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五十四章:手段百出

  东观道场的镇魂铜铃,横江也有一个。
  他早已知道,这铜铃威力如何。
  故而,横江心中早有准备,凝神静气,要强行挡住镇魂铜铃对魂魄的影响。
  审图一身实力,比赵无咎强了许多。他摇动镇魂铜铃之时,威力比起赵无咎,要强了数倍。
  可惜,这段时日以来,横江不仅修炼至了百脉俱通的层次,定力更是暴增。
  铃声响时,横江咬紧牙关,只是身躯略略一摇,随即定下神来。
  东观弟子,业已冲出。
  他们尚未冲至船上,当先就丢出了一批符箓,一人一张,打向横江。
  也许是怕误伤了自己人,众人丢出的符箓,都是放出火焰的火符,化作一条条巨大的火舌,舔向横江。
  火焰之后,有几人手持法剑,朝横江冲杀而去,剩下的几人,则远远站着,手持法剑施展出仙门御剑术,放出一道道剑刃。
  这等御剑术,与除夕之夜,赵无咎激战横江之时,施展出的御剑术同出一辙。
  横江身穿凤凰羽衣,不惧寻常火法。
  不过,他终究是血肉之躯,一旦被对方用御剑术斩在身上,肯定必死无疑!
  “看来这一套御剑术,是东观道场里,广为流传的仙门法诀。”
  横江嘴角挂着一抹轻笑,伸手自衣袖里一掏。
  一连数只大锅,被他掏了出来,朝四周抛去。
  锅里装的都是幽泉岩浆!
  火雨铺天盖地,如流星乱坠,当空洒下,将周围数十米范围罩住。
  “他竟然还留了这么多铁锅!”
  “不好!他事先丢出一口铁锅洒出火雨,就是为了麻痹我们,让我们以为他只有那么一口装了岩浆的锅,从而掉以轻心。”
  “都说宣明弟子光明正大,只会堂堂正正与人争斗,这横江怎地如此诡计多端?”
  众人吓得鸡飞狗跳,举头望着漫天火雨,纷纷后撤,一边掏出各种器具抵挡,一边寻找火雨之间的空档以求躲闪。
  横江则掏出了一口锅扛在头顶,手持法剑,纵步跃下乌篷船,杀向东观弟子。
  来到封魔岛的时候,御龙升送了横江整整一套厨具餐具。
  在宣明道场,御龙升掌管内门厨房,是最专业的厨师。
  专业厨师的厨具,种类繁多。
  炒菜的菜锅,煮饭的饭锅,熬汤的汤锅,煎鱼的煎锅,蒸馒头的蒸锅……
  由于御龙升平日里做的都是大锅菜,自然这些锅,都是直径一米以上的大锅。
  横江举锅如撑伞,龙行虎步,冲杀而去!
  “好大的胆子,竟然杀过来了!”
  “只等火雨落完,咱们就一拥而上,将他宰了。”
  “审图师兄手里有一颗雷珠,到时候无需我们动手,一道雷霆就能将他轰得灰飞烟灭!”
  嘶!
  横江手中剑锋一闪,剑出如虹,直指左前方一个东观弟子咽喉。
  他的剑法,虽比不得霍孤城,却比眼前这些东观弟子,强了太多。
  周遭东观弟子人数虽多,却全是道徒,比横江强不了多少。
  他们为了拜入东观道场,想要通过考举,就必须自幼苦读经书,哪有那么多时间来修炼武艺。至于与人争斗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
  横江七岁离家,闯荡世间,回到墟城之时,前胸后背伤痕累累,不知经络过多少场生死之战。
  那东观弟子见剑锋来袭,本能的后退。
  不料,空中一团火雨落下,砸在他头上,火焰自上往下蔓延,眨眼间就将此人烧成一个火人。
  横江默不作声,一剑击杀此人,再剑锋一转,杀向右侧之人。
  此人倒也凶狠,不退反进,手持法剑杀向横江,可横江却闪身后腿。此人还以为横江是怕了他,奋起直追,不料横江身躯一偏,避开那一剑,再手臂一挥,将此人一剑斩了!
  另一人见横江连杀两人,心知单打独斗难以胜过横江,便招来一个同伴,一左一右杀向横江。
  横江闪身侧移。
  那两人也侧身移动,却没有注意到脚下,一脚踩在火雨落地形成的岩浆火焰上,烧得哭爹喊娘。
  横江眼神一冷,趁你病要你命!
  眨眼之间,就已诛杀四人!
  横江犹如虎入羊群,势不可挡。
  东观弟子见横江强横,一个个拿出了镇魂铃铛,捏着法诀,朝横江用力猛摇。
  可是,横江顶着一口大铁锅,像是扛着巨大的头盔,阻挡着袭来的铃音。
  铃声传到他耳中之时,已是威力大减。
  乌篷船上,青丘樱盯着前方那个顶锅的男人。
  她已然看呆,嘴巴张大,眸子里冒着小星星。
  此刻,她心中只想着:“大叔刚刚踏入道徒不久,还没有达到大周天的层次,远远比不上我。可是,大叔与人争斗的实力,比我厉害了好多好多倍啊!他似乎把将每一团火焰坠落的时间,以及火焰坠落的方位,都全都记载了脑子里。于是,他奔行于漫天火雨当中,就像是散步溜达一样,更把漫天火雨,都当做了自己的武器……”
  乌篷船前方,已成了一团火海。
  等到青丘樱回过神来,空中火焰全落到了地上,东观弟子只剩四人。
  其中两人,正在和横江拼杀。
  那猪肉龙被横江所向披靡的气势震慑,吓得躲到了远处捆绳子的大石头后面,脸色惨白,手脚发抖。
  审图不知何时溜出了火海范围,绕路奔向乌篷船。
  青丘樱神色惊变,站在雪白蒲团之上,自衣袖里掏出了一柄木剑,指向审图。
  “哼!小姑娘毛都没长齐,也学人家用剑指人。区区一柄木剑,只适合用来玩泥巴,过家家……”
  审图面色狰狞,拔腿狂奔。
  他心中愤恨,想道:“等我生擒了这小姑娘,一定要以她做要挟。让横江束手就擒,再将他四肢斩断,当着他的面,蹂躏这个小姑娘……”
  铮!
  剑鸣如潮,自青丘樱手中响起。
  随着她左手捏动剑诀,右手木剑脱手飞出,剑锋之上,乍现雷光,斩向审图。
  “横江诡计多端手段、百出也就罢了,为何连他身边的黄毛丫头,也这么厉害!”
  审图神色惊变,他没想到那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木剑,居然是一柄法剑。
  更没想到,青丘樱年纪虽小,却修成了御剑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