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四十五章:纸人草马

  此地鬼物侵扰,往来旅人稀少,客栈的生意也冷清。
  贩卖酒菜的大堂还算干净。
  至于客房,也不做多久没人住过,霉味刺鼻。
  横江住了店之后,就让霍孤城追踪先前那个壮汉。
  不一刻间,霍孤城飞檐走壁,翻窗而回。
  “大人,那恶汉鬼鬼祟祟,离开市集之后,就钻进了山里。我遵照大人吩咐,没有追进山去,也不知那恶汉到底去了哪座山。以我之见,他多半是给厉鬼通风报信去了。我要是一路追踪,十有八九,能打探出鬼物的老巢。”
  霍孤城掏出一块绸布,擦拭剑锋,道:“到时候,大人与我杀进去,肯定可以将它们一网打尽!”
  “你若追进山里,容易暴露了行踪,反倒会打草惊蛇。”
  横江站在窗边,眺望远山,沉吟道:“此地的尸鬼妖邪,必定奸诈狡猾,否则早就被仙门弟子殆尽。”
  “我明白了!”
  霍孤城眼神发亮,道:“先前那恶汉问我们是不是仙门中人,大人不肯开口,只让我来回答。此举,就是为了隐藏身份,误导他们,让他们以为大人也只是个练武学剑之人。”
  横江点点头,道:“狡诈之鬼,必定多疑。今天晚上,应该还会前来试探。我若出手,必会吓退鬼物,此事就交给你了。”
  霍孤城五指发力,紧握剑柄,显得尤为兴奋。
  不知不觉,天色已黑。
  横江端坐在床上,修炼凤凰晒翅之法,膝盖上摆着一个黄铜铃铛。霍孤城搬了一条凳子,怀抱宝剑,坐在一侧。
  呼呼呼。
  夜风吹来,带着阴气。
  随着咔嚓一声响,门栓抖了一抖,房门已开。
  一个连人带马都只有一尺来高的骑马武将,踏马而来,蹄声哒哒作响。
  来到横江房门之时,武将朝着门内纵马一跃,跨过门槛。
  跃马腾空之时,原本一尺来高的骑马武将,急速变大,等到战马落地,已有变成了正常人大小,就连坐下战马,也高达六尺有余。
  战马希律律嘶鸣着,鬃毛飞扬,极为神骏。
  房中桌椅,被战马一踢,四分五裂。
  武将骑在马上,手持大戟,吼声如雷,道:“尔等何人,报上名来,本将军不斩无名之辈。”
  横江略一睁眼,淡然道:“杀了!”
  霍孤城拔剑出鞘,一跃而起,双手握剑,凌空斩下。
  只此一剑,就将武将连人带马,一分为二。
  人与马分作两半坠在地上,也不见流血,只变成了两瓣一尺来长的纸人,草编的草马。
  过了半个时辰,又有阴风袭来。
  一黑一白两道人影,推窗而入,化作黑白无常。
  霍孤城不待横江下令,已是持剑杀了过去,剑如流星,朝黑白无常腰间,挥斩而过。,
  砰砰!
  黑白无常被剑锋斩断,坠在地上,摔成四瓣,现了原形,乃是一黑一白,两节一尺长的木偶所化。
  周遭阴气,渐渐散去。
  “区区鬼物,竟也如此狡诈,。一夜之间,连施两种手段,前来试探,还好大人料事如神!”
  霍孤城走至窗口,看了看夜幕下的远处群山,道:“如今我用剑斩了纸人纸马与木偶,鬼物肯定认为我们都只习武之人,从而戒心大减,也许会直接出现在大人面前,送上门来给大人斩妖除魔。”
  横江不动声色,道:“若鬼物送上门来,那就最好。你先去屋顶守着,观望这风火集的动静。”
  霍孤城跳到窗外,又回过头来,问道:“大人,我们何时去我家乡?”
  横江微微一笑,问道:“我们这一路走来,不正是走在前往你家乡的路上?”
  霍孤城眼神一热,拱手抱拳,攀上屋顶。
  横江张开双臂,修炼凤凰晒翅之法。
  温和的暖意,自他腰间发出。
  “紫布虽然玄妙,能助我化解药力,辅助修行,却化解不了心瘾。”
  一念至此,横江看了看膝盖上的黄铜铃铛,再闭上了眼睛,思忖道:“法器法宝一途,浩如烟海。也许,要等到我突破至仙门修士,在炼器一途颇有造诣,才能参透这紫布的奥妙与玄虚。”
  风火集里,有不少人彻夜不睡。
  横江修炼了仙门法诀,耳聪目明,隐隐可以听到。有喝酒划拳,聚赌下注的声音,随风而来。
  若论修炼实力,横江与追踪偷袭他的赵无咎相比,还差了许多。
  当时阴兵念诵口诀,横江需要靠近阴兵,才能听清楚字句,而赵无咎站在洞外,却能偷听到口诀。
  夜越深,寒风越凉,集市里喧闹之声,也越发的强烈,显得尤为怪异。
  等到午夜,众人群聚而出,将今日死在霍孤城手里之人,用红布罩住尸体,抬出集市,趁着月色走向深山。
  “大人!”
  霍孤城前来禀告,道:“他们送血食去了!”
  “很好!”
  横江长身而起,将黄铜铃铛塞进衣袖,道:“随我诛魔!”
  二人悄悄出城,尾随在送血食的队伍后方。
  山林阴森,队伍走了十几里,来到一处石林,就放下血食,摆出祭坛,点燃香火,请鬼现身。
  祭坛周围,阴气汇聚。
  众人不等鬼物现行,就一哄而散,逃回风火集。
  阴气当中,鬼物渐渐显形,竟然多达十几个。它们先是商议了一阵,再朝着摆在地上的血食扑了过去,一拥而上,掀开红布,大口吞噬。
  霍孤脸上冒出了汗水,他虽也是为了斩妖除魔而来,可面对这么多的鬼物,终究有些心里没底。
  横江提着法剑,走上前去。
  不等他靠近,已被鬼物发现。
  “桀桀桀!”
  一只鬼物放声怪笑,道:“竟然还有生人没走,看来这次吃得到热饭热菜了。”
  有鬼问道:“这人面生得紧,应该是外乡人吧?”
  又有鬼道:“今天郑屠夫来给我报信,说来了两个武艺高强的外乡人,在市集里杀了人。我估计他就是外乡人,仗着自己武艺不俗,想学人家仙门弟子,来寻我们斩妖除魔呢。”
  群鬼一边喝血吃肉,一边冷嘲热讽。
  横江也不多说,大步向前。
  在鬼物眼中,横江前来送死,只算是血食而已。
  不过,在横江眼中,这些吃人的鬼物,未尝不是腹中之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