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五十一章:幽泉

  接下来,就需要让天地灵气,在体内不停的运转。
  能按照功法口诀,让天地灵气在经脉里圆圆满满的穿行一周,就要大周天。
  功法不同,大周天的运行路线也不同,其难易程度,也不一样。
  这凤凰晒翅之法,运转大周天的运功路线颇为复杂。
  横江也不知道别人修炼的功法,运功路线到底是怎样的,于是也分辨不出,凤凰晒翅之法到底是难练,还是容易修炼。
  不论如何,这法诀在宣明山,算是祖师爷的真传功法,来历不凡。
  如今百脉一通,横江就尝试着运行大周天。
  体内天地灵气,犹如一条白线,穿行在经脉里。
  可惜,只将运功路线走了不到一成,天地灵气组成的白线就断了。终究是修为不够,体内天地灵气不足,行功难以久远。
  横江摇了摇头,再度尝试运功。
  不知不觉,天色将黑。
  “按照这个修炼进度,至少也需要三五年,才能功行圆满,达成大周天。大周天之后,还有三步,分别是行气如河,滋养神魂,精气壮魂,修炼起来只会越来越难。”
  “以我这种修炼速度,至少也需二三十年,才能突破道徒,成为仙门修士。我如今已经两鬓斑白,也不知还剩下多少年的寿命。不论如何,二三十年以后,我都是白发苍苍、老态龙钟!寻常修士的寿命,与凡人相差无几,到时候我就算成了仙门修士,也是命不久矣,又有何用?”
  “青丘樱说,我的修炼机缘,就在幽泉!也不知她所指的,到底是一份什么样的机缘。”
  横江看了看天色,站起身来,又从乾坤袋里,摆出锅碗瓢盆,熬制两人份汤药,又泡了一壶茶,道:“我请你喝汤,喝茶。”
  “三十六宫都是春!”
  青丘樱认得这种汤药,她眼神微亮,像饿死鬼一样,大口大口的喝了汤,道:“没想到你熬汤的手艺那么好!”
  这十来天,横江因为吃了青灵丹,一直在闭关修炼,无暇顾及青丘樱。
  如今仔细一看,见这小姑娘的脸颊,已是有些消瘦,也不知她这十来天,是怎么火来的,也不知她是否按时一日三餐。
  喝完了汤,青丘樱又端起茶杯,咕噜噜喝了下去。
  “爽!”
  青丘樱很愉悦的擦了擦嘴,站起身来,道:“大叔!我已经把斩妖除魔的事干完了,咱们去幽泉吧!”
  横江不着急启程,只从乾坤袋里,拿出诸多食材。
  他将一块平整的石头当做桌子,不一会儿就弄了许多菜肴。
  “大叔!你真好!”
  青丘樱大口大口吃着,眼睛都湿了。
  看她刚刚吃东西的模样,估计是饿坏了。
  不知不觉,天色已黑。
  两人离了山洞,行走在左镇山的密林里。
  在山间行走了十余里,都没见到一个鬼物,显然都死在了青丘樱手里。
  一些长着野果的灌木丛,有被人采摘过的痕迹。
  青丘樱时不时指着那些灌木丛,朝横江嘀嘀咕咕,说哪种果子酸,哪种果子甜,哪种果子有毒。
  她吃饱喝足之后很是兴奋,竟绝口不提这些天饿肚子的事情。
  月满中天之时,二人来到了一处山坳。
  此地,四处摆着一些青石,石头上刻画着俘虏纹路,而且石头的摆设也很有讲究,乃是仙门中人,布置九宫一系阵法,摆设镇物的方式。
  “幽泉就在下面啦!”
  青丘樱轻车熟路的走近阵内,寻到了一个地洞入口,先行跑了进去。
  横江看了看周遭景致,跟随其后。
  地洞蜿蜿蜒蜒,朝着下方延伸。
  洞内虽然没有灯火,却长着一丛一丛,一簇一簇的明光草,长在洞内某些角落里,提供光源。
  这让横江回想起了当初在墟城地界,为了求取一丝仙缘,与独孤信等仙门修士,进入远古修行遗迹的景象。
  同时,也回想起了远古遗迹当中,数之不清的毒虫。
  一种危险的感觉,出现在横江心头。他也不对青丘樱多说,只是加快了脚步,跟随在青丘樱身边,又将镇魂铜铃与金钢法剑拿了出来,一左一右持在手中,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凝神戒备。
  一路往前,走了三五十里,走得青丘樱累到手脚发软,越走越慢,干燥的地洞才渐渐的变得潮湿起来。
  洞中除了明光草以外,也出现了一些苔藓、杂草。
  呼吸之时,也可以闻到空气当中,一股子泥土湿润的味道,除此之外,还有一股烧焦的气味,随着洞风而来。
  不知为何,横江对于那种烧焦的气味,极为敏感。
  他能够感觉到,在闻到这种气味的一瞬间,他整个人都颤了一颤,就好比浑身毛孔都已张开,在尽情的呼吸着空气里的焦味。
  “这股烧焦的味道好难闻啊!”
  青丘樱捏着鼻子,皱着眉头,说道:“这股气味,就像……就像在火山喷发的地方,燃放烟花爆竹。让硝烟气味和硫磺味混合在一起,太刺鼻啦!”
  横江眼神一凛。
  又往前走了百余米,横江突然间眯上了眼眸。
  时至此刻,他终于是感觉到了,他对这股气味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于是心中喟然长叹:“我竟然会觉得,这种气味,是家乡的味道……”
  横江幼年离乡,过了十年的浪子生活。
  在他内心深处的故乡,就是长风万里,黄沙漫天的墟城。
  不过,墟城的气味,因为尽是沙尘与狂风,所以气味又干又腥,绝不是现在这种硝烟与硫磺夹杂的味道。
  砰砰!
  砰砰!
  随着焦味越来越浓,横江不由自主心跳加速。
  前方,传来了轰隆隆的流水声与轰隆隆的雷音。
  二人走出洞穴,就进入了一座巨大的地下溶洞里,洞中一条大河,流淌着会发光的蓝汪汪的河水。
  当河水拍岸,便会卷起浪花。
  这浪,赤红燃烧,浇在地上,轰然炸开,响如雷鸣!
  青丘樱站在洞口,指着前方大河,道:“瞧!那就是幽泉!”
  横江一步步走上前去,凝神探查。
  幽泉!
  这哪里是泉水?
  这分明就是一条岩浆大河!
  岩浆一片蔚蓝,汹涌澎湃,明明是炽烈至极,却给人一种森然阴冷的恐怖感!
  可是,横江心中,却有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引诱着他去跳进河里,烧一个尸骨无存,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