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五十二章:金乌扶桑木

  此时此刻,横江才真正理解了,飞蛾扑火之时,那些扑向火焰的飞蛾,是怎样一番心境。
  飞蛾明知必死,依旧乐此不疲,矢志不渝。
  横江不是飞蛾。
  他与心瘾争斗,已有一段时日,又怎会不顾死活,扑进幽泉?
  “心瘾诱惑我扑向幽泉,肯定与幽泉有所关联!”
  横江一步步走至幽泉河边,站在岸边一块石头上,打量脚底下翻滚不休的蓝色岩浆,神色越发的深沉。
  烈焰熊熊,翻滚不休。
  “好一座幽泉河!”
  横江勃然赞叹,衣袍受到热浪冲击,卷动如旗,猎猎作响。
  宣明祖师爷东方索传下的法衣,名字里带有凤凰二字,果真不凡。
  如今横江位于岩浆大河边,周遭极为炽热,哪怕是玄冰也会融化成沸水,他却浑然无事。
  凤凰本是神鸟,生于火中,即便是死,也可以浴火涅槃,重生临世。
  “哼哼!我还以为你会跳下去呢!”
  青丘樱噘着嘴,趾高气扬,却碍于河边温度太高,不敢靠近,只远远的说道:“大叔,你快洗哄我开心,等我开心了,就给你指一条明路。”
  “好。”
  横江温和一笑,拱手言道:“还请樱樱给我指一条明路。”
  “我还以为你要考虑一下,才肯哄我,没想到你这么没立场。”
  青丘樱跺了跺脚,有些懊恼,又从衣袖里拿出一艘巴掌大的木船,往地上一抛。
  木船迎风而涨,越变越大,化为一艘乌篷船,长度大约有十余米,看上去像极了凡俗世人在江河里打鱼的渔舟。
  旋即,青丘樱又掏出一根绳子。
  她将绳子的一端系在船头,又将另一端系在不远处的大石头上,稳稳当当的绑好了。
  “大叔,你能猜出来,我准备用这船做什么吗?”
  青丘樱兴致盎然。
  横江也不说话,直接走到船尾处,运用力推着,将渔船推得滑向幽泉河。
  “哼,果然被你猜到了……真没劲!”
  青丘樱不肯帮横江推船,反倒是跳到了船上,手舞足蹈,呼喊道:“大叔!用力!大叔!加把劲!”
  乌篷船看上去不小,实际上却不重,只有数百斤。
  横江已是道徒,修炼日久,身强体健,只消片刻时间,就把船推进了幽泉河里,随即再一跃而起,跳到船上。
  乌篷船猛地一摇。
  青丘樱吓得赶紧趴在船舱里,像小狗一样爬到船尾,找了一个安稳地方坐好。
  这短短一瞬间,她已汗流浃背。
  “好热呀!”
  青丘樱埋怨了一句,从衣袖里掏出了一方雪白的蒲团,放在屁股下面坐着,旋即寒气从蒲团里升起,裹住她全身,她又呼喊道:“好凉快呀!”
  横江被她逗乐了,淡然一笑,坐在船头,准备运转凤凰晒翅之法,在此闭关修行。
  “你果然不怕火烧,也不怕这船被火烧。”
  青丘樱嘟着小嘴,道:“你快猜一猜,我这船是什么材料做出来的。”
  “书中记载,凤凰栖梧桐,金乌栖扶桑。世间只有凤凰住过的梧桐木,与金乌筑巢的扶桑木,不惧火焰。这艘船上,没有刻画避火一类的阵法与符箓,却不惧幽泉烈火,材质必定属于这两种之一。”
  横江略一凝神,道:“我修炼的是凤凰晒翅之法,对凤凰气息应该极为敏感。却没有在这船上,感受到凤凰的气息,那么此船必定是金乌扶桑木所制。”
  “我再也不想和你说话了!”
  青丘樱突然就生气了,转身背对着横江,大吼大叫:“我再也不想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了……”
  横江哑然失笑。
  他越发的觉得,这青丘樱调皮率真。
  青丘樱突然回头,巧笑倩兮,问道:“大叔!你知道我接下来要干什么吗?”
  横江摇了摇头。
  “哈哈哈哈……”
  青丘樱得意的笑着,从衣袖里,掏出一根鱼竿,挂上鱼饵,轻轻一甩,将鱼钩沉入幽泉河里,竟要在此钓鱼。
  横江运转凤凰晒翅之法,在熊熊烈焰当中,暴晒双臂,大口大口呼吸着,同时运转心法,将天地灵气从头顶引入体内。
  幽泉河里,烈焰滔天。
  就连天地灵气,也是灼热滚烫。
  呼吸之时,火焰从鼻腔灌入腹中,焚烧五脏六腑。
  此地对于其他仙门修士而言,算是一处绝境,一旦被困在此处,每时每刻都要受到火焰气息折磨。
  在此修炼,稍有不慎,就会被夹带着火焰气息的天地灵气,烧毁浑身经脉,最终肉身干枯。
  对于横江而言,此处是难得的宝地。
  神鸟凤凰,可浴火重生!
  横江在此修炼凤凰晒翅之法,得天独厚,一日抵得上以前十余日!
  不过,修炼过程,依旧极为煎熬。
  虽有紫布船帆缠在小腹,能让灌入小腹的火焰气息变得温和起来,可紫布也仅仅只能护住小腹,却护不住其它部位。
  横江每时每刻,都觉得有毒火攻心,有烈焰烧肺,将他的心肺,灼烧得奇痒无比 。
  若是常人,肯定早已按耐不住,只想着抓心挠肺去止痒。
  横江却端坐不动,呆若木偶。
  他苦求仙道十三年,本就坚忍不拔。
  这段时间,横江日日夜夜心瘾抗衡,动心忍心,增益其所不能,让他的定力越来越强。
  一坐就是一天。
  睁开眼睛,就看到青丘樱蹲在他面前,两人大眼瞪小眼。
  青丘樱道:“我饿啦!”
  横江点点头,拿出餐具做饭。
  吃饭过后,青丘樱无聊透顶,继续钓鱼。
  横江继续修炼,他已渐渐适应了这种煎熬,修炼进度也越来越快。
  修行无早晚。
  岁月如风逝。
  青丘樱钓鱼腻了,就织辫子玩,织辫子腻了,就拿出一个棋盘下棋玩,又去数船上的木头纹路……
  某一天,横江正在运功修行,耳中突然听到惊呼。
  “大叔!大叔!”
  青丘樱焦急的呼喊着,见横江睁开眼,她立即抬起手指着岸边,道:“你快看,那里有人在偷看我们!”
  横江站起身来,目光透过幽蓝色的河流火焰,只见远处地洞入口,站着几个身穿云纹道袍的仙门弟子,手里一人持着一个铃铛。
  那是东观道场的镇魂铜铃!
  横江眼神一冷,心知来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