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五十三章:围杀

  横江打量那些东观弟子的时候,他们也在打量着横江。
  其中一人,拿出一幅画卷,凝神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横江,道:“审图师兄,船上那人骨瘦如柴,不像画中的横江,莫非我们找错人了?”
  审图摸了摸下巴,沉声道:“宁可杀错,不可放过!此人行为诡异,竟然在幽泉河里修炼,绝非我仙门中人,肯定是尸鬼妖邪一类!”
  那拿着画卷之人说道:“尸鬼妖邪虽然该杀,可一旦他是实力高强的大魔头,咱们未必斗得过他。且让我略施手段,探他一探。”
  审图道:“速速施法!”
  那人将画卷一收,自衣袖里掏出一只草编的狗,往地上一丢。
  汪汪!
  草狗落地,变成一只牙口流涎的恶狗,发疯般朝着横江冲去,跑至幽泉河边一跃而二起,却因力气不够,没有跳到船上,而是坠入了河里,烧得灰飞烟灭。
  “此人就是横江!”
  “这狗在风火集客栈里,闻到过横江的气味!”
  “咱们速速动手,莫要让他上岸,免得徒生枝节!”
  众人一拥而上,朝幽泉河边狂奔而去。
  几人走近一看,才乌篷船的船尾,被一根绳子绑住,绳子另一端绑在岸边的巨石上。
  一个东观弟子立时掏出法剑,朝绳子上砍去。
  “住手!”
  审图一掌打掉那人手中法剑,怒道:“幽泉河炽热无比,火焰足以熔金化铁!那木船能完好无损的浮在幽泉河,绳子悬在河上竟没被烧毁。这两样东西,肯定是难得的宝物。若是被你一剑斩断绳子,宝船和宝绳必会随横江一起,被幽泉河冲走!”
  那弟子赶紧认错。
  审图余怒未消,讥讽道:“猪肉龙你脑子撞的都是屎吗,连这都想不到?”
  猪肉龙不敢还嘴,只抬头看向横江,眼神越发阴冷。他已将这些从审图那里收到的欺压与怨气,全都算到了横江头上。
  众人沿着绳子,走至幽泉河边。
  炎流激荡,炽热焚身。
  他们停在了距离岩浆数尺之地,不敢靠近,顷刻间就热得浑身是汗。
  先前那拿着画卷之人提议道:“师兄!幽泉河火焰熊熊,此地五行属火,我们用火系法术,肯定事半功倍!”
  审图摇了摇头,略一沉吟,道:“横江站在船上,置身火焰当中,却脸上无汗,他肯定不惧火焰。我们被河流阻挡,难以杀上船去,不如就留在此地,施展雷法。”
  众人定下计策,站成一排,手掌挥舞,打出一道一道手诀。
  轰隆隆!
  雷声爆鸣。
  幽泉河上,闪现数道雷光,轰向乌篷船。
  这些弟子实力不算太强,就连雷法,也不算很熟练,准头不足。
  其中两道雷电,挨着乌篷船的边沿落下,轰在幽泉河里,溅起数尺蔚蓝色的岩浆火花。
  只有两道雷霆,轰向横江。
  横江纵步一跳,钻进船舱,藏身于乌篷之内。
  雷法打在船头,轰隆作响,却没有在船上留下任何痕迹。
  “罢了!罢了!”
  审图甩甩手,道:“你们快快把船拉到岸边,只等乌篷船靠岸,咱们就冲上船去,把横江弄死,给师弟报仇。”
  “那小姑娘怎么办?”
  有人指着船尾的青丘樱,问了一句。
  审图盯着青丘樱看了看,道:“小姑娘粉妆玉琢,杀了可惜,先活捉了,等长大后,慢慢享用!”
  众人会心一笑,一阵吹嘘拍马,再聚成一团,拉着绳子。
  乌篷船被人一拉,绑着绳子的一端,正对着那些东观弟子。
  自然而然,乌篷挡住了岸上之人的视线,让他们看不到船的另一端。
  乌篷船一晃一晃,朝岸边靠近。
  至于舱门,则早已被横江关住。
  “关门不出,想做缩头乌龟?”
  审图冷然一笑,盯着已然靠岸的乌篷船,又道:“继续拉!把这乌篷船,拉得离幽泉河远远的!别一不小心把小姑娘弄到河里去了,我要抓活的!”
  众人依言而行。
  乌篷船离河越来越远,船身尚未冷却,散发着滚烫的热意,距离那些拉扯着绳子的东观弟子越来越近。
  咔嚓!
  随着一声脆响,舱门大开。
  横江捧着一口铁锅,一步跃到穿透,将铁锅用力往前方控制一丢。
  呼呼!
  铁锅掀起一阵风声,在空中翻滚着。
  蔚蓝色的火焰,自锅中洒落,宛若一场流星火雨,落向那些东观弟子。
  众人心神俱惊,连连后撤。
  “这个横江,好生奸诈!”
  “竟然装了一锅幽泉河的岩浆,想烧死我们!”
  “还好!还好!他虽然有几分奸诈,却太过心急。否则,一旦等我们靠近了乌篷船,他再泼洒岩浆,到时候我们就无处可逃了……”
  一阵惊慌之后,众人也不肯拉船了,齐齐朝乌篷船围了过来。
  那猪肉龙也要过去,却被另外一个东观弟子抬起一脚,踹飞出去,“滚远点!难道你这猪肉龙,也想随着审图师兄,也想分取好处?”
  猪肉龙不敢作声,悻悻然后腿,站在远处阴沉着脸。
  “宣明弟子?横江?都说你宣明弟子,万众一心,很是团结。为何你却独自一人,离开摩北城,你怎么不找荀誉陪你同行?”
  审图站在离船三尺之处,将横江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又道:“哼!你鬓发已白,年纪应该有四五十岁了,却还只修炼至道徒境界。像你这样的天赋资质,这辈子都别想修炼成仙门修士。像你这种无用之辈,只怕在宣明道场里,你也是整日被人冷嘲热讽,受尽欺凌。”
  横江沉默不言,暗自盘算着。
  “你资质虽差,机缘倒也不错,竟然能得到一艘不惧幽泉烈焰的乌篷船与绳子!可惜,像你这样的东西,不配拥有这等宝物!”
  审图摇头叹惋,不胜唏嘘,道:“顾惜风对赵无咎另眼相看,处处提携赵无咎,可赵无咎竟然死在了你这种人手里。看来,赵无咎果真是一个废物,竟然连你都不如!”
  一言至此,审图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东观弟子,再提起镇魂铃铛,朝横江摇了摇,随即暴喝一声:“杀!”
  铃声一响,横江只觉眼前一黑,几欲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