差天共地!
  自己区区道行,如何配得上医仙两字!
  天下第一神医云云,当真是让自己故步自封,不求上进了!
  云扬淡淡道:“老夫刚才没有说清楚,那万民之愿力凝珠,只需人力物力财力布置,因时制宜便可取得;但是那陨星之心,才是为难!”
  “敢问大老爷,那万民愿力成珠,所指又是何物?既然需要动用人力物力财力布置,这方面晚辈当可效劳!”孙乘风虚心的问道。
  “其实那万民愿力成珠共得三种法门,各有途径,殊途同根,终点如一,其一是自身广造善缘,得万民心仪,供为万家生佛之流,自然而然地获得万民愿力,如此成珠品质最佳,然而此法周期亦是最长!”
  “其二,便是老夫欲行之法,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人为制造契机缘法,蛊惑民智,收一时一地百姓之愿力,此法周期相对较短,但成珠品质多有瑕疵,毕竟非为天成,不过老夫仅为求治病,所行对当事人也有实在好处,总算不得欺心妄行,至于第三,第三个方法……不说也罢!”
  兰无心、孙乘风齐齐讶然,孙乘风不解追问道:“大老爷何以说话说一半,那第三个法门又是什么!”
  兰无心亦道:“本相听云老所言的三个法门,该当是以第三个方法最易见效,续时也该是最为短暂的,所谓事急从权,便是有些什么不该为的事情,也可斟酌!”
  云扬摇了摇头,沉声道:“所谓万民愿力成珠,望大了说可以很高大上,但根本上也不过就是本心所向四字而已。”
  兰无心登时有所警醒,隐隐猜到了云扬不愿提及的第三个方法到底是什么!
  云扬顿了一顿才道:“于私人而言,民心所向乃是逾距之说,然而对于皇室而言,却非是大事,只需要取来一国国君之玉玺大印,那其中早已凝聚了不知道多少民愿,只需要特殊手法,将愿力取出进而凝珠就好。”
  兰无心道:“这个好办,当今陛下知道云老前来,早就有意前来拜访;这万民之愿力凝珠,对于陛下来说,说一声,拿玉玺来用一用,没什么问题。”
  云扬轻叹一声:“兰相有所不知,老夫伤势沉重,需要动用的万民愿力绝非少数,起码也要用到玉玺所凝愿力的一成左右,而玉玺愿力乃是万民之心系,老夫岂可为一己之私,坏本国气数!”
  兰无心心中愈发安然,此老命数危矣,仍旧不愿因私人理由妨碍紫幽国运,可见其对紫幽的善意,动用一成国民愿力又如何,只要此老能安,便是日后紫幽帝国的定海神针,这笔买卖绝对的大大划算!
  兰无心此际简直恨不得直接言明多给云扬几成国民愿力,便可将这位老祖宗彻底绑上紫幽帝国的战车,至于那什么修复刺客神魂云云,不过就是顺带手的事情了!
  兰无心庄容沉声道:“云老,所谓事急从权,您的伤势乃是当前的重中之重,迫在眉睫,相信陛下知晓个中原委,也必然会慨然借出玉玺,此事就此定论,云老务须再推托了,再推托就是不近人情,枉顾我们的一番心意了!”
  云扬三度摇头:“若是有救,又有谁想死,就算陛下肯予玉玺,愿力成珠无虞,仍缺陨星之心,仍旧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孙乘风愁容满面,道:“是啊,就算是愿力成珠有了,还缺陨星之心,但所谓陨星之心到底是什么啊?”
  云扬微笑:“何须如此介怀,世事皆有定数,有自然是好,是上天眷顾,没有,也是老夫命该如此,老夫活了这么大的年纪,早超人伦寿数,怎么也够了。还有啥事是看不开的?呵呵……”
  兰无心皱皱眉,若有所思的道:“关于陨星之说,老夫貌似当真是有点印象的……当初我们紫幽帝国立国之时,便是天降祥瑞,从天空中陨落下来一颗星辰,当时,整个大陆因之地龙翻滚,火龙冲天,海啸弥漫了半个大陆……”
  “而开国之君,就是获取了那陨落星辰的威能……然后举兵起义,成就大业……只是不知道,那当年的天落星辰还有没有,若是有,那是否就是所谓的陨星之心呢?……”
  ……
  lt;一零八章,多么吉利的数字,必须要求月票,求推荐票,求评价票,然后求一波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