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四十六章:飞剑

  横江看得清楚,这些鬼物身上阴气浓重,比起当初他遇到的那个山鬼,只怕更加凶恶。
  鬼物身上,煞气澎湃。
  也不知残害了多少生灵,吃了多少活人,才能拥有这等煞气。
  哪怕是眼睁睁看着横江踏步而来,诸多鬼物也不肯放下手中的血肉,依旧在用力啃着,大口吃着,将骨头渣子嚼得咔嚓作响。
  其中一个鬼物,抹了一下嘴,摸得满脸是血。
  这鬼抓着一只人手,朝横江摇了摇,咂巴着嘴,问道:“真是人间美味,你要不要也来一点?”
  如此场面,不堪入目。
  简直让人,恶心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横江微微眯着眼,有些不忍心去看。
  被吃的几人,横江颇有印象。
  当初,就是他们在风火集,想要砍杀了横江与霍孤城,拿来当做饲鬼的血食,却被霍孤城所杀,最终由风火集里的人,抬了尸体,来此喂鬼。
  “桀桀!死人哪有火人好吃?”
  一只鬼冷森森的笑着,突然眼神一变,闻了闻空中气味,猛地一抬手,指着霍孤城藏身之处,道:“那里还藏了一个,我闻到了生人的味道!”
  数只猛鬼扑了出来,舍弃了地上尸体,腾空飞起。
  它们竟想从横江头顶跃过,飞向霍孤城。
  叮铃铃!
  铃声响起。
  横江手持黄铜铃铛,缓缓的摇着。
  诸鬼的动作,为之一慢。
  那几只飞在空中鬼物身形一颤,猛地坠向地面。
  横江拿出得自于赵无咎的金钢法剑,施展出九耀诀里真火法剑之术,剑锋燃烧着三寸火焰,斩向鬼物。
  一连数剑,就有数只鬼物,死于横江剑下。
  横江一手摇着铃铛,一手持着法剑,斩杀了身边数只鬼物之后,就冲向那些依旧在围着尸体,吃肉饮血的鬼物。
  距离尸体越近,横江就越是咬紧了牙关。
  他虽觉吃人恶心至极,甚至不忍心去看,可他的心瘾,却已在引诱着他。
  横江手中铃铛,本就是仙门镇魂之物。哪怕是横江这等,修炼了名门正派仙门法诀的道徒,在听到铃声的时候,也会头晕脑胀险些晕迷,如今这等鬼物,怎能抵挡住黄铜铃铛的铃声?
  “赵无咎身上这些仙门武器,果然不错,用在他手里,简直是明珠暗投,如今被我用来斩妖除魔,才算是物尽其用!”
  横江心头杀机四伏,冲进鬼群。
  鬼物虽凶恶,却非悍不畏死之辈,见到横江摇着铃铛冲来,竟是一哄而散,朝四面八方飞奔而去。
  距离越远,铃声自然就越小,鬼物跑的也越快。
  横江竭力追杀,却只用真火法剑,又用了火球术与轰天雷法斩,手段尽出,却杀了五六只鬼物。
  此番斩妖除魔,霍孤城凡胎肉体,暂且派不上用场。
  还好横江使用出撒豆成兵的法术,靠着手下阴兵,活捉了两只鬼物。
  至于跑远了的三五只猛鬼,由于已经跑出了黄铜铃铛的铃声威力范围。
  横江虽想着要除恶务尽,却已无瑕去追,让阴兵押着两只鬼物跪在地上,再施展出宣明驱鬼之法,朝两只鬼物额头,打出两道法诀。
  一阵阴风吹过,两鬼渐渐缩小,只有一寸来高。
  横江抓起二鬼,一口吞下,再闭上了眼睛。
  呕!
  就在此刻,一道干呕声响。
  横江睁眼转身,见到一个穿着雪白衣裙,手持木剑的妙龄少女,站在原处。
  木剑的剑锋,隐隐有一缕刚阳气息,凝而不散。
  在少女靴子上,却环绕着继续阴森的寒气,正在渐渐消散。
  横江知道,这少女定然也杀了鬼物,甚至用脚去践踏了鬼物的阴魂。是鬼物死后,阴气残留,沾染了靴子。
  “恶心!你竟然连鬼都吃!”
  少女皱着眉头,很是鄙夷,道:“刚刚鬼物吃尸体,我虽不忍心去看,却觉得这等吃人的尸鬼邪魔,是天底下最肮脏的东西。你竟然敢吃鬼,难道你不觉得脏吗?”
  “刚刚鬼物吃人,我也不忍心去看。”
  横江淡然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道:“我越不忍心看鬼物吃人,我就越忍心吃鬼。”
  “算你有理,你吃了鬼物,是斩妖除魔,是替天行道,是我错了,行了吧?”
  少女跺了跺脚,又道:“哼!我不就是嫌你吃鬼不雅观么,你有什么好失望的?”
  横江沉默不语。
  他并非是对少女失望,而是吃鬼之后,对于他的心瘾,全无半分效果。
  看来,此事唯有强忍。
  “难道你是嫌弃我不肯陪你吃鬼,不肯跟你一样,对尸鬼妖邪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少女看了看横江身边站着的阴兵,又道:“可是,吃鬼真的很恶心,如果……如果咱们今晚杀的是僵尸,吃起来岂不是更恶心?”
  横江笑而不语。
  少女瘪瘪嘴,朝远处招呼一声,道:“娘亲,来挖坑埋尸体啦!”
  可是,不远处却无人做答。
  “莫非,娘亲遇到猛鬼了?”
  少女神色大变,朝横江身后,狂奔而去。
  横江也追了过去,可跑至霍孤城藏身的那棵大树之处,横江却神色大变。
  只因霍孤城此刻,正躺在地上,而他脖子上,则横着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
  持剑之人,是一个五十几岁的妇人。
  “娘亲!快放下剑!”
  少女赶紧跑过去,扯着妇人的手臂,焦急说道:“这人身上阳气很足,绝对不是鬼,娘亲你快放了他呀。”
  妇人手臂纹丝不动,道:“我知道他是人。”
  少女哀求道:“那你快放了他呀。”
  妇人眼中满是怨毒,道:“人分很多种,有好人有坏人,有恩人有仇人。他是你娘亲生死仇人,怎能放了他?”
  少女惊道:“我都从来没见过他,既然我们素不相识,怎么会和他有仇?”
  “他叫霍孤城!他爹是白云城的城主!此剑是仙门飞剑,可诛人于百里之外!这柄宝剑的式样,我曾经画图给你看过,让你牢记在心,莫非你忘了?”
  妇人指着手中宝剑,语气森然,冷若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