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六十五章:凤鸣龙吟

  老妖怪?
  横江略一凝神,就知道女子所说的,定然是那数日之前,御风而去的道士。
  对于女子所说的啸法,横江颇有兴趣。
  不过,横江也明白,这女子,多半是把他当成了道士的门人弟子,这才直接问他想不想学。
  若非女子误会了横江的身份,她也不会说道士误人子弟了。
  于是,横江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将“想学”两字,说出口来。
  女子见横江笑而不语,又道:“莫非,你觉得我这诸般啸法的名字,不够响亮,才不感兴趣?”
  横江摇了摇头,将茶水倒入杯中,放到女子面前。
  “茶艺不错!”
  女子闻着茶香,面露微笑。
  横江道:“前辈喜欢就好。”
  “十五种仙门啸法里,前面八种,还算寻常,这后面七种,皆是仙门音律之法。”
  女子又道:“九曰凤鸣,十曰龙吟,十一曰惊门,十二曰动地,十三曰令天,十四曰正章,十五曰毕竟。”
  凤鸣龙吟!
  动地令天!
  这四种啸法,顾名思义,已是极不寻常。
  至于正章,毕竟这两种啸法,又是何意,横江却没有问。
  这两种啸法,定然在十五种啸法里,最为高深厉害。
  可他却不是道士的门人弟子,就算了解到这两种啸法的玄奇之处,也学不到修行法诀。
  女子见横江沉默不语,又问道:“你是否对‘正章’、‘毕竟’这两种啸法的名字,十分疑惑?”
  横江点了点头,口中却道:“前辈还是不要说了。”
  女子皱眉,“为何?”
  横江道:“此地主人,已经御风离去,他将此地赠给了我,我就暂住在此地,潜心修行。前辈把我当做了此地主人的门人弟子,才说要传我仙门啸法。我既不是他的门人弟子,即使知晓了啸法之玄妙,却也学不到,反倒会日思夜想,徒增烦恼而已。”
  “你倒是实诚,难怪他会将此地,赠送给你。你虽不想听,可我偏偏要说。这十五种啸法,乃是仙道乐章,又叫做仙门啸法十五章。十四曰正章,深远浩大,已非世间之声!十五曰毕竟,臻至音律之极,而大道毕矣!这第十五种啸法,毕之一字,意为‘圆满’。”
  女子冷然一笑,端着茶杯,站起身来,道:“我这啸法,直指仙门大道,你想不想学?”
  横江直言道:“不想。”
  女子一愣神,问道:“为何不想?”
  横江说道:“我有师门传承,只需勤修苦练,仙道可期。若是高深奥妙的法诀学多了,反倒是顾此失彼,贪多不烂,还不如少修炼一些法诀,精益求精。”
  “哼!你资质平庸,就算生于仙门大派,从小修炼,也未必能修炼有成。更何况你如今头发已白,年岁不小,却还只是区区一个道徒。哪怕你再如何勤修苦练,也要许多年后,才能修至仙门修士。此生若想突破至神魂修士,更是遥遥无期。至于纯阳修士,于你而言,只算水中花,镜中月,可望而不可求。”
  女子语气冷傲,眼中却含着一丝叹惋之色。
  横江端起茶杯,沉默不语,他自家人知自家事。于他而言,仙道一事,唯有二法:求索、筹谋。
  女子又道:“老妖怪既已离去,想必那幽泉河里的烈焰冰荷,你已经帮他采回来了,是吧?”
  横江点了点头。
  女子目光如炬,盯着横江上下打量,又问道:“你体内炎流澎湃,已至道徒大周天层次,修的可是凤凰晒翅之法?”
  横江愕然,未曾想到,这女子一眼就看穿了他法诀的来历。
  “那老妖怪,名叫陆慎,号称九崇之妖。我姓庄,号落薇道人。你修了凤凰晒翅之法,必定是宣明道场弟子。我那啸法十五章,反正也是从九崇山得来,若是传给了你,也不算是道法外传。”
  女子略作沉吟,话锋一转,道:“可惜,那老妖怪,终究没有正式收你做弟子,我这真传妙法,不可轻传于你。”
  “无妨。”
  横江毫不在意,只将落薇道人身前的茶杯倒满,说道:“陆慎前辈离开之时,说就在这段时日,会有客人来此,嘱托我招待一番。我身无长物,没有仙门果品,也无琼浆玉液,只能以茶待客,请前辈多多包涵。”
  落薇道人却摇了摇头,道:“老妖怪需要的只是冰荷的荷花,以他的性格,他若看你顺眼,摘走花朵之后,会将花枝留给你,你为何不拿出待客?”
  横江直言道:“我舍不得。”
  他竟如此直接!
  “你倒是个妙人!也罢!你本就仙路崎岖,修行艰难,能弄到一根花枝已是天大的福源,我怎能夺人所好?”
  落薇道人讶然摇头,道:“我且问你,老妖怪御风离去之时,是飞向了哪个方向?”
  横江如实告知。
  落薇道人神色大变,气急败坏的坐回桌边,怒道:“陆慎你个老混账,竟如此急着去送死!你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见我一面?”
  时至此刻,横江已经猜到了这女子和道士之间的关系,便问道:“他刚走数日,庄前辈若是先在就追,也许能够追上。”
  “时日未到,老妖怪就算想送死,一时半会也死不成,何需我去追他。”
  落薇道人摇了摇头,又道:“他既然嘱托你在此地招待我,我不妨顺了他的意思,在此住上一夜。”
  言罢,她走出凉亭,朝着不远处一棵桃树指了一指。
  哗啦啦!
  桃树枝叶摇动,树干扶摇而上。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原本只有数人来高的桃树,变成了一颗比殿宇还高,数人合抱的巨树。
  随即,树上枝干疯狂生长,左右延伸,顷刻之间,就在树腰之处,长成了一座有门有窗的树屋。
  青丘樱已被惊醒,正站在殿门的门槛上,直勾勾盯着树屋,惊得目瞪口呆。
  落薇道人踏云而起,扶摇而上,飞进了木屋当中。
  随即,便有一声接着一声长啸,自桃树木屋里响了起来,回荡在这片桃林里。
  先前落薇道人曾说,啸法十五章,一曰权舆,二曰流云。
  权舆二字,乃是古语,意味萌芽,新生。
  如今木屋里传出的啸声,也如万物萌芽,草木新生……
  横江与青丘樱被啸声所惊,不由自主就闭上了眼睛,心思完全沉浸在啸声里头,迷迷糊糊,懵懵懂懂。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啸声变化,宛若飘空之云,浮沉不定。
  又过了一炷香,啸声如虎!
  继而,如蝉,如鬼,如猿如鸿鹄,如鹰鸢……
  继而,凤鸣龙吟。
  继而,雷声一响,惊魂动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