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六十四章:仙门啸法

  天高月沉。
  星辰渐消,黎明已至。
  周遭景致,一片漆黑。
  唯有殿中香烛,灼灼生辉。
  青丘樱掏出一根蜡烛,摆在亭中点燃,再将匣子里那封信笺摊开,摆在桌上,“大叔,那道士在信中说,将这座殿宇,送给我们了。还说这几日间,可能会有一个客人,来这殿宇拜访,至于到底是什么客人,信中却没说。”
  横江看了看信笺,也不多言。
  青丘樱捧着道士赠送的镜子,细细的揣摩观察着。
  按照信中所言,这面镜子,就是掌控此地桃林幻阵的法宝。
  镜子是一面古旧的铜镜,背面雕刻着许多纹路。
  这些纹路,看似杂乱无章,冥冥中却自有一股独特的风格,全是草体的虫书,与现今仙门中人雕刻在法宝上的符书,全然不同。
  横江见青丘樱看不懂镜子背后的虫书,便接过镜子,帮她翻译。
  “果然是老妖怪,居然还在使用虫书,这种字体,已经有好几千年,不曾流传世间了。”
  青丘樱满不乐意,却还是掏出纸笔,把横江翻译出来的虫书口诀,记录在一张绸布之上,再从头到尾念了几遍,力求将之牢记在心。
  时至此刻,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朝阳初升,霞光万里。
  殿宇周围,是一片桃林。
  三月桃花被朝霞照耀,更是鲜妍明媚,被晨风一吹,便花香满山。
  封魔岛内,此地风景独好!
  横江瞭望远空红日,呼吸着山间清新的气息,道:“樱樱,此地有阵法镇守,我准备留下来,修行一段时间。”
  青丘樱道:“那我陪你就是啦。”
  横江点了点头。
  随即,二人一起,准备早饭。
  吃过饭后,再齐齐进入地底溶洞,去那幽泉河上修炼。
  道士留下的 那一道遁地法术,依旧可用,只需轻呼一声“下去”,就有青光自地面升起,化作泡沫,载着二人缓缓下沉。若想上来,也只需像往常一样,来到道士预留法术之地,轻呼一声“上去”即可。
  这一段幽泉河的河道,火势猛烈。
  横江在此地修炼,比起当初在左镇山那段幽泉河,效果又好了不少。
  尤其是河水涨潮之时,烈焰滔天,修炼一个时辰,便抵得上在左镇山大半天。
  留在此地修行,也不惧人打扰。
  这殿宇周围的桃林,长宽只有二三里。
  可是,桃林笼罩的地方,全是道士布置的桃林幻阵范围。
  横江修炼了数日之后,食材耗尽,曾与青丘樱下山,前去市集购买诸多生活所需的物品,回来之时,却被只看到一片桃林,没有找到殿宇位于何处。
  他觉得十分惊奇,便和青丘樱在桃林里寻找了大半日,把整座桃林,东南西北,逛了个遍,都没找到殿宇位于何处。
  直到他让青丘樱拿出铜镜,催动阵法。
  顿时桃枝摇曳,哗哗作响。
  整片桃林,景象为之一变,那座藏在桃林里消失不见的殿宇,也出现在了二人面前。
  这阵内阵外,放若是两重天地。
  若不用铜镜驱动阵法,哪怕在桃林外住上几十年,也看不到、找不到林中的殿宇。
  经过这一番探查,横江对这个修行之地,更加满意,而他对于道士的真实实力,更是好奇。
  “这样的高手,到底是何种境界。”
  “我曾在墟城沙漠的古代遗迹入口,见到一副对面,写着‘踏遍青山心未暮,修至纯阳人已老’。也不知这个道士,是不是个纯阳高手,甚至更在纯阳之上。”
  “我在此地修行,虽比在别处修炼的速度,快了许多倍,如今已经修至道徒第三步大周天,却不知还要多少年,才能行气如河,才能滋养神魂,才能突破至仙门修士。”
  这一夜,横江修炼完毕,领着青丘樱回殿宇休息,待到青丘樱睡了,他便站在殿外凉亭里,思忖未来修行之路。
  仰观夜空,星月无边。
  数不清的星辰,在空中一闪一闪,就像是银灿灿的大河,横挂天宇。
  “道士的秘籍里,记载着太乙庚金剑气的修炼之法。书中写着,此法修炼至高深之处,有冲天剑气自肺而出,张口一吐,便是一挂天河。”
  “若修炼太乙庚金剑气,张口吐出的剑气,像这夜空当中,满天星辰汇聚的浩瀚天河。我若修成此法,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天下大可去得!”
  “可惜,我如今刚入仙门,尚且只是一个道徒……”
  一念至此,横江的目光越发坚毅,长啸道:“仙路漫漫,吾将上下而求索!”
  啸声悠长。
  他虽不是高手,却也有修为在身。
  如今这一声长啸,便把周围桃林里,那些彻夜不停的虫鸣之声,惊得戛然而止。
  唯有山风吹动桃花与桃叶簌簌之声,清晰入耳。
  除此风声之外,还有一道脚步声,自远而来。
  横江蓦然回首,看向脚步传来之处,只见到一个身穿宫装长裙,浑身上下灵气流转,长得倾国倾城的女子,踏着漫山遍野的桃花,朝殿宇走来。
  “上下求索……这心气不错,可啸声却太差了。”
  女子相貌约在二十许,语气却有些老气横秋,缓步走向横江,在凉亭外站定,又道:“你可知道,这世间的啸法,分作多少种?”
  “前辈请坐。”
  横江拿出茶具,煮茶待客。
  他一边清洗茶杯,一边说道:“我只是有感而发,随口长啸一声,至于啸法如何,我尚且未曾入门。”
  “哼!老妖怪连啸法都不愿意教你,简直是误人子弟!我所知的啸法,分作十五种,一曰权舆,二曰流云,三曰深溪虎,四曰高柳蝉,五曰空林鬼,六曰巫山猿,七曰下鸿鹄,八曰古木鸢……”
  女子朝殿中打量一眼,见殿内供桌神龛之处,神像已经消失无踪,她微微皱眉,又道:“如此诸多种类,尽是仙门啸法,你想不想学?”
  ***********
  注解:曰字读(yue),在这一章,是“叫做”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