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四十八章:智多近妖

  横江摇头道:“不会。”
  青丘葳有些愕然,“你为何如此肯定?”
  横江道:“你舍不得霍孤城伤心,也不愿意霍孤城恨你。”
  听了此话,青丘葳眼神发亮,瞳孔里却杀机更浓。
  突然间,青丘葳的目光,从横江两鬓的白头发上,一扫而过,道:“你叫什么名字,几岁拜入仙门?”
  横江如实回答:“横江,二十。”
  “二十岁才拜入仙门,必定饱受波折。如今两鬓斑白,却还只是一个道徒。以你的天赋资质,只怕等到白发苍苍,都难以修成正式的仙门修士。若是你修炼资质上佳,拜入仙门的时间也早,只怕东观道场,会因你而青云直上,超过宣明道场,甚至会成为中土帝国当中,天下第一道场!”
  青丘葳眸中杀机散去,道:“可惜,你资质平庸,年龄也大,到头来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幻。”
  横江道:“我不是东观弟子。”
  青丘葳皱了皱眉,问道:“你不是东观弟子,为何手中有东观道场的镇魂铜铃、法剑?”
  横江转过身去,走向远方。
  这青丘葳与他无亲无故,双方萍水相逢,青丘葳爱问就问,横江爱答不答。
  “哼!”
  青丘葳神色不悦,本想动手,却又忍住了。
  横江越走越远。
  等到走至拐弯之处,横江才脚步略缓,头也不回挥了挥手,朗声说道:“霍孤城,保重!”
  夜幕当中,他就像是空中明月,孤月高悬,背影有一种说不出的洒脱。
  这一幕,让那妙龄少女,看得有些痴了。
  “樱樱!”
  青丘葳冷着脸。
  “啊!”
  少女赶紧低下头,却在偷偷的打量着远去的横江。
  青丘葳转身看向霍孤城,道:“小子,你随我走吧。”
  “哼!”
  霍孤城连连后退,道:“你刚刚还要杀我,如今有说什么教我修行,让我随你走,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
  “你不是三岁小孩,你只是不够聪明。先前我还不觉得你脑子有问题,如今把你和你家大人一比,就显得你是个蠢货了。”
  樱樱噘了噘,目光依旧落在远去的横江身上,道:“你家大人,早已猜透了我娘亲的心思,你却还以为我娘亲要害你。”
  霍孤城瞪着眼,明显不信。
  樱樱又道:“先前,你家大人拼死拼活,想要救你,可现在他却大步离去,头也不回。很明显,他知道我娘亲不会害你,才会放心离去啊。”
  霍孤城还是不信,竟是拔剑出鞘,指着少女。
  樱樱摇头叹气,“蠢就是蠢,还容不得别人说你么?”
  “住口!那横江能从我只言片语,就看透了我的心思,简直智多近妖!寻常之人,怎能与那横江相提并论。他为了救霍孤城,竟然敢对我出剑,算是重情重义。若非如此,我早已杀了他,免得他活在世上,去祸害苍生。”
  青丘葳眼神一冷,引来一股青色狂风,卷起霍孤城与樱樱,腾空而去。
  春夜寒凉,露水深重。
  横江回到风火集的客栈,将被露水沾湿的衣物换了,修炼了一夜。
  天一亮,横江就给了店小二赏钱,要了一个浴桶,沐浴更衣。
  这个习惯,他已经保持了许久。
  哪怕是拜入了宣明道场,也不曾改变。
  早餐之前,横江独自饮茶看书。
  如今霍孤城被人带走,横江过得一样的自在如意。
  他虽已步入仙门,却不像凡俗世人心中的修仙之人,高高在上,只等着别人伺候。
  “小日子过得不错嘛。”
  一道声音,从屋顶响起。
  横江抬头一看,见屋顶瓦片,不知何时,被人揭掉了一块。透过那瓦片缺口,可以见到一个五官极为精致的女子,巧笑倩兮,正在看着他。
  这正是昨夜那个少女。
  横江自顾自的吃着早餐,也不抬头,只当那少女不存在。
  随着屋顶踏踏的脚步声响起,少女又从窗户里跳了进来,饶有兴趣的看着横江,道:“我随娘亲姓,我叫青丘樱。”
  横江依旧沉默不语。
  青丘樱怒道:“你是呆子么,为什么不理我?”
  横江摇摇头,道:“我怕你娘亲杀了我。”
  “你真聪明!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
  青丘樱道:“我娘亲说了,要是你负了我,就让我杀了你,要是你不负我,那就不杀你。也就是说,你是可杀可不杀的,不一定要杀。”
  横江头也不抬,道:“你我萍水相逢,既无冤仇,也无恩义,我怎会负你?”
  青丘樱道:“那可不一定,以前咱们是不认识,现在认识了,指不定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横江转过身,打量着青丘樱。
  这个少女十分漂亮,尤其是那一双眸子,似有水波荡漾,与青丘葳同出一辙。就算是横江这种,颠沛流离十余年,行走四方不知见惯了多少美女的人,也眼前为之一亮。
  可蓦然间,横江又摇了摇头。
  只因他竟在此刻,想起了独孤信。
  “也许,再过两年,这青丘樱长大以后,会和独孤兄一样好看吧。”
  一念至此,横江心中觉得很是别扭。
  他站起身来,走出房外,在柜台结了账,大步走出了风火集。
  来到此地,横江本是要一路斩妖除魔,最终到达霍孤城的故乡,帮霍孤城杀鬼报仇。如今霍孤城被人带去修行,横江在昨日一战,也收集了十几个鬼物死后的残魂,算是完成了师门任务,已无需留在这里。
  再者,历经昨日一战,横江已然知道,吃鬼对他的心瘾无用。
  与其再东游西荡,还不如回到摩北城,安安心心熬制三十六宫都是春,以求早日疏通百脉、行气如河、滋养神魂。
  等到神魂一固,就可突破为正式的仙门修士。
  “大叔!等等我!”
  青丘樱追了上来,“大叔,你今年多大?”
  横江头也不回,边走边说,“二十。”
  “哼!你骗人。”
  青丘樱和横江并肩走着,“这天底下,哪有二十岁就头发白了的?”
  是啊!
  这天底下,有几人会在二十岁的时候,两鬓斑白?
  世间有几个白发苍苍的道徒,能在有生之年,修炼成仙门修士?
  横江仰起头来,心中唏嘘。
  他自家人知自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