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四十二章:一夜悲白发

  横江眼眸当中,焕发着智慧的光忙,他眼神淡漠,瞳孔赭红,犹如宝石。
  早在探访远古遗迹的时候,独孤信就赞叹横江心细如发,如今横江眼含红色光泽,目光更是灵动。
  数月之前,横江在师门当中,也曾学过诸多基础阵法理论,甚至考了一个极高的分数。
  不过,那都是书本上的东西,短时间之内,横江没有太多机会动手布阵。未曾亲身实践,难以融会贯通。
  片刻之前,横江站在座困魔阵,只觉得困魔阵中,迷宫重重。
  处处是路,又处处是墙。
  他满心茫然,不知该从何处动手破阵。
  只朝阵中深深看了几眼,就看破了破阵的方位。
  “破!”
  横江心中沉吟,一步踏出,周遭景象,亦有不同。
  阵中纵横交错的道路,重重叠叠的迷墙,一散而空,先前那等山林杂草,春花野树的景象,再度出现在视线当中。
  “我这阵法,竟被他破了!”
  赵无咎满心骇然,脸色惨白。
  他站在阵外不肯走,原本是怀着必胜的心思,以一种猫戏老鼠的闲情逸致,想要狠狠的戏耍痕迹,以此来消减心头之恨。
  这一瞬间,赵无咎见横江破了阵法,朝他冲来,他额头汗水直冒,犹如麦粒,自脸上滑落。
  “这到底是什么魔功!竟然在运功的一瞬间,就能看穿我的困魔阵的破绽,呼吸之间破了我的阵法……”
  赵无咎心潮澎湃,惊诧之余,呼喊道:“横江!今夜我虽杀不死你,却能将你修炼魔功之事,传遍整个封魔岛!你就等着各方仙门高手,前往你宣明山兴师问罪吧!”
  一言至此,赵无咎再不犹豫,闪身跳到了大黑鸟背上。
  扑腾!
  扑腾!
  大黑鸟扇动着羽翅,飞向空中。
  可惜,先前大黑鸟冲进山洞和横江激战一场,被横江用真火法剑之术,烧掉了身上不少羽毛。
  如今这只鸟羽毛不全,起飞速度大不如前。
  “快啊!快啊!”
  赵无咎心急如焚,用力的拍着鸟脖子,就怕横江冲过来将他杀了。
  黑鸟被打得疼了,痛呼几声,死命的扇动羽翅。
  直到横江冲到了数米之外,它才载着赵无咎离地腾空。
  “哈哈哈哈……”
  赵无咎猖狂大小,极为潇洒的擦了擦汗水,骑在鸟背上冷嘲道:“像你这样的人,就算使用了魔功,也拿我没有半点办法!你且等着,我赵无咎今夜离去之后,必定要让你宣明道场,不得安宁!”
  横江却不追了,站在地上,抬起头来,语气冷漠,道:“你高兴得太早了!”
  “哼!”
  赵无咎嗤之以鼻,道:“事已至此,竟还想着故弄玄虚蒙骗我,简直是痴人说梦……”
  呼!
  一股风声自赵无咎头顶响起。
  赵无咎心下一惊,慌忙抬起头来,却见一道人影,从旁边一座树干上,一跃而下。
  此人正是霍孤城,他犹如猛虎扑食,朝赵无咎和黑鸟扑去。
  “什么!你竟然还有帮手!”
  赵无咎怪叫一声,却已被霍孤城扑到了黑鸟背上。
  霍孤城不管三七二十一,只掏出一柄匕首,在赵无咎腹部捅了一刀,再死死抱住赵无咎,二人在黑鸟背上滚了一滚……
  随着砰的一声,二人当空坠地。
  “我万万没有想道,你竟然预留了后手,在树上藏了一个人!更没有想到,你竟如此隐忍,哪怕被困阵中,也不叫此人出手相助。而是等我即将乘鸟飞行而去,在我以为可以逃出生天的时候,再给我迎头一击,断绝我最后的一线希望!”
  赵无咎捂着腹部伤口,嘴角溢血,躺在地上,目如毒蛇,盯着横江,道:“横江……你……好恶毒的性格!好狠的心!”
  “你死到临头,还不忘含血喷人!难道,除了我家大人的师门宣明道场,其他道场的仙门弟子,都是你这等下三滥的人物么?”
  霍孤城咬着牙站了起来,眼中带着几分炽烈之色,朝赵无咎身上狠狠踹了几脚。
  赵无咎咬着牙,冷着脸,不再多说。
  横江走至不远处,略一沉吟,朝霍孤城问道:“依你之见,我该如何处置这个赵无咎?”
  霍孤城冷声道:“不如杀了!”
  横江点头,“那就杀了。”
  霍孤城拔剑出鞘,剑锋一闪,赵无咎身首异处。
  他杀了赵无咎之后,再度举起长剑,又是剑锋一闪。
  这一次,霍孤城手中剑锋,斩向了他自己的脖子。
  横江眼神一凝,施展出轰天雷法,雷光迸射,轰击霍孤城手臂。
  这等雷法虽然威力欠佳,却足以震得霍孤城这等凡俗武夫手臂发麻。
  哐当一声,长剑坠地。
  剑锋只在霍孤城咽喉之处,留下一道狭长剑痕,鲜血溢出。
  “大人!”
  霍孤城摇了摇头,不顾咽喉伤势,又用左手去捡剑,语气决然,道:“大人修炼魔功之事,我全都看在了眼里。我一旦将此事宣扬出去,对于大人而言,必定后患无穷。不如让我举剑自刎,死在大人面前,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横江挥动法剑,用剑侧拍敲击霍孤城手腕。
  哐当!
  三尺长剑,再度坠地。
  横江摇了摇头,道:“难道你活在世上,就不会替我保守秘密?”
  霍孤城眼神一亮,讶异道:“大人愿意相信我?”
  横江抬起头,仰视夜空星月,问道:“你明知我修炼了魔功,才破掉了赵无咎的困魔阵,为何还要替我截击赵无咎,为我斩除后患?”
  霍孤城凝视着地上长剑,道:“我和大人策马出城,那个老人家带着孙子,挡在了道路当中,大人不仅不怪罪他们,反倒亲自去扶起了老人家,还赠送了果品钱财。自那时起,我就相信,大人绝对不是奸恶之徒。”
  “我也相信你,会替我保守秘密。”
  横江指着霍孤城咽喉之处,那一道溢血的剑痕,笑道:“你连死都不怕,还怕不能替我保守秘密?”
  霍孤城愣了愣神,一拜倒地。
  银月当空,山风料峭,横江衣袂飘飘,仿佛凌空御风,飘然如仙。
  霍孤城长身而起,收剑回鞘。
  突然间,他脸色大变,盯着横江两鬓的长发,惊道:“大人!你的头发……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