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四十一章:我魔门下!

  一道道音波,明光灼灼,自铃铛里发出。
  这段时日以来,横江一直在祭炼阴兵,对于魂魄一途,多有了结。他虽不知铃铛来历,却明白这必定是一件能震慑人魂魄的法宝。
  如今,横江站在山洞之内,而赵无咎则对着山洞摇动铃铛,使得音波在山洞里来回激荡,平白无故让这铃铛的威能,暴增数倍。
  若让赵无咎就这么摇下去,二人无需交战,他就已经倒地不起。
  蹬蹬蹬!
  横江猛地倒退数步,背靠着洞壁,指尖捏出一道法诀,朝赵无咎狠狠一挥。
  轰隆!
  雷声爆响,震耳欲聋。
  继而,一道雷光,从横江掌中轰出,冲向赵无咎。
  “这雷法的声势,为何如此浩瀚?”
  赵无咎神色惊变,足下生风,朝山洞侧面腾空躲闪,却躲避不及,依旧被雷霆轰在了腿上。他本以为,这一双腿被雷霆击中之后,就算没被轰碎成渣,也会被雷火烧成焦炭,所以赵无咎不敢用双脚落地,而是选择屁股着地。
  不过,当他落地之后,却发现双腿并无大碍,仅仅是皮肤被雷火轰得一片青黑,如同涂了墨,却不曾伤到血肉筋骨。
  “这贼子奸猾至极,竟然用那吓鬼的雷法,来吓唬我!”
  赵无咎激怒攻心,翻身站起,扬起手臂就要再摇铃铛。
  不料,突然一道阴风,出现在赵无咎身边,化作一道身穿金甲的兵丁,手持斧钺的模样。那兵丁二话不说,扬起斧钺,狠狠斩在赵无咎手腕上。
  哐当!
  铃铛掉在了地上。
  赵无咎中了一斧头,也不见流血,只是手腕之处多了一道青紫色的淤痕。
  阴兵伤人,伤的不是血肉之躯,而是精气神与魂魄。故而,赵无咎体表虽没有受伤流血,但是元气已损,这才留有淤痕。
  紧接着,就有十几个阴兵,出现在赵无咎身边,持着各色兵刃,一顿乱砍。
  转瞬之间,赵无咎身上已多了几十道狭长的淤痕。
  他顾不上去捡起掉落在地的铃铛,赶紧牵着黑鸟,往远处飞奔逃遁。
  十几个阴兵冲过去追杀赵无咎,却被困在洞外方圆十几米的地界范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一顿团团乱转。
  赵无咎见阴兵追不上他,就停步转身,一脸冷笑。
  他揉着身上的淤痕,疼得龇牙咧嘴,笑起来整个面部都在扭曲,让人觉得一阵恶寒。
  “来追啊!来追你爷爷啊!”
  赵无咎在身上揉了一阵之后,就手舞足蹈,朝横江显摆威风,大喊大叫,“你不是很厉害吗?你当初不是暗地里布置一座拘魂法阵,暗算过我吗?今天就让你知道,爷爷的阵法手段,到底有多厉害!我这阵法,叫做困魔阵,专门用来围困你这样的邪魔外道。”
  阵法?
  横江眼神一凝,也不亲自入阵,只用宣明驱鬼之术,控制十几个阴兵,在阵中四处奔走,却找不到破阵的办法。
  “你若肯死在我手里,那邪法就成了我的囊中之物,我也可以留你一个全尸。可惜,你冥顽不宁,竟想用厉鬼来杀我。那我就只有将你关在此处,找召集各方仙门中人,来一个关门打狗。我会让各派弟子,放出雷法,惊吓你手中的阴兵,让阴兵把魔功邪法的口诀念出来,大家肯定会争先恐后,抢着斩妖除魔。”
  赵无咎恨恨的瞪着横江,又道:“你若肯横剑自刎,将那个会念口诀的阴兵给我,则可以保全你师门的名声。你若不肯横剑自刎,到时候不仅你要死,就连你师门宣明道场,也会跟着你一起名声扫地!我听说你宣明弟子,素来尊师重道。也不知在你们心中,到底是师门的名声重要,还是自己多活一天半日更重要。”
  宣明道场!
  横江眼神一凛,回想起他在师门的那段时间。
  拜入师门之前,横江挣扎求索十年,禅精竭虑谋划三年,才求得一缕仙缘。这其中不知包涵了多少艰难辛苦、苦痛挣扎……
  可拜入师门之后,前有独孤信赠送仙门法诀与历年的考卷,后有祖师爷赐下凤凰羽衣,随即又有御龙升送来三十六宫都是春。
  就连被发配到封魔岛十年,横江也得到了一个装满了东西的乾坤袋。而陆青皇更是说清楚了,等他十年之内突破至仙门修士,就让他做大师伯陈操之的亲传弟子……
  “除了那个姓卢,却不知名字的书吏之外,我在师门遇到的人当中,竟然再也没有任何一人,是卑劣狡诈、蓄意害人之辈!”
  “师门和人心险恶的红尘世间相比,简直就是一处远离纷争的温柔乡!”
  “温柔乡是英雄冢!”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横江不怪宣明山是温柔乡,也不怪宣明道场给了他半年的安乐。
  他素来信奉,我以信义待人,人以信义待我。
  “我身为宣明弟子,饱受师门恩惠。我怎能让这赵无咎搬弄是非,颠倒黑白,让师门因为我而名声受损?”
  诸多念头,像是闪电一样,浮现在横江心中,他深吸一口气,一步踏入阵中。
  他行走之时,伤口被步伐牵动,鲜血汩汩流出,浸透了衣袍,沿着手臂滑落,滴滴坠地,响声滴答!
  “我不想死,也不想让师门的名声受损。唯今之计,只有速速破阵,诛杀这赵无咎,才能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横江初入道徒境界,对阵法研究不深,只在考试的时候,读了一些基础的阵法理论而已。
  在获取了学习法术的资格之后,横江得来的又是一本火法秘籍九耀诀,而不是阵法秘籍。他如今想要破阵,极为艰难。
  一入阵中,横江只觉得周围景物一变,已不是站在洞外山林里,而是置身于一座仿佛无边无垠的迷宫当中。
  遥遥可以听到,赵无咎的声音从阵外传来。
  “不愧是宣明弟子,果然有情有义,为了让自己活下来,也不让师门受辱,竟企图破阵……莫非你是想冲出困魔阵,再将我杀了灭口,来一个两全其美?”
  “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想没头苍蝇一样,在阵中到处乱撞,最后又是如何的万念俱灰,心中充满绝望。”
  “你经历过绝望吗?”
  “哈哈哈!哈哈哈……”
  赵无咎笑声狂妄,极为尖锐刺耳。
  横江咬咬牙,想起了云雾缭绕犹如仙境的宣明山,想起了那几个月安乐的时光。
  倏然,他眼中闪过一丝毅然决然之色,心中念道:“我魔门下,道统有三……”