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帝国之主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越京来的情报
  一直以来,勒拿人的大洋水师,就是乾元帝国在海上的心腹大患。
  这支通过窃取帝国造船图纸和技术起家,在几十年里陆续组建起来的舰队,最鼎盛的时候光战船就有不下四百艘。每次从东部的天然不冻港海什稜港出发时,浩浩荡荡的舰队都足以让任何敌人心惊胆寒。
  在陈武入主东海前,帝国的东海水师,就是迫于他们的压力才维持着现有的存在。否则,以乾元帝国历代皇帝对海权的漠视,他们根本不可能拨出那么多钱银打造那么多的战船。
  虽说这些年来,随着跟帝国水师的陆续争斗,大洋水师也折损了不少,但仍旧是东海水师同级别的存在。彼此相争斗的时候,甚至多多少少还占一点上风。
  这次得知了东海水师分出部队兵力南下,大洋水师果断抓住了这个机会,派遣了一支总规模接近两百艘的主力舰队出航。南下到东大洋的海域后,为了寻找机会,这支舰队又分成了两个支队,在东大洋的几条主要航道上搜索帝国的船只。不巧的是,从旭川藩那边装满了铁矿、开往泉州港的舰队,就撞上了大洋水师的分舰队。
  从开辟了这条海外的铁矿来源后,松江军对于这条连接库克群岛旭川藩的航道,就一直有严加保密。通行的时候,也有意往东南绕一圈,尽可能避开勒拿人的船队。但是,勒拿人终究还是抓到了一个机会。
  为这支舰队护航的,约莫有六十艘战船,不管是数量还是平均战力都要比勒拿人的这支分舰队弱不少。
  意识到海战无可避免,松江军的护航舰队只能选择主动迎战。运输铁矿的海船则趁机清仓,将运载的所有铁矿抛下大海,张开满帆全速离开。
  一战下来,尽管海船基本无碍,但护航的战船却战沉了不下三十艘,水师士兵战死和失踪超过一千两百人,伤者更是不计其数,剩下的战船也多有破损。若不是幸运的借助夜色脱离,只怕损失还会更大。
  消息传回泉州港,再传到登州,给大好的形势带来了一片阴霾。
  谁都知道旭川藩铁矿对松江意味着什么,不管是二十多万大军的武器装备供给,亦或者动辄几百上千斤的火炮,都需要消耗海量的优质铁矿。一旦这条运输线被断,松江军会在很短时间内重新陷入铁矿急缺的局面。相比之下,一船队已经开采的铁矿石亦或者一些人员伤亡,都不是最重要的了。
  不过,更让人愤怒的还在后面。
  打跑了松江的舰队,勒拿人的分舰队从容的捞起了松江军掉入海中的水兵,并连同在其他航道上抓获的商船一起,当做俘虏向松江军叫价,勒索赎金!
  这种极其不道义的事,勒拿人已经干了不止一次。世人都知道他们的脾气,也拿勒拿王朝没什么办法。
  不救肯定是不行的,那些被俘虏的松江军水师士兵,都是在为松江军而战的过程中跌入海中。若是放任他们不管,肯定会寒了军心。可若是同意对方勒索,不仅会助长敌人的士气,还会白白支付大笔金钱——勒拿人给这些水兵俘虏开的价码,每人高达两百金!
  要是放到松江军的早期,这一笔钱足够松江军招募二三十名新兵!就算现在安家费涨了不少,也远远超过了一名水兵的价值。
  尽管很愤怒,但最终陈武还是咽下了这口气,选择了赎人——就像当年阿曼人为了他们的六千名瓦朗加师团降兵做的一样。
  毫无疑问,这一场接触中,是出其不意的勒拿人小胜了一场。不仅取得了海战的胜利,还凭借俘虏狠狠敲诈了松江军一笔。不过,陈武自然不会让这种事上演第二次。要回了俘虏后,随即就再度加拨了一笔款项,加大对东海水师战船的维护和保养,并且要求日后开往旭川藩的船队,一律配置双倍数目的护航战船。
  对于东海、宁海两大水师来说,这无疑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
  毕竟,他们既要同时维持两大远洋航线的安全,又要在近海巡逻,还要清扫漏网的海寇并保证港口的安全。若是再考虑到水师士兵们的轮休和战船的定期保养,以现有两大水师的力量,还是显得太过吃力了一些。
  对此,陈武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让水师士兵们暂且咬牙坚持一段时间。泉州港、长定港的造船厂,都在满功率的不断打造新的战船,设在镜湖县的水师基地也在源源不断的培育水兵。不远的将来等火炮成型了,还可以将火炮搬上战船,进而大大提升水师的战力。
  等这些举措起到效果,勒拿人的大洋水师就再也不是威胁了。
  ………
  先前说过,除了帝国内战的中线外,松江军在南北两个方向上都遭遇了挑战。勒拿人在大海上的不安分,只是挑战的一部分。在南方,松江军的军情处也再度收到了阿曼人的新动作。
  阿曼人派了规模浩大的使者团队,以招摇的、唯恐别人不知道的姿态出使了青越国!
  最初的时候,松江的军情处并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毕竟军情处最近需要顾及的地方太多,只要确定阿曼人的战略重心已经从南峰要塞离开,动作不是冲着松江来的,就没有特意去打探根据。但很快,松江军安插在青越国国都越京的、仅有的两个探子,就探知了一条惊人的消息。
  阿曼王国的皇帝萨拉丁,据说是仰慕青越国的公主,以王后之位虚待,想要跟青越国结姻!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是阿曼王国使者的公开表态,而是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流言。只是跟普通的流言不同,这条流言出现的时机太巧,阿曼王国的使团前脚抵达越京,还没得到国主接见,第二天就有流言在市井之间传开,而且传播的势头远超想象,很明显有人在其中推波助澜。
  军情处在越京的暗探,几乎没费多少力气就做出判断,这是阿曼人使团自己故意放出的消息。
  至于其用意……
  消息以加急奏报的速度一路传回天南,再从天南北上传入了登州,仅仅只比勒拿人的大洋水师袭击松江军商船的坏消息晚了三天。得到了甘兴递上来的这份情报,陈武只扫了一眼就很快想明白了萨拉丁的用心。
  有游戏中十三年的经历和眼界,他很清楚阿曼王国想要破局的途径。在自己横空出世,用两次天南战争阻断了他们打通南峰要塞的可能后,萨拉丁还想要继续北上图谋中原只剩下了唯一的途径:调整战略重心,先将青越国吞并,然后再从帝国中南部的大泽郡进军。
  能意识到这点,就不难理解使者团队招摇的举动和故意放出流言的用意了。
  显然,萨拉丁是打了青越国的主意,并且不希望用强攻的办法,而是通过大国和小国结姻的方式,以最小的代价兵不血刃兼并青越国。以阿曼王国七郡的实力,对比青越国两郡的地盘,只要能娶到一位公主,拥有了大义名分,再设法把现在在位的青越国国主搬掉,以萨拉丁的手腕,陈武丝毫不怀疑他有那个能力!
  当然,青越国能在帝国的余威和阿曼人的虎视眈眈下存活到现在,而不是像顺化王朝、南泰王国等小国一样覆亡,自然是有一些本事的。除了国力本身要强一些外,现任的青越国国主颇有眼光,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萨拉丁无疑是知道的,若是直接开口求亲,青越国的国主黎绍元必然不会同意,而是想法设法找理由回绝。正因此,他才命使者故意招摇作势、主动放出风声,给越京的百姓甚至是文武官员制造一种既成事实的印象。之后再辅以兵力的威胁,才有可能让这位国主被迫服软,同意结姻。
  这只是陈武的推测,但接下来送来的情报很快证明了他的正确。
  仅仅一天之后,通过阮世明和复国势力的暗中打探,陈武就得到了阿曼人正在调动、集结兵力的情报,方向正是青越国的元武道。或许是阿曼人并没有刻意保密,有意威慑青越国的缘故吧,阮世明的力量甚至打探出了具体的兵力和统军将领——整整十五万大军!
  在两次天南大战、阿曼王国的实力大损后,这已经是阿曼王国一半的军力了。
  甚至,若是把守卫王都瓦朗加和其他关键点、再加上部分放置在柯伊城堡和红河谷防备松江军的部队排除,十五万部队已然占了阿曼王国能够自由调动军力的八成,这个比例绝对没有丝毫的夸张!
  时隔一天,一前一后两份情报,让陈武确定了阿曼人和萨拉丁打的算盘。
  毫无疑问,松江必须要针对这个做点什么,而不是放任阿曼人行动。否则一旦让萨拉丁得逞——这个可能性很高,那兼并了青越国后,阿曼王国的国土会一跃增加到九郡之多。不管放到哪里,都是一个实打实的大国了。到那时,从大泽郡做踏板进攻帝国的他们,将再度给陈武带来巨大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