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四十七章:青丘葳

  仙门飞剑!
  白云城主!
  横江眼神一凝,他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些。
  霍孤城当初带着一柄剑,登门拜年,要卖身为奴。
  横江只知道,霍孤城父母双亡,其父是上山砍柴,被鬼物害死,他母亲也是死于鬼物之手,却从未说他爹是白云城主。
  至于仙门飞剑,横江也是闻所未闻。
  霍孤城随身携带的长剑,只算是一柄凡俗世人手中,削金断铁的利器,却算不得是仙门之物。
  这等凡俗间的利器,对于横江而言,还比不得他从赵无咎手里夺来的金钢法剑。
  “这位大婶,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爹是一个樵夫,在世的时候,以砍柴为生,最终死在鬼物手里,绝不是什么白云城主。至于我这柄被你抢走的剑,也只是家传的宝剑,绝非仙门飞剑。”
  霍孤城被剑横在脖子上,他自然是满心怒火,眼中却带着几许茫然,冷声问道:“如果我祖传之剑,真是仙门飞剑,我祖上怎么不将仙门御剑术一起传下?我若是学了仙门御剑术,手持仙门飞剑,又怎会落到你手里?”
  妇人也不解释,只说道:“你倒是牙尖嘴利,可你这长相,却骗不得人,你且看此画。”
  言罢,妇人从衣袖里,掏出一张画卷,迎风一抖。
  画卷垂下,画着一个身穿华服,腰悬宝剑的年轻男子模样,站在一株柳树下。
  这一副人物画像,极为清晰,犹若真人。
  画中之人的相貌,与霍孤城有七八分相似。
  霍孤城看得眼神发直,却不辩解,只点头说道:“这画中之人,左眉比右眉略短,确实是我爹。”
  “哼!你倒是实诚。”
  妇人不再多说,缓缓抬起长剑,准备一剑斩下。
  横江早已走到了妇人身前数尺之外,如今见妇人动手,横江立时冲上前去。
  霍孤城却呼喊道:“大人,你快走,不要管我,这老乞婆也是仙门中人,法力高强!”
  横江眼神一寒,一步向前,朝着妇人挥剑就斩。
  可惜,妇人只将手臂轻轻一推,袖子里生出一股难以抵挡的狂风。
  狂风当中,显出了两只长达数米的青光羽翅。
  两翅何抱,聚成一圈青色风墙,将横江挡在墙外,任他如何轰击,风墙岿然不动。就他手中附着了真火法剑之术的金钢法剑,也斩不动风墙。
  好强的实力!
  无需念咒,无需捏动手诀,只是随手一甩,御风法术信手而出!
  横江眼神一凝,心知这妇人,绝对是仙门高手。
  远处,妇人已是一剑斩落。
  剑锋划开霍孤城的脖子,突然又停了下来。
  “像!真像!如今见到了你,又让我想起了他。我姓青丘,单名一个葳字,你爹可曾提起过我?”
  青丘葳长叹一声,喃喃说道:“我若杀了你,我和他就算恩怨两清。恩怨两清,就算是断了念想。断了念想,我还如何去日日夜夜惦记着他?”
  霍孤城年轻气盛,也揣摩不透青丘葳的心思,只隐约猜到,这青丘葳多半是因爱生恨之类。
  他已经存着必死之心,此刻耳中又听着鲜血从剑锋低落的滴答声,心中越发的烦躁,怒道:“你要杀就杀,何必犹犹豫豫?你一副乞丐婆的样子,连面目五官都长的不端正,年轻的时候肯定也是个丑女人。我爹当年怎么肯能看上你,多半是你自作多情吧?”
  青丘葳皱了皱眉,脸上一阵白雾浮现,露出了本来面目,娥眉淡扫,眸如秋水,顾盼流波,竟有碧玉羞花之容貌!
  她三十来岁,和旁边的少女,有四五分相似。
  “我丑不丑?”
  青丘葳居高临下,盯着霍孤城。
  霍孤城闭着眼睛,不说半句。
  青丘葳再度举剑,一剑斩下,却见霍孤城神色平静安心等死,她突地停下手中之剑,又问道:“我且问你,你娘是哪方贵族世家的小姐?”
  “哼!莫非你还想着,去找我娘的亲人报仇么?”
  霍孤城冷笑道:“我不妨告诉你,我外公摩北城往西十几里外,划船帮人渡河的船夫,他早已去世,膝下也只有我娘一个女儿。”
  “堂堂白云城主,竟然沦落到上山砍柴的地步,娶了一个穷苦船夫的女儿……罢了,罢了。”
  青丘葳略略有些失神,将宝剑插入剑鞘,伸手一提,就把霍孤城提得站了起来。
  霍孤城冷冷说道:“如今知道我家里没了亲人,就想在杀我之前,先对我百般折磨,以解心头之恨?”
  “刚你把那东观道场的弟子叫做‘大人’,莫非你是卖身为奴跟了他,想借他之手,诛杀鬼物,替父母报仇?你爹不负我,我必不负他,你随我走吧。我教你修行,等你修炼有成,自己报仇就是,何须假手他人?”
  青丘葳态度大变,把宝剑塞进霍孤城手里,又指着横江,道:“你持着此剑,去把他杀了。”
  霍孤城一时间没想明白,愣在那里。
  青丘葳语气冷傲,“他收你为奴,该死。”
  霍孤城无动于衷,知道:“你若要我杀他,那就先杀了我吧。”
  青丘葳抬手就是一巴掌,扇飞了霍孤城,怒道:“难道你给人做奴才,还做出感情来了?”
  霍孤城擦拭嘴角血迹,道:“我并未卖身为奴,大人也待我不薄,我怎能对他拔剑?再说,我的事情你管得着么,你算什么东西?”
  “竟敢顶嘴!”
  青丘葳眼神冰寒,抬手又是一巴掌扇出,手掌却在半空停住,失神叹息道,“你果真像他,这性格也像。”
  霍孤城咬咬牙,突然扑上前去,趁着青丘葳失神的瞬间,死死抱她双脚,朝横江大喊道:“大人,你快跑!快跑啊!”
  横江却摇了摇头。
  青丘葳轻飘飘抓起霍孤城,丢掷一旁,朝横江问道:“你为何还不跑?”
  横江早已将法剑与铃铛收入了衣袖,如今很是闲情逸致的站在月光下,语气也像月光一样淡然,道:“你舍不得杀霍孤城,我为何要跑?”
  青丘葳语气一沉,眼中杀意森然,道:“我虽不会杀他,但我会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