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五十六章:大叔,你真好

  猪肉龙吓得浑身一颤,赶紧低下头去,拿出一些炊具,道:“两位想必是饿了,我先烧火做饭。”
  青丘樱只觉得猪肉龙心思叵测,正要说话,却被横江摇头制止。
  “哼!”
  青丘樱噘着嘴,生着闷气,心里越发的讨厌猪肉龙。
  直到此刻,横江才有空闲。
  他将得来的诸多乾坤袋,一个个拿出来,清点这一次战获所得,清点了一番。
  乾坤袋里,收着一些金银与杂乱的盒子,以及寻常火符雷符,虽算不上是珍奇之物,却正好弥补了横江这方面的弱项。
  尤其在审图的乾坤袋里,有一颗拇指大小的珠子,焕发着雷光 。
  横江记得清楚,当时审图被青丘樱以飞剑斩翻在地的时候,曾把手伸向乾坤袋。
  可惜,横江一剑斩去,让审图没机会把乾坤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那些东观弟子曾说,审图有一颗雷珠,莫非就是这颗珠子?
  横江略一沉吟,却发现猪肉龙正在偷偷的看着珠子。
  横江将珠子扬了扬,问道:“这雷珠怎么用的?”
  “我不知道。”
  猪肉龙眼神有些慌乱。
  横江不愿意和他纠缠,直接抽出金钢法剑,淡淡说道:“这都不知道,留你何用,不如杀了!”
  “我说,我说……”猪肉龙眼中闪过一丝阴冷之色,急忙将操控雷珠的办法说了出来。
  横江又问:“为何他有雷珠,你却没有。”
  猪肉龙道:“这是完成了师门任务之后,师门给的奖励。我们这一群人里,审图师兄入门最早,实力也最强,只有他得到过一颗雷珠。”
  横江将雷珠收起,问道:“你真叫猪肉龙?”
  猪肉龙道:“我姓龙,叫龙注柔,他们嫌我实力微末,就蔑称我为猪肉龙。”
  横江点点头,心中回想着刚刚那些乾坤袋里的东西。
  他依稀记得,那些杂乱的盒子里,隐约传出一股子腥味,他甚至在那腥味当中,嗅出了金蚕蛊的气味!
  当初,横江成为内门弟子之后,师门考试,诸多科目,他都是第一,也正因如此,横江才是几个师兄妹里,最早能得到法术传授的人。
  那些科目里,就有一门“蛊法”,都是些养蛊的知识。其中包括了记住蛊虫种类,分辨蛊虫气味……
  不一会儿,饭菜已经做好,香气扑鼻。
  “没想到你饭菜还做的不错!”
  青丘樱啃了一天的干粮,如今闻到饭菜香味,哪里还忍得住,拿起筷子就准备吃。
  “且慢!”
  横江拔剑出鞘,以剑锋挡在青丘樱的筷子前面,道:“让他先吃。”
  青丘樱一时愕然,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横江的意思,当即放下筷子,直勾勾的盯着猪肉龙。
  “我吃就我吃!”
  猪肉龙眼含愤懑,似是被受委屈,却不敢违抗横江。
  横江持剑指着猪肉龙的咽喉,道:“吃之前,先把你嘴里的东西吐出来!”
  猪肉龙神色变幻,愣了愣神,猛地将上半身往后一仰,躺倒在地,再打了几个滚,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闪身钻出窗外。
  “追!”
  横江眼中杀机四溢,急追而去。
  青丘樱拿出木剑,紧随其后。
  若论实力,这猪肉龙只怕比不上任何一个死在横江剑下的东观弟子。可若论逃跑的水准,只怕那些东观弟子,无一人能比得上猪肉龙。
  猪肉龙一闪身就钻进了山林里,消失无踪。
  不过,横江追踪敌人的手段,也非同小可,他沿着山间草木痕迹,追了三四里,终于是把跑得筋疲力尽的猪肉龙追上。
  嗖!
  一道剑锋,夹带雷音,从后方飞来,将猪肉龙一剑斩杀。
  横江回头一看,见出剑的是气喘吁吁的青丘樱,便点了点头,走过去拉住青丘樱的手,道:“此人已死,我们回去吧。”
  青丘樱脸色发白,手掌发冷,问道:“大叔,这人身上的乾坤袋,你不要了吗?”
  “区区一个乾坤袋,不要也罢!”
  横江淡然一笑,紧紧握着青丘樱冰冷的手掌,道:“樱樱啃了一天的干粮,肯定是馋坏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弄东西给你吃,怎能耽搁时间?”
  “哦。”
  青丘樱乖乖的应了一声,心中暖暖的。
  回到破庙之时,秒钟的锅碗与饭菜,已经一片狼藉。
  几只野狼,躺在地上,口吐白沫。
  显然,是山中野狼趁着庙里的人不在,溜进来偷吃饭菜,毒法身亡。
  “那个猪肉龙,简直不是东西!”
  青丘樱狠狠的骂着,又道:“他们跑来围杀大叔,本来就都该死在大叔手里。大叔你一番好意,饶他一命,没想到他竟然在饭菜里下毒。”
  骂完之后,青丘樱的煞白的脸色又好看些了。
  横江将屋内打扫一番,拿出餐具烧火做饭,问道“樱樱,今日你是第一次杀人?”
  “嗯!”
  青丘樱重重的点了点头。
  横江一边操持着餐具,一边说道:“我第一次杀人,是七岁。”
  “啊!七岁!大叔你骗我的吧。”
  青丘樱惊得张大了嘴。
  横江摇头一笑,道:“七岁之时,我家祖屋与临街的店铺,被恶人霸占,爷爷被人害死,我一个人逃离了家乡。那些恶人知道我跑了,就派人四处追杀我,我被其中一个人追上,险些被他杀了,不过,最终还是我杀了他。”
  横江说的轻描淡写,青丘樱却惊得说不出话来。
  七岁!
  青丘樱只在心中回想着,她七岁的时候,在干什么。
  在玩泥巴?
  叠纸鹤?
  玩过家家?
  青丘樱舔了舔嘴唇,突然间抬起头,盯着横江,甜甜的笑了起来,就连眼神也是亮汪汪的,道:“大叔,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