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四十九章:神魂颠倒

  横江本就资质平庸,二十岁才拜入仙门。
  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修成修士。
  他心中想道:“我施展了燃魂的魔功,元气大伤,如今头发已白,甚至有可能寿命大损,对于修炼一途,更是雪上加霜。”
  他只为了一丝虚无缥缈的仙缘,就孜孜不倦,苦求十三年。
  如今已入仙门,修至道徒,求仙问道之路就在脚下,比起以前希望渺茫的求索,不知要幸运了多少倍。
  故而,略作唏嘘之后,横江眼中神采,却越发坚定。
  行走之时,龙行虎步,仿佛他脚下就是坦荡的仙途,大道通天!
  青丘樱年纪不大,身形也不高,全靠施展出一种仙门不法,才能与横江并肩而行。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我担心你年纪太大,这辈子都难以修炼成仙门修士,可你倒好,竟然不把把年龄当一回事,就好比你是天纵之才似的。仿佛你不需三五年,就能跨越仙门修士境,再突破神魂修士,直达纯阳修士!”
  青丘樱皱了皱眉,道:“我是关心你,才问你年龄。你居然故意骗我,说什么只有二十岁。”
  横江也不说话,一路走出了风火集。
  青丘樱却停下了脚步。
  只因有不少风火集之人,站在集市出口处,嘀嘀咕咕。
  “这个剑客,可算是走了!”
  “两个剑客来我们风火集,今天就只剩下一个了。估计另外一个,是想着斩妖除魔,半夜入山抓鬼,结果却被鬼给吃了,剩下的这个剑客,自然脚底抹油,拔腿就跑。”
  “走了好啊,免得留下来祸害我们!他和另一个剑客,昨日刚来我们风火集,就杀了好几个人呢!原本我们一个月,只需供奉两个血食,可昨夜一晚上就送了四五个。”
  这些话语,气得青丘樱眼中冒火。
  “昨天晚上,他们连夜进山,将那些吃人的鬼物,杀得干干净净,你们从现在起,就不必再每个月送两个人,去充当饲鬼的血食。”
  青丘樱气得义愤填膺,怒道:“你们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竟然还在背地里说他的坏话,做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连夜进山除鬼?
  鬼物被杀得干干净净?
  众乡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去无人面露喜色,反倒更加担忧。
  “你们简直不可救药!”
  青丘樱气鼓鼓的离去,追上了横江。
  一路远走,时不时可以见到,有一些乡民挑着金银铜铁等各色矿石,走向风火集。
  “喂!你能认出来,那矿石上残留的法术气息,是什么法术么?”
  青丘樱余怒未消,凑到横江身边,指着远处挑着矿石的乡民,道:“那是五鬼搬运术,是一种用来搬运、挪移物体的法术。这等法术气息阴气森森,一看就不是正经仙门修士施展出来的。”
  横江点点头。
  青丘樱不悦道:“那些乡民背后说你坏话,你无动于衷。如今见到矿石上残留着法术痕迹,你也不闻不问。你是不是很讨厌我,不想理我?”
  横江摇了摇头。
  青丘樱急行几步,挡在横江面前,双手叉腰,道:“你这呆子,我在和你说话呢!你是不是嫌我笨,才不肯理我?”
  由于相貌太过于漂亮,而且正好是十四五岁的豆蔻年华。这青丘樱哪怕是生气了,模样也格外的娇俏可人。
  “我斩妖除魔,问心无愧。乡民愚昧,不知好歹,背后骂我又如何?我乃仙门中人,何必和他们计较?至于那些矿石,肯定是尸鬼妖邪用法术挖出,再交给乡民。此地乡民,正是被这些利益诱惑,才不肯离开此地,移居别处。”
  横江摇摇头,目光如炬,仔细审视着青丘樱,直到青丘樱脸色微红低下头去,他才问道:“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青丘樱因羞生怒,道:“你不是很聪明么,你不是智多近妖么,你猜呀!”
  横江笑道:“你娘亲倒是个妙人。”
  “哼!怎么有扯到我娘亲身上去了?”
  青丘樱气鼓鼓的瞪着横江,道:“大叔!你两鬓斑白,论年龄是和我娘亲相配,可我娘的女儿都这么大了,而且实力高强,你却只是一个小小的道徒,你们不合适!”
  横江哑然失笑,“人小鬼大!”
  “我不小了!按照我们族里的规矩,不管年龄多大,修炼至仙门修士,就可以嫁人了!”
  青丘樱挺胸抬头,骄傲的像一只小孔雀,道:“我娘亲说了,让我暂时跟着你,出来见见世面。她说你是个聪明人,我跟在你身边,肯定不会吃亏。”
  横江摇头道:“我只是一个小道徒。”
  青丘樱道:“我娘亲说了,你如果在霍孤城修成修士之前,不能成为修士,她会来把你杀了。至于我娘为什么这么说,她说你应该猜得到的。”
  横江眼神一冷,不再多说。
  青丘樱眼中透着一丝乞求,道:“大叔,你快说说,我娘为什么要杀你?”
  仙门中人也是人,也像凡俗世人一样。
  人心叵测,江湖险恶。
  横江不禁想起了他七岁离家,颠沛流离的十余年,想起了那一张张令他记忆犹新的面孔,继而又想起了一派祥和,其乐融融的宣明山。
  看到青丘樱楚楚可怜的样子,横江就想起了师妹纪嫣然,于是心中颇为不忍,道:“霍孤城奉我为主,尊我为大人。我要是修不成仙门修士,就算是侮辱了霍孤城,也让你娘颜面无存。”
  “哼哼,大叔你果然聪明呀。”
  青丘樱可怜兮兮的样子一扫而空,咂巴着嘴,道:“我娘还真是这么说的,她还说,与其丢人现眼,不如杀了。”
  少女的心思,当真是说变就变。
  横江定了定神,问道:“莫非你娘有什么办法,可助我早日修成仙门修士?”
  “啊!?”
  青丘樱惊得小嘴张开,“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一惊一乍,心思极为敏感。
  少女情怀总是诗。
  青丘樱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皆可令人神魂颠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